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63章 463 我就问一句,你服不服!

正文_第463章 463 我就问一句,你服不服!

  宗旨?

  这一刻,原本不少一脸犯困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在听到杨宁这句话后,立刻眼睛·

  至于孔元德,显然就有些发懵了,他不明白杨宁好端端的干嘛提起炎黄交流会宗旨这事,只不过看着杨宁脸上的古怪,不知怎的,心里隐隐有着不妙的感觉。

  当然,孔元德很反感这种感觉,立刻不屑的撇撇嘴:“装神弄鬼。”

  “装神弄鬼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我又明白了,你为什么会遭到淘汰,因为你压根就是冲着好处来的,功利心太大,所以你被淘汰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好奇的望向其他几个高校精英,咧嘴笑道:“想必你们跟他一样,都是怀着这种想法来的吧?”

  废话!

  如果不是冲着炎黄交流会庞大的人脉交际网,我们怎么可能耗费心血,只为争取一张入场的票子?

  一时间,卢易明、李高格等人,一个个都心下腹诽,但表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半分,只是用不满的眼神,做着无声的抗议。

  他们觉得杨宁这小子牙尖嘴利,俗话说言多有失,可不想步了孔元德的后尘,被杨宁逮着言语中的漏洞把柄,狠狠的痛打落水狗。

  尽管卢易明、李高格等人秉承沉默是金的态度,但那种显而易见的表情,还是没能逃过在场这些老油条们的火眼金睛,眼下,一个个都变得若有所思起来。·

  看样子,他们都在思考,这种性质的入场名额,还有没有值得保留的可能。

  至于提出这种名额的一些成员,一个个脸色都有些不好看,同时,也对三个学校选出来的这些人,感到一种深深的失望。

  “记住,这是炎黄交流会,不是那种充满铜臭味的交际场所。”杨宁说到这,就扫了眼四周,这才道:“不久前,我曾有一个疑问,觉得这里少了点什么,确切的说,是太素了。这个素,无非就是少了些花枝招展的女人。不过后来我也想通了,作为炎黄交流会的成员,只要有心,这身边还少得了女人?需要费那么大事,跑到这来勾三搭四,让人说闲话?”

  被杨宁这么一说,孔元德、卢易明等人也猛地意识到这一点,立刻就扫了眼四下,发现四周不是没有女人,可这些女人,一个个都是各自领域中的女强人,资产妥妥的破百亿。

  像这种女强人,可不是什么给钱就能上的交际花。

  “我提到这一点,就是要告诉你们,所谓的炎黄交流会,可不是让成员纸醉金迷的地方,所以,拜托把你们那一丁点可怜的功利心收起来,因为你们毫无价值,如果真要选择,我相信在场的人,宁可捧一些肯跟他们上床的婊子,也不会跟你们谈情说爱,别指望天上掉馅饼,你们不配!”

  杨宁这句话,尽管听在他们耳朵里,多少显得有那么点粗鄙,可话粗理不粗,不得不承认,这番话,相当有道理。·

  在这些炎黄交流会成员眼中,像孔元德、卢易明这些人,还真没什么值得聊的必要。

  孔元德、卢易明等人是脸色铁青,这不明摆着嘲讽他们是趋炎附势的废物?

  正要开口反驳,谁成想,杨宁话锋一转,笑道:“好吧,回归正题,说说这个炎黄交流会的宗旨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缓缓道:“想必都清楚,炎黄交流会的前身,是华盟。那么华盟是什么性质的团体,很简单,它的存在,完全是那个年代的先进青年,为了保家卫国,捍卫国家主权、尊严所衍生出来的,当时的华盟,聚集着一批又一批知识分子、爱国人士,而华盟的宗旨是什么?那就是誓与祖国共荣辱,为祖国尊严、和平抛头颅、洒热血!”

  听到这话,这三校的精英,有个别人忽然脸色一变,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吃惊。

  至于不少炎黄交流会的成员,则是暗暗点头。

  “或许,华盟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,变得腐朽,内部开始矛盾重重,最后更是分崩离析,这是教训,一个需要大家都铭记的教训!甚至于,要时时刻刻作为座右铭,铭记在这里。”

  说着,杨宁抬起右手食指,指了指自己的胸口:“国家的未来发展,自然是秉承着和平发展、和平共荣的大方向,可炎黄交流会,作为国家信赖的左膀右臂,却需要走另一条路,一条从进入这开始,就注定至死不渝的路。”

  “什么路!”高先生深深的看了眼杨宁。

  “内部,吸取教训,杜绝腐朽,秉承坚定、坚决、坚持的三坚思想,防止历史重演!”

  好一个三坚思想!

  高先生点了点头,不仅是他,就连在场绝大部分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都目光闪闪的看着杨宁。

  反观孔元德、肖宏文等人,则是脸色发白,他们也不傻,能从众多优秀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,自然明白杨宁这句话的深意。

  他们也终于意识到,自己为什么会惨遭淘汰,简单点,就是他们的动机不纯!是为了发财致富来的,怀着强烈的思想以及行为动机!

  “外部,国家顾不上想的,我们去想!国家想的却不方便出面的,我们出面!国家想的,去执行的,我们更要紧随其后!”

  说完,杨宁深吸一口气,语气渐渐归于平静:“未来的发展,乃国策,想要攘外,必先安内,不管这发展从哪一步做起,首先要稳定的,是内部,不仅是炎黄交流会,更是这片大好河山。有了稳定的后方,才能展望世界,展望未来,至少以目前的形势来看,未来的发展,仅需要一个字就可。”

  “什么字?”高先生露出严肃之色,他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被人称为神奇小子的年轻人。

  不仅是高先生,在场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一个个都目光炯炯有神,静候着杨宁的答案。

  “稳。”

  语气很轻,并不重,但却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。

  稳!

  没错,不管是小到炎黄交流会,大到整个华夏,至少十年二十年,最需要做的,就是稳!

  作为发展中国家,华夏只有在稳这个基础上,才能逐步朝前看,更向着前方直行。

  同样的,炎黄交流会,也需要这个稳,如今发展到一个桎梏,想要再继续大刀阔斧寻求锐变,短期内是不行的,尤其内部滋生了越来越多不良的风气,眼下,确实需要稳定住,防止历史重演。

  眼下,没有人再敢小瞧杨宁,不管是中立的也好,心存怀疑的也罢,都不得不承认,杨宁这番话,相当的符合大局观,比三校这些所谓的精英,高明透彻多了。

  不对,这简直就是理解上的天差地别!

  因为杨宁这些话,完全符合炎黄交流会,甚至前身华盟的宗旨,更符合当前华夏的国情!

  像三校精英,要么说得杞人忧天,要么就是夸夸其谈,一点都不从实际出发,显然,这些人,跟这个神奇小子相比,压根就没可比性!

  话罢,杨宁望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孔元德,话锋再次一转:“我就问一句,你服不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