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61章 461 你们这是在挑战我

正文_第461章 461 你们这是在挑战我

  由于一再折戟,兵败滑铁卢,之前沈长明也顶不住压力了,不得不当着徐秋跟赵英杰的面,摁着免提与中院的校领**谈话,讲述这边的情况。·

  听说这批带去的学生差不多全军覆没,中院的校领**倒是表现得很正常,只是说了一句:“就在不久前,炎黄交流会的主席打来电话,说是有一个特殊的人保送晋级,经过磋商后,为了控制可能入选的人数,所以考题会稍稍更改一下,不会太注重这个人的家世背景,而是从潜力着手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后,徐秋、赵英杰等人无不露出苦笑,他们自然清楚,这校领**提到的那个特殊的人是谁,无非就是杨宁嘛。

  只不过,他们始料未及的是,因为杨宁被保送的关系,导致考核的题目全部变了,这等于他们做了一晚上的功课全部都成了白用工,这让徐秋跟赵英杰,还有沈长明一阵气馁。

  当然,听到这话后,孔元德、肖宏文也是义愤填膺,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反而将自己之所以被淘汰,全部怪到杨宁头上。

  先前,还有着赵英杰等人盯着,可眼下,大家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侯文飞身上,所以没人注意到忽然反常的孔元德。

  “杨宁!”

  随着孔元德一声吼,原本还有一搭没一搭跟这些成员闲聊的杨宁,立刻抬起头来。

  不仅是杨宁,就连同桌的,还有附近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全部都望向了发出这一声吼的孔元德。·

  不少人微微皱眉,暗骂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在这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?

  察觉到不少人都心生不满,赶紧挂断电话的赵英杰立刻露出苦笑,暗骂这孔元德真不是个东西,难怪会被淘汰,就这种连城府都算不上的心性,我如果是负责考核的人,肯定也不让过!

  简直就是玻璃心!

  “这是哪跑来的?把他弄走!”杨宁都还没什么表示,立刻就有人呵斥道。

  见几个闻讯赶来的军人渐渐靠近,赵英杰硬着头皮道:“孔元德,还不快道歉!这里是你能大呼小叫的地方吗?”

  “剥夺了我晋升的机会,难不成,我连说话的权利也要剥夺吗?”眼下,孔元德眼睛都红了,死死盯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杨宁。

  “什么事!”那几个军人刚好赶到,一脸冷意望向孔元德,其中还有人想要出手把孔元德擒下。

  “各位,别这样,他是清池大学的学生,这次是慕名前来参加选拔的。”赵英杰立刻跟这些军人解释:“年轻人,冲动了些,我立刻带他离开。”

  “赶紧的,甭废话!”所谓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就是这个理,这几个当兵的哪管孔元德干嘛发神经,对他们来说,将孔元德驱赶出场才是正确的做法。

  “别拉我!”

  狠狠挣脱赵英杰的拉扯,孔元德显然是打算豁出去了,指着杨宁道:“优胜劣汰的道理我懂,如果大家是站在公平的起跑线,我被淘汰也无话可说,只能说我技不如人,可凭什么他就可以保送?”

  孔元德死死瞪着杨宁,一脸怨恨:“就算他有后台,认识的人多,保送他,我尽管会羡慕嫉妒,但我不会去怨恨,只能说,他运气好,有人帮他!”

  说到这,孔元德一脸不甘道:“可这跟我们这些依靠自己努力奋斗的人有什么关系?凭什么因为他走后门被保送,就让我们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,不但占用了我们的一个名额,更是因为他的关系,连累我们的考题都变了!”

  孔元德这么一嗓子吼出来,现场很多人脸色都变了,这其中,就包括赵英杰、徐秋跟沈长明。·

  尤其是沈长明,脸色要多难看,有多难看,他双眼喷火的瞪着一脸苦色的赵英杰,估摸着眼下的他,恨不得掐死这家伙。

  什么叫考题变了?

  难不成,打从一开始,你们还是揣着考题来的?

  “哟,这么说,你连考题的答案都背好了?”面对孔元德斥责,杨宁若有所思道。

  他这话一出口,立刻让更多的人眼睛微微眯起,望向这三所高校的人,隐隐透着厌恶。

  孔元德正要再扯嗓子,忽然,他脸上就猛地挨了一巴掌,伴随着啪的一声,他整个人立刻就懵了,紧接着,他捂着嘴,不可思议望着面前的赵英杰:“你打我?”

  “你闹够了没有?”赵英杰眼下是彻底气急败坏了,如果这事不处理好,说不准连侯文飞都要遭殃。

  “我什么时候闹…”话说到一半,孔元德猛地一愣,然后瞬间惊出一身冷汗,显然,他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。

  “告诉我,是谁给你们泄漏的考题?如果今天不把这事说清楚了,我会提议,取消你们三所高校的名额,至少三年内,不允许你们再踏入炎黄交流会。”开口说话的是温长陵,随着他这话出口后,立刻就引来一群人的附和。

  该死!

  赵英杰再次惊出一身冷汗,他郁闷到极点了,这算不算大福未享,必有大难?

  正打算说什么,可赵英杰这嘴巴还没动,就被杨宁的话打断:“我不管你说的考题是什么,也懒得去纠结你是不是带小抄进来的,但从我个人的角度讲,你并不适合这个地方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像是被杨宁挑起火来了,孔元德恼羞成怒道。

  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觉得你这种思想很不好,功利心太重,忘记了炎黄交流会的传统。”杨宁耸了耸肩道:“看来这考核确实有必要呀,不然这地方,迟早铜臭味要更浓。”

  “你有什么资格说我?你无非就是命好罢了,什么实力都没有,竟然还敢在这大放厥词!”看到不少人因为杨宁这话,对自己露出鄙夷之色,孔元德彻底失去了理智。

  见杨宁一脸欠奉的耸耸肩,没有要接话的样子,孔元德指着杨宁,骂道:“怂了是吧?像你这种没有社会经历的家伙,也能凭着裙带关系进入这里,还被保送成为会员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?先顾好你自己吧,靠着裙带关系上位,这炎黄交流会也不过如此,说什么铜臭味,先把这股子腐朽味治好了再谈!”

  说着,骂舒坦的孔元德立刻转身,就打算离开这地方。

  他很清楚,眼下的自己,这辈子可能都要跟这地方失之交臂了,所以他的一言一行,根本就没有留任何的余地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杨宁开口,声音拖得很长。

  “又想说什么?该不会恼羞成怒,打算对我动手吧?”孔元德冷笑连连。

  “你刚说我是靠着裙带关系进来,不是凭借实力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废话,你凭什么狗屁实力?哦,对了,你确实是凭实力,不过是溜须拍马的实力。”孔元德一脸不屑,见杨宁不以为然的样子,哼道:“不仅是我这么想,他们也这么想,一个刚刚进入大学的新生,什么社会经历都没有,你也好意思说自己靠的是实力?”

  “这么说,就是不相信我了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。

  “你如果有本事的话,就露一手让大家瞧瞧,是骡子是马总得牵出来溜溜。”孔元德哼了哼。

  “你们都这么想的?”杨宁的目光,在三校的精英中扫了圈,见这些人都露出一副不屑,他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,然后平静的看着这些三校精英:“你们这是在挑战我。”

  ps:没存稿了,现码的,嗯,今天5章吧,等过年那三天再多加更点,年底单位太忙了,存稿都爆完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