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69章 469 残酷

正文_第469章 469 残酷

  荒唐!

  这算个什么理由?

  在座的不少人,资产也同样在缩水,而且有个别人,比他们缩水得还要严重,可这些人,凭什么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,就自己被点了名?

  丫的行业不景气,这也能怪我?

  更何况,被点到名字的,也有一小撮人事业正处于上升期,资产非但没缩水,还在不断增长着,尽管增幅不大,有些更是如蜗牛爬一般缓慢,可说到底是增长呀!

  这些人立刻就不解了,甚至有人已经面露怒色,他们觉得,这个刘老是在胡乱找借口,目的很明确,就是针对他们!

  “不服气?”刘老漠然道:“我现在是给你们脸,非要我把你们那些事全抖出来让大家听听,是不是?”

  这些人一个个脸色阴晴不定,他们都在猜测,刘老到底掌握了自己什么把柄?

  坦白说,他们这些人一个个心里也有鬼,做不到问心无愧。·能混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有脑子的,他们也清楚,台上的刘老,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,如果眼下撕破脸皮,恐怕他们绝不讨好。

  再者,他们也不敢当场撕破脸皮,因为这代表着跟炎黄交流会彻底决裂,那么后果是什么,这些人想都不敢去想!

  “既然如此,告辞!”

  “走!”

  “告辞!”

  一个个咬着牙,匆匆道别后转身就走,他们也是养尊处优惯了,既然此处不留人,自有留人处,尽管心里还是觉得很可惜,但也没有坚持,因为他们清楚,刘老做出的决定,必然也是炎黄交流会几个资历最老的人,商讨出来的决定。·

  “付海涛、罗家坪、曾彩杰、孔文莫…”

  立刻,又有差不多四十多个人被念到名字,这些人一个个脸色发白的站了起来,先前第一波人被赶走的场面还历历在目。

  一想到会步这些人的后尘,他们都露出紧张、不甘、失落、沮丧之色。

  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坐到最后一排,听明白没有,不需要我重复了吧?”刘老依旧语气漠然。

  这些原本面露沮丧的人,一个个都猛地抬起头,尽管依旧失落不甘,但明显比之前要好上一些了。

  尽管刘老没有明说,但他们也清楚,自己无非就是从核心圈子,被贬到外围圈罢了,这结果没自己预料的那么糟糕,最起码保全了炎黄交流会成员的资格。

  他们陆续坐到最后排,同时也在思考着,为什么这一届,刘老,以及那些老资历的前辈,会搞出这么大动作!

  “从现在开始,温长陵出任炎黄交流会主席,这是我们·”

  听到刘老这话,温长陵倒是神色如常,显然一开始就知道了。反观坐在下面的孟姓中年人,则是脸色一变,但很快低下头,不过脸色却有些阴晴不定。

  “想必大家都认识我,我也不作自我介绍了,今天很荣幸坐在这个位子上,废话我也不想说,就说两件事。”

  温长陵对着话筒清了清嗓子,平静道:“第一件,从现在开始,京华、清池跟中院三所高校的名额问题,我决定,彻底作废。因为根据这几年来的观察,我认为,这种名额没有任何保留的价值,甚至存在的必要都没有。”

  孟姓中年人脸色变得更青了,事实上,提出这一建议,并且运作的,自始自终都是他。就连中院的名额,也是靠着他极力争取才得到的。

  没想到,温长陵不但顶替了他的位置,更是把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工作,一句话就全盘否决…不对,是彻底摧毁!

  该死的!

  孟姓中年人死死攥着拳头,但很快就松开了,他不能让旁人看到他这种情绪,尽管内心早已怒到极点,但理智犹存。

  “至于这第二件,就是暂停对外招收新晋成员,在场资历不足五年的成员,需要再接受一次考核。当然,考核的题目都是根据各位量身订做,我保证,每个人面对的题目,都会不一样。”

  听到温长陵这话,不知怎的,不少人身体都忍不住抖了抖。

  孟姓中年人也是相当震惊,他算是嗅出味了,这是要大刀阔斧整顿内部呀,而且自始自终,他竟然都被蒙在鼓里!

  下意识瞄了眼不远处坐着的杨宁,想到早上他说的那番话,孟姓中年人变得若有所思起来,暗暗叹了声,脸色的阴沉也淡了不少。

  以他的阅历跟经验,很轻松就联想到了这暗处的错综复杂,人性是容易被腐蚀的,一直以炎黄交流会主席自居的他,私底下,也确实做过不少错事。

  当时的他心怀侥幸,渐渐的变成了理所当然,**也跟着不断滋生蔓延,直到这一刻,他才猛地清醒,意识到自己被罢免,一点都不冤枉。

  啪…

  啪啪…

  啪啪啪…

  他第一个鼓掌,眼中透着真诚,没有丝毫的恨意跟妒意,随着他的掌声,立刻就有很多人响应。

  坐在台上的刘老暗暗点头,他对孟姓中年人的能力还是很肯定的,否则,凭着他在任时的一些错误,绝对能将他踢出核心圈子,之所以保留,就是清楚这家伙还有得救,是个可塑之才。

  好端端的一次炎黄交流会,没有大家一开始想的那般激情四溢,而是在诡异紧张的气氛中结束了,这次没有了以往的年度总结,表彰赞誉,更没有热闹非常的晚宴,有的只是每个人的若有所思。

  “是不是觉得很残酷?”看着又有几个人在考核过后,一脸沮丧的离开度假山庄,温长陵若有所思的望向杨宁。

  “确实残酷,可这也符合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。”杨宁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:“适当的整顿,我相信,炎黄交流会只会往好的方面发展,而不是一条路走到黑。”

  说到这,杨宁忽然望向温长陵,问出了心头的一个疑惑:“温伯伯,我很好奇,突然搞出这么大动静,应该与我早上那会说得话没关系,对吧?”

  “何以见得?”温长陵忽然露出一抹微笑。

  “像这种大刀阔斧的决定,肯定不是一拍即合那么简单,想必你们也经历了一番磋商,而且这个时间还不短,对吧?”杨宁望向温长陵。

  “没错,那你能不能想到,我们为何突然就做出这个决定?”温长陵一脸高深莫测。

  “别人或许会认为,这么做,是想要彻底整顿内部的不良风气,将炎黄交流会往好的方向指引,可我觉得嘛,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。”

  “有点意思,继续说。”

  对于杨宁的回答,温长陵脸上笑意更浓。

  “攘外必先安内,温伯伯,你们突然决定大刀阔斧整顿内部,八成是为了稳定大本营,然后出击了。”顿了顿,杨宁笑道:“也就是说,接下来,炎黄交流会,是不是对外要有大动作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