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92章 492 被阴了

正文_第492章 492 被阴了

  原本嘛,对于这种学生会的突击检查,杨宁是没什么想法的,毕竟中学时期,有一年学校强制内宿,不允许走读,所以也经历过好几次学生会的宿舍检查,总的来说,也不觉得有丝毫奇怪。看·

  他的观点就一个,甭管别人怎么做,先把自己给做好了,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,就是这个理。

  可这想法是好,不代表就不会出幺蛾子,比如眼下,杨宁脸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  “杨哥,这些王八蛋就是在瞎扯!他们这是嫉妒!”

  “就是,都说了是跟辅导员请了假,他们竟然还敢说杨哥是特权生,还说就算请霸王假,也有辅导员擦屁股。一群键盘侠,有种当面说呀!”

  何陆跟郑卓权骂骂咧咧的盯着显示器,里面,是学校的官方论坛,每天都有学生在里面发帖,纯灌水的,也有聊趣事的,平常嘛,来的人也不多,可随着陆伊伊这位学生会副主席的绯闻传开了,登录的人也多了不少。

  就说现在嘛,光同时在线的认证会员,就有三百多,至于访客,就更多了,达到了上千人。

  就在刚才,陈权那愣货神经兮兮的跑到杨宁寝室,对着杨宁说你又出名了,一开始杨宁还摸不着头脑,可当陈权用郑卓权的电脑登录校园论坛时,醒目的几个标题,立刻让杨宁脸都绿了。

  什么叫特权生无故跷课?

  什么叫史上第一高考生堕落之路?

  什么叫新生代表荒废学业?

  尼玛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?

  杨宁看着这些标题,回复数都达到了惊人的三位数,也不知道论坛管理员是不是欠抽,丫的竟然还敢对着这几个标题设置了加亮!

  点开帖子,仅仅看了会,杨宁脸色就越来越难看,他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墙倒众人推,这落井下石的文字水准实在溜得不行。·

  原本简简单单的请假,都能上升到跟人性堕落紧密联系在一起,杨宁很想大声的跟这些人说一句,求心理阴暗面积!

  当然,气不过的郑卓权也会开帖子,澄清杨宁是跟辅导员请了假,家里有事云云。

  可这非但没取得丝毫效果,而且还被很多人恶意攻击,甚至有人开始质疑辅导员的公平性,还有将杨宁跟学生联系在一起,讽刺杨宁皮肤晒黑了,跟女生一样躲起来不敢见人。

  总之,对于这些键盘侠,杨宁只能是眼不见为净,同时他也挺纳闷,到底是哪个王八蛋,敢这么阴他。

  俗话说,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这请假跟跷课的混账事还没弄完,就有人发帖子,说杨宁宿舍邋遢得一塌糊涂,还说什么连着十几天的军训,敢情都是去旅游的,一点素质都没练上去,整栋宿舍楼表现最邋遢的,就是他们这间寝室。·

  这一刻,甭说杨宁了,就连郑卓权跟何陆也是义愤填膺,尼玛这绝对是诬陷,赤露露的诬陷!

  不说远的,就说陈权这货的寝室,臭袜子到处乱扔也就罢了,一地的瓜子壳更是对密集恐惧症的人,有着近乎魔性的吸引,保管能让这种病患者直接骇昏过去。

  至于其他寝室如何,郑卓权不清楚,但就两者对比,这最邋遢的屎盆子,怎么扣,都扣不到他们头上!

  可偏偏,就躺着中枪了!

  这尼玛敢信?

  王八蛋,一群毫无根据,就知道以讹传讹的混账!

