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51章 451 炎黄交流会

正文_第451章 451 炎黄交流会

  第二天一大早,杨宁就跟着温长陵上了飞机,奔赴粤州参加炎黄交流会。WW·

  还记得当时,在温文昊的强烈要求下,整个温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,只要是昨天出现在宴会上的人,大清早的全部都被叫起来了。

  当然,对于温文昊的这种胡闹,温长陵也有些啼笑皆非,暗骂自己这极品儿子还真是个闲不住的主,都娶媳妇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喜欢瞎胡闹,也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通过几位叔伯考核的。

  甭说他,就连温家其他人,都对这个问题纠结到极点,因为以温文昊这种性子,是断然没可能通过考核的。可你也不能说放水,因为考核当天,这些人也都在场,愣是挑不出一丁点毛病,甚至当时还有不少人对温文昊赞不绝口,此刻想想,一个个都羞红了脸,肚子里更是将这事引为生平看走眼的典型。

  当然了,对于杨宁的身份,他们依然在猜测,只不过愣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,有几个仗着得宠的后辈跑去咨询温家那些老人,差点就挨狠狠的训斥一番,吓得一个个脖子缩个没完,打这事以后,他们再也不敢瞎打听了。

  对于是否要泄漏杨宁身份这点,温家这些老人的看法相当一致,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也避免让杨宁对温家产生不快,所以他们坚决执行保密这条路线。·

  当下了飞机后,杨宁发现,早就有人在外面举着牌子等候了,将他们的行李搬上一辆商务车,这司机有些惊异的望了眼杨宁,疑惑道:“温先生,这位是您家的小少爷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温长陵意味深长说了句。

  他这么一说,这司机望向杨宁的目光,变得更恭敬了。

  杨宁自然知道温长陵是在给他借势,眼下既然选择走后门,这气势上必须得足。

  车子进入粤州一家高规格的酒店,在服务生的引领下,杨宁进入自己的房间,老实说,这里的环境相当不错。

  期间,温长陵在酒店里遇到几个熟人,据说也是前来参加炎黄交流会的成员,他们对温长陵的态度相当友好,毕竟温家掌舵人这个身份,在华夏这片土地上,那绝对是很多人趋之若鹫的巴结首选。

  连带着,这些人也对杨宁的身份产生了兴趣,不过温长陵对于这些人的试探,仅仅是给出一个世侄的身份,但光是这个身份,就足够让这些人不敢大意了。

  要知道,能跟温家成为世交,那背景不会相差太多,尤其得知温长陵要保送杨宁进入炎黄交流会,他们对杨宁的身份,就起了更多的猜测。

  在这些人看来,杨宁一定是身份显赫,能力出众的世家子弟!

  所以嘛,在中午这顿饭局上,这些人都对杨宁相当的友好,丝毫没有一丁点的冷落。·

  别看他们好像跟温长陵不是一个档次的,可放在外界,那也算是顶级富豪,只不过跟温长陵、洪良庆、成维庸这些人比,确实要差一些,但也仅仅只是差一些。

  也只有这种身份,才有资格进入炎黄交流会的核心圈子,才有资格跟温长陵同一桌吃饭。

  但同样的,也正是这种身份,所以他们对杨宁,会持着相当谨慎的态度。

  明儿就是炎黄交流会了,但凡得到邀请的人,一个个都陆续赶赴粤州,为了参加这一届炎黄交流会,他们不少人都推掉了公司所有的事务。

  “这粤州真邪门呀,眼看着都快十一月了,怎么还这么热乎?”

  “得了吧,这次赵主任好不容易给咱俩争取到名额,你还嫌这嫌那的,不喜欢这地方,你尽管说一声,保管有一群人要替掉你。”

  “说起这事我就来气,凭什么咱们就必须得通过层层厮杀才获得名额,偏偏那家伙刚进学校,就获得了校方的垂青?”

  眼下,两个青年窃窃私语,其中一个还略显不满的抬起头,望向正端着行李的一个青年。

  “你是健忘还是故意恶心人家,要知道,人家可是那一届的高考状元,赵主任为了把他弄到咱们清池来,就许诺了名额。”

  “咱们成绩也不差,凭什么就他有特权?再说了,咱们那一届的考题难度极大,如果同时期,我照样能弄一个高考状元。”

  “行了,别婆婆妈妈发牢骚,待会让赵主任听见了,非得给你苦果子吃。”

  他们对于不远处那个青年,表现得相当欠奉,目光中隐隐带着不屑跟鄙视,但更多的,却是嫉妒。

  没错,就是嫉妒!

  像他们这些人,为了一个能进入炎黄交流会的入场席位,可谓是杀得天昏地暗,毕竟名额有限,你争我夺的激烈程度,就差兵戎相见了,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,这些参与进来的,绝对会提着刀,把竞争对手一个个都砍死。

  可想而知,这种竞争的激烈程度到底有多大了。

  能杀出一条血路,最终赢得胜利,那么这个人必然会被尊重,甚至崇拜。

  他们原本也是竞争对手,可他们之所以眼下成了狐朋狗友,除了以前的惺惺相惜外,就是如今名额增加了一个,既然不需要继续斗争下去,那么何不化干戈为玉帛?

  不过话是这么说,不代表他们对其他人都一样,比如眼下这个跟他们一块来的人。

  他们很厌恶这个叫侯文飞的家伙,因为这家伙仅仅是凭借着高考时的一鸣惊人,就获得了他们无数个夜晚梦寐以求的名额。

  当然,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红果果的嫉妒。

  不过侯文飞却对这两个半道出家的学长不怎么感冒,面对他们不时的冷嘲热讽,也浑然没当回事,至于他们做的那种白日梦,以为得到名额就能够顺利成为炎黄交流会成员的想法,更是鄙夷不屑。

  他连番失利,自然清楚想要成为炎黄交流会成员,到底有多困难,所以这一届,他是做足了准备才来的。原本还好心想要知会这两位学长,谁想人家脾气那么臭,眼光那么高,侯文飞就懒得浪费唇舌了。

  “说起来,这一届好像也有一个高考生很牛逼吧?叫杨宁,我记得他。”

  “幸亏那傻小子最后选了华复大学,万一跑到咱们清池来,又得少一个名额了。”

  “哼!算他识相,否则只会浪费咱们学校的宝贵资源,就跟侯文飞那傻逼一个德性,光会念书有什么用?”

  “就是,如果公平让他跟我竞争名额,我一定让他败得体无完肤。”

  眼下,话题从侯文飞那,转移到了杨宁身上,他们两个一个劲的在埋汰这些所谓的特权学生。可忽然,其中一个人喊道:“快看,是京华大学,领头应该是徐主任,据说跟咱们赵主任一样,是同一届的老同学,而且也是斗了好些年的老对手。今年就是他们俩去的江宁省,谁成想一个都没捞到那叫杨宁的小子,真是好笑。”

  “嘿,不过他跟赵主任算是将功补过了,不然也不会这么快,才过几天就升为招生部主任。”

  “看来,咱们这一次要面对几个对手呀,如果我没看错,连中院大学的人也来了,听说这一届的主席就出自中院,努力了三年,终于替他的母校争取到了名额,而且跟咱们一样,都是两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