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48章 448 警告

正文_第448章 448 警告

  等了十个小时?

  这还算不久?

  别人怎么想不知道,可杨宁却有那么点害臊,话说人家都等了十个小时,这未免太有耐性了吧?温大哥不是说,这些人都是他的长辈吗?还是跟他爷爷同时期的温家老一辈,话说这种辈分的人,往往不是应该最后出场吗?

  等我?

  我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看重的?

  对于这个问题,杨宁想不明白,温家的其他人,更想不明白。·

  对他们来说,这些长辈平日里一个个都是板着脸,他们在这些长辈面前,那绝对是大气不敢喘,虽说这些长辈渐渐放权给温家的第二代、第三代,可并不代表他们在家族中就没有影响力,甚至仅需要一句话,就能决定某个温家人日后在家族中的轻重!

  可就是这些平日里让他们敬畏的长辈,竟然对一个外人如此的和蔼可亲,而且这个外人还是个孩子!

  荒唐!

  实在太荒唐了!

  想当初,即便是秦川燕家派人来提亲,对燕家来的人,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好脸色吧?

  你说这提亲的人是个膏梁子弟也就罢了,堂堂燕家最出类拔萃的第三代,不到三十岁就接手严家百分之三十的产业,不仅打理得井井有条,更是业绩稳步增长,尤其在去年,更是净收益增长了百分之六十三!

  再者,这燕家并不逊色咱们温家,尤其在政治方面,比咱们温家还要根底深厚,像这种亲家,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?

  人家平日里相当低调,才华横溢的同时,也没出现过任何的丑闻,不抽烟不酗酒,品性相当不错,可偏偏就是这种才德兼备的人,遇到这群温家长辈也狠狠的碰了个钉子。·

  瞧瞧眼下的杨宁,再想想记忆中那位严家第三代,众人犯嘀咕,同样是人,未免差距也太大了吧?

  “这些都是我们几个送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
  只见这七八个老人,都各自从佣人手中接过包好的礼盒,然后笑呵呵的递到杨宁面前。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?说起来我是客人,应该带礼物上门的,哪还敢要各位爷爷的礼物?”杨宁显得很尴尬。

  来之前,他不是没想过带见面礼,不过当时温文昊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杨宁,到时候一定得空手而来,如果带礼物,就是瞧不起他温文昊。

  所以嘛,为了避免不快,杨宁也厚着脸皮这么空手来了,当初他想的无非就是在温家休息几天,顺带着在长远市,以及附近的景点玩玩,谁成想到了温家,才发现自己真的想当然了。

  如果早知道会出现这种规格的宴会,杨宁说什么也会备着见面礼上门,甚至可能直接就不来温家了。

  不过嘛,想归想,杨宁也没忘记应付眼前这一幕,这礼,看来不收还不行了,找个机会,或者下次再来温家时,补·

  这么想着,杨宁倒也心安理得起来,微笑着接过这些温家长辈递过来的礼物,同时嘴上还说着谢谢。

  看着自己的长辈笑脸迎人的给外人送礼物,而且一送就是好几件,又看了看当事人杨宁那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,众多围观的温家人,一个个内心都凌乱了。

  他们可以肯定,眼前这个小伙子绝不是岭南的人,甚至在他们印象中,也没有杨宁这个人,这让他们相当的费解。

  要知道,能被自家的长辈如此看重的外人,他们自认都应该见过,不可能凭空冒出个人来,谁都不认识的前提下,还能赢得老一辈的热烈欢迎,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?

  会不会是某个温家人的私生子?在外面放了十几年才带回家?

  联想到这种可能性,他们立刻就抛之脑外,要知道温家家风相当严谨,尤其这几个长辈,更是不耻这种在面前有私生子的事,即便在场不少温家人都干过这种混账事,可他们压根就没胆子往家里带,更没胆子公开这个身份。

  因为,一旦被这几个老家伙知道,很可能就会勃然大怒的同时,剥夺了自己未来在温家的地位,然后安排到外面,明着说是在外替家族做事,实际上却是渐渐把人给踢出核心圈子,这简直就是极刑啊!

  那么谁能告诉我们,这小子,到底是谁?

  已经有不少人按耐不住好奇,开始找周蕙试探套消息了,可这位号称女中诸葛的温家长孙媳,却一脸的高深莫测。

  她明知道你想问什么,也没有闭口不答,听上去似是而非的话,也能让你茅塞顿开,可当你回过神来一想,却发现压根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,顿时一个个暗暗摇头,清楚以自己的能力,在这位长孙媳面前,是问不出一丁点消息的。

  望着四周不少家族子弟,以及长辈投来的热切目光,温文昊从佣人手中接过话筒,清了清嗓子,这才道:“我先来介绍一下,他叫杨宁,是我的朋友,更是我温文昊认可的兄弟。”

  温家这些人一个个露出倾听之色,既然涉及到杨宁,他们一定要努力弄清楚真相!

  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得说一句,我不管你们中有谁对我兄弟不满,或者未来某一天,会不会因为某些事跟我这兄弟闹不愉快,不过今儿我就把话放这了,谁要是得罪了我这位兄弟,我相信,咱们岭南温家,绝对容不下你,你自己寻死觅活不要紧,可别拖累我们温家。”

  温文昊沉声道:“当然,我说这话,可能不怎么够资格,毕竟在场很多人都是我的长辈,不过…”说到这,温文昊望了一眼身后的爷爷辈,缓缓道:“但我相信,这话即便不是我说,像四爷爷、六爷爷,也会说的,对吧?”

  没有任何的言语,这些温家的老头子们,一个个漠然点头,并用警告的眼神扫向四周。

  所有触及到他们眼神的温家人,一个个都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,眼下,对于杨宁的身份,他们更加震惊了!

  如果得罪他,会拖累整个温家?

  即便不清楚杨宁的身份,在这一刻,他们也坚定的认为,杨宁绝对是一个背景深厚的大家族子弟,否则,温文昊也就罢了,温家这些老一辈,断然不会如此荒谬的长他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。

  “所以,请各位叔伯管好自家那些不成器的堂弟们,这阵子最好少放出来。”温文昊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,坦白说,他也确实很担心温家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把杨宁给得罪了,邀请杨宁来之前他就想过这件事,所以眼下立刻点了出来。

  不少温家人听到这话,脸色都有些不好看,总觉得温文昊这词,是在讽刺他们的孩子,尽管不成器,你也不能这么说自家人吧?

  可腹诽也就一小会,忽然,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:“哟,出息了呀,怎么跟长辈们说话的?”

  温文昊一听这声音,脖子就忍不住缩了缩,众人寻声望去,很快就让出一条道,只见一个农民工打扮的男人沉着脸走了过来,正要狠狠对着温文昊训斥,忽然,他的目光,注意到了那些含笑望着他的温家长辈。

  他脸上出现些许纳闷,似乎不明白为何这些长辈在场,却任由温文昊在这瞎胡闹。

  可很快,他的目光就捕捉到了杨宁,在看到杨宁的那一刹那,他身体忍不住抖了抖,不是吓的,是兴奋!

  “是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