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50章 450 保送

正文_第450章 450 保送

  “温伯伯干嘛忽然想起问这事?”

  杨宁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笑道:“其实嘛,清池跟京华大学开的条件都相当不错,不过我就不习惯待在北方,太冷,我这体质不适合那里。”

  “你好像是个北方人吧?”温文昊在旁笑道。

  杨宁闻言一窘,在江宁省待了这么多年,都快把自己老家在哪都忘得差不多了,不过真要算起来,自己还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北方人。

  “好了,别聊这话题了,瞧瞧小兄弟都快被你说得不好意思了。”温长陵笑着摆了摆手,然后道:“是这样的,我听说,当时清池跟京华两所高校招揽你的时候,应该都跟你提到过名额的事吧?”

  “是有这么一回事,好像是关于炎黄交流会的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“你也知道炎黄交流会?”温长陵似笑非笑道:“想必他们也跟你详细说过了吧?”

  “确实知道一些,不过不多。”

  杨宁说的可是大实话,毕竟徐秋跟赵英杰为了招揽他,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对于这两个招生组的组长,杨宁迄今还记忆犹新。

  “伯伯得纠正你一个错误。”温长陵一脸严肃的看着杨宁,“你并不是知道一些,而是压根就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杨宁一愣,有些不明白温长陵说这话的意思。

  见一旁的温文昊也煞有介事点头,杨宁就更迷糊了,难不成,这炎黄交流会,跟自己想得不太一样?

  “确切的说,无论是清池大学,还是京华大学,这么多年来,真正能接触到交流会核心圈子的,只有一个人。”顿了顿,温长陵继续道:“所以,目前你听到的那些信息,无非都只是外围圈子的小打小闹,所以不必当真。”

  杨宁想了想,对于温长陵这些话,立刻就信了。

  无论是徐秋,还是赵英杰,都只是清池跟京华两所高校的招生组组长,他们本身就没有什么权利,更没有身份跟地位,去接触炎黄交流会这种级别的圈子。

  至于他们所说的那些,很可能是历届被送进去的学生出来后跟他们说的,那些学生本身连那道坎都迈过,压根就算不上入门,只能说是似懂非懂,别人说什么,他们就信什么,根本就没有主观上的判断,所以,关于炎黄交流会的认知,也会偏得越来越离谱。

  “事实上,炎黄交流会的主旨一直都没变过,很多人会觉得里面早已变味,变得充斥铜臭,可这只是外界的误解罢了。”

  温长陵抬着头,看着天花板,缓缓道:“尽管如今是和平年代,可在我看来,战争始终不变。只不过,方式却成了无硝烟的战争,可以从国与国之间的经济、科技、宗教甚至社会稳定着手。就说这米国吧,私底下动动嘴巴,对一些政治团体许诺,就能让这个小国的政权出现叛乱,然后以零伤亡的战绩,成功让这个小国成为附属甚至奴隶国,当然,这一切都不是明面,而是私底下进行。”

  “那么炎黄交流会的宗旨,是维护世界和平?”杨宁问了句。

  温长陵先是摇头,然后又点了点头:“维护和平这点倒是没错,只不过却不是世界,而是我们的国家,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。很多事情,国家不方便出面,但我们可以,就说十几年前,米国那个疯子炒家,席卷了那么多个国家,还惦记港城,甚至还想染指整个华夏,不过他的行为触怒了我们,甚至整个炎黄子孙,所以,我们给予了他狠狠一击,将他打得落荒而逃。”

  说到这,温长陵大有深意道:“当然,这只是炎黄交流会明面上的一个案例,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秘辛,可以自己去查阅。”

  “我?”杨宁闻言一愣,不解道:“可我好像没有资格查阅吧?”

  “所谓的资格,无非就是成为炎黄交流会的一员罢了,你行的。”

  见温长陵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,杨宁心里一动,像是有了答案似的,惊讶道:“温伯伯,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进入炎黄交流会吧?我行吗?听说好像需要名额,而且还要经过层层挑选。”

  “你行不行我不知道,至于这层层挑选,倒也算不上什么难事,还有这名额,更不是问题。”

  温长陵整了整衣领,这一刻的他,平静道:“忘了告诉你,我是炎黄交流会的荣誉顾问,如果由我保送你,想必你就能立刻成为炎黄交流会的成员。”

  说到这,他望向杨宁,严肃道:“虽说有开后门的嫌疑,但我觉得那所谓的层层挑选,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,因为我会写一份书面文件呈报上去,相信那边看了后,会立刻给你审批盖章。其实说了这么多,还得你自己愿意才行,要记住,一旦进入炎黄交流会,就等于拥有了很多特权,更是得到了极大的人脉资源,可同样的,肩上就会多了一份重责,相当于你背负了护佑华夏的使命,你要想清楚。”

  杨宁垂下头,坦白说,对于这个炎黄交流会,他确实挺好奇,但这好奇的程度,还不至于让他立刻点头,并且同意加入进去。

  他想问题不算很复杂,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加入这个组织,会不会对自己产生困扰,不过像是看出杨宁内心的顾虑,温长陵笑道:“放心好了,能进炎黄交流会的人,都是经过层层挑选,每个人都堪称精英中的精英,所有人也都知道,在里面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反之在外面也一样。”

  顿了顿,温长陵沉声道:“没有人会也不敢乱嚼舌头。”

  “既然温伯伯这么说了,那我倒是很想进去试试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行,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跟你聊这个吗?”温长陵话锋一转,脸上透着玩味,见杨宁摇头,也不打哑谜,解释道:“其实是这样的,后天就要举办新一届的炎黄交流会了,地点选在粤州,每年也仅有这么一次,所以,明天咱们就要动身去粤州了。”

  “这就要走了?”一旁的温文昊捂着额头道:“我还打算带老弟在长远市到处玩呢…”

  温长陵狠狠瞪了眼温文昊:“就知道玩,玩重要还是事业重要?再说了,你也少玩一点,别整天不务正业的瞎胡闹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温文昊显然很怕他老子,垂着头一脸郁闷。

  “那先这样吧,杨宁,待会你就去休息,养足精神,我现在让人去订前往粤州的机票。”

  说完,温长陵就起身离开了,看得出来,眼下他心情还算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