  郑卓权跟何陆肚子里都骂翻天了,杨宁沉着脸,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,看上去像是很偶然,可似乎就透着点阴谋味。

  看了看时间,杨宁摆手道:“折腾这么久都忘记吃饭了,瞧瞧,都八点多了,估摸着食堂早关门了。算了,咱们去校门外的宵夜摊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听了这话,郑卓权跟何陆也摸了摸肚皮,还甭说,确实饿了。

  当下,三人一路讨论着出了学校,好在华复大学外,有着一处宵夜区域,在这做买卖的,自然都交了保护费,所以不担心半夜杀来一群市容部门的家伙清场。

  眼下天气转凉,没有了夏日的炎热,吃烧烤、喝啤酒的人倒是挺多。

  郑卓权跟何陆点了食物后,就跟杨宁找了处位子坐下,还甭说,眼下这宵夜区域,倒是相当的热闹,不一会什么烤鱼呀、烤鸡翅呀、肥牛之类的食物,陆续就端上桌台。

  “要不再弄几扎啤酒吧?”何陆说着,就要朝摊位老板招手。

  “今儿你如果敢喝,喝高了我们晾你在这躺到天亮。”郑卓权恶狠狠道。

  “靠!”何陆撇撇嘴:“真不仗义。”

  “下次再喝吧,免得又被人莫名其妙穿小鞋。”杨宁皱眉道:“总觉得今儿这事不太对劲。”

  “会不会是体育系那群王八蛋干的?当初可是被咱们在篮球场上羞辱过,虽说宋琨转学去国外了,可罗子清那祸害还在呀。”郑卓权蹙眉。

  “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杨宁沉着脸道:“不过我总觉得,罗子清还不至于这么蠢,他顶多是宋琨的马仔,那天晚上估计也吓破胆了,他敢这么干?”

  “可能他不是主谋吧。”郑卓权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低,又道:“不过我总觉得,就算这事发起人不是他,难保在幕后推波助澜,就没他的份。吴海跟张京川下午不是来了趟寝室,说午饭那会,在食堂还瞧见体育系一群人,正大声讨论咱们的事,说的话相当难听。”

  “找个机会再收拾他们!”何陆撇嘴道:“一群手下败将,篮球估计他们是不敢约了,等他们训练时,我去田径场找他们晦气。”

  顿了顿,何陆贱笑道:“知道什么是最耻辱的事吗?”

  杨宁跟郑卓权都一脸呆萌的看着何陆,静等这货的长篇大论。

  谁成想,何陆这货竟然破天荒的进行了精简总结,阴森森道:“那就是在他们最擅长的领域,让他们输得体无完肤。”

  尽管天气挺凉,但还不至于让人打哆嗦,不过听到何陆这话,杨宁跟郑卓权,脚底板都泛起一股凉意。

  这货,不但喜欢吹耳边风,更是记仇呀,这么有深度的至理名言,竟然出自这货的嘴巴?

  开玩笑吧?

  或许三个人都憋着股火,所以这一顿吃起来,算不上开心,只能说是果腹。

  结完帐,三人正要回学校,没成想,才走了那么几步,就瞧见两辆面包车开了过来,并且堵在了他们前面。

  哗啦…

  随着一阵开门声响起,只见两辆面包车,立刻跑出来十几个发型各异的社会青年,然后立刻就朝着杨宁、郑卓权跟何陆走来。

  “听说你们很拽是吧?我们老大要见你们,走,跟我们上车。”一个穿着牛仔套的男人冷笑道。

  “没空。”何陆一脸平静,可郑卓权却下意识的跟何陆保持了一点距离,因为他亲眼看到,这货身体竟然有些颤抖。

  怕?

  所以吓哆嗦了?

  荒唐!

  郑卓权发誓,这绝对是兴奋,兴奋!

  “有种,挺有骨气的,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这牛仔套男人笑得更大声了,只不过脸色却冷了一大截。

  “知道,无非就是一群社会上的垃圾。”何陆撇撇嘴,依旧是那副死猪不怕烫的平静,只不过,郑卓权却把距离拉开得更远了,因为他惊讶的发现,何陆的手腕处往上,有好几条青筋,正有节奏的起伏着。

  “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