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27章 427 嚣张

正文_第427章 427 嚣张

  有过上一次的教训,杨宁彻夜没有离开,直到破晓,蔡德江没来,小胖子也没醒。要·

  以他如今的精力属性,早已不需要闭目养神休息了,对他来说,守着小胖子,等小胖子醒来,比任何事情都要有意义。

  魏敏芝等人陆陆续续的回酒店了,就连郑诚跟徐璋,也双目赤红,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打盹。至于廖局长,早就不知上哪去了,估摸着这货紧张了一晚上,兴许以为蔡德江那边只是雷声大雨点小,所以暂时也是缓了口气,赶紧回单位补个觉。

  可明显,廖局长这觉并没有睡安稳,因为中午那会,就被局里面的下属给叫醒了。

  听着这下属一阵乱七八糟的解释,廖局长起初还一脸不在意,可当听到蔡德江竟然带着真枪实弹的军人,朝着医院去的时候,就整个人吓清醒了!

  顾不上细问,廖局长立刻穿好衣服,然后开着车朝着医院驶去,同时还联系了武警大队,这蔡德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,谁敢保证这货会不会一时兴起,让那些军人在闽江市内开枪?

  万一伤到了无辜的老百姓,作为维护治安的警局局长,那么他必然是头一个被问责的人!

  可当他匆忙赶到医院时,却发现这里并没有他想象的气氛紧张,相反,还十分诡异的透着些许宁静祥和。·

  该死的?

  难不成老子被小黄给忽悠了?

  不对呀,就那小子,应该不会拿这种事逗我玩吧?借他十个熊心豹子胆,他也不敢这么干吧?

  可如果小黄没逗我玩,那么眼下这气氛又该怎么解释?

  甭说廖局长,随行一块赶来的武警大队的负责人,也同样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进去看看。”廖局长总觉得哪不对劲,当下第一个走进医院。

  “你们先在外面候着,随时听我指令。”

  武警大队的负责人立刻给带来的队员下达指令,然后跟着廖局长一块进入医院。

  坦白说,他心情也有点紧张,虽说军警一家,可他还没想过有朝一日要跟军队开火。

  当来到小胖子所在的病房外,廖局长更纳闷了,他瞧见杨宁依旧隔着玻璃窗,观察着里面的动静,至于郑诚等人,正坐在椅子上吃午饭,瞧见他来了,还挥手打招呼。

  “你们这没出什么动静吧?”廖局长走到郑诚身边。

  “能有什么动静?”郑诚一愣。

  “我听说蔡德江带着一批部队的人来了,他们还是全副武装的。”

  话说得很透彻,原本嘛,廖局长会觉得郑诚听到这话后,一定会露出严肃之色,没成想,这家伙竟然只是哦了声,就继续动筷子吃饭。·

  “你一点不紧张?”廖局长迟疑道:“这蔡德江是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二世祖呀,他万一发起疯来,恐怕…”

  没等廖局长说完,郑诚就摆手道:“不碍事的,放心好了,我已经跟上头打过招呼,他们跟蔡家的人电话聊过,想必…”

  郑诚还在说着,可忽然就顿住了,同时还放下手中的筷子跟饭盒,眼中隐隐露出警惕。

  只见楼梯忽然走出一群人,初略看去,至少有十几个真枪实弹的军人,走在最前面的,除了蔡德江以外,还有一个男人,跟蔡德江年纪相仿。

  “哟,这就是咱们那位破案英雄呀,了不得呀,真了不得。”蔡德江大老远的,就朝着杨宁阴阳怪气喊着。

  杨宁冷冷的瞥了眼蔡德江,缓缓道:“你还真敢来呀?”

  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蔡德江冷笑连连道:“别以为你破了什么狗屁案子,让国家安全部的领**重视就了不起了,说真的,要不是人家发话说要保你,你早玩完了,还能站在这跟老子说话?”

  杨宁眼睛微微眯了眯,漠然道:“说够了没?”

  “当然没有。”蔡德江似笑非笑的瞄了眼重度监护室的小胖子,“死了没有?估摸着还没死吧,不过我听说了,要成植物人哟,节哀吧,小子。”

  顿了顿,蔡德江又跟身边的男人道:“俊才,你出手还真是准呀,才一下,就让那小子废了。”

  “只可惜这最该废掉的家伙,还好端端站在这。”这男人自然就是朱俊才了,他也听说过杨宁的彪悍,要不是身边跟着一群真枪实弹的军人,他兴许还不敢跑到杨宁面前得瑟。

  不过嘛,眼下的他,压根没将杨宁当回事,他巴不得杨宁出手,然后就有机会做掉这小子了!

  当然,即便有人在背后力保,就算不能宰了,稍稍整治一番,想必背后力保杨宁的人也不会说什么。

  毕竟,他从蔡德江嘴里知道,那个力保的人,事实上跟杨宁关系并不熟,完全是因为杨宁帮忙破了案,所以才出面当和事佬。

  蔡家愿意卖这人脸面,朱俊才自然没什么说的,但这不妨碍他对杨宁有着极端的敌视。

  要不是这家伙,他的弟弟怎么可能双手被弄残?就算小胖子被他弄得很可能成植物人,但他那口气还是憋着忍着异常难受,如果可以的话,他更希望眼前的杨宁倒霉。

  “这闽江是我的地盘,在我的地盘动我的人,你也算是有种,昨晚上很威风是吧?告诉你,不是我不敢来,是我家里面不许我出门闹事,不过嘛,今早放出来了,所以就找你聊聊。”蔡德江一脸贱笑的看着杨宁。

  “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?”看了看目露警惕的一群军人,杨宁暗暗比划了一下,他不是没想过立刻去整治朱俊才,可理智告诉他,这些军人不是吃素的,手中的冲锋枪随时可能对着他走火。

  虽说不惧怕子弹,可杨宁也不是鲁莽的人,更不想在众目睽睽下,让人察觉到他非一般的实力。

  “其实很简单,跟我道个歉,再赔点医药费,今儿这事就算了,我不是给你面子,更不是怕你,而是我爸这么交代的,他愿意给国家安全部那位领**面子。”蔡德江似笑非笑道:“五百万,不对,再跪着道个歉,这事就算结了。”

  “张口就是五百万,还让我下跪道歉,该说你狂妄无知,还是傻的可爱?”杨宁不屑道。

  “都不是。”出奇的,对于杨宁的讥讽,蔡德江压根就没在意:“我就是嚣张惯了,平日里就这样,怎么,你咬我啊?”

  顿了顿,蔡德江又道:“今儿不是我跟你谈什么,而是要求你怎么去做!家里的意思我不是很懂,不过嘛,我有我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,不怕告诉你,今儿这钱你不赔也得赔,不跪也得跪,不道歉也得道歉,这可由不得你。”

  “你凭什么?”杨宁冷笑道。

  “凭什么?”蔡德江摊了摊手:“就凭我身边这些人,还有他们手上的枪,足够了!如果还吓不倒你,那我不怕告诉你,下面还有上百人候着,我只要一个电话,他们就立刻会出现在这里!”

  说完,蔡德江狂笑道:“那么我问你,我的凭仗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