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19章 419 报复

正文_第419章 419 报复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男人沉着脸走进包厢,立刻引来几个狐朋狗友的追问。

  这里是闽江市一家私人会所,出入这里的男男女女,无时无刻都处在纸醉金迷的状态,对他们来说,人生就应该享受,因为这是人与生俱来的使命。

  毕竟嘛,这人从出生开始,无非就是要做两件事——享受,以及等死。

  或许有的人会质问,这人活着还有劳碌,可对这些人来说,完全就是谬论,老子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,干嘛跟那些寻常老百姓一样朝九晚五?

  包厢内的男人,几乎每一个都是左拥右抱,享尽齐人之福,他们都在各个领域有那么点建树,可也就是那么点,不值一提,真正能让他们养尊处优的,是因为头上有着一棵大树,那就是他们长辈的荣光!

  这进来的男人叫朱俊才,依靠着其父朱兴学的暗中帮助,如今已是某国企单位的副总,与他一块吃吃喝喝的,都是闽江市数得上号的一些纨袴膏粱。

  “接到廖局的电话,说我弟弟让人给打了。”朱俊才脸色出奇的难看。

  “你老弟回来了?不是说去京城念书了?”最先发问的男人疑惑道。

  “刚回来没几天,说是要完成某个课题,老师带着他们一块来的闽江,具体我也没问,他的事,很少跟我说。”

  朱俊才摇了摇头,随后道:“我弟弟好像伤得很严重,廖局那边隐晦透露,说是受到了一定的阻力,眼下我老弟连医院都不让送。”

  “还不让送?廖局这人挺实在的,不是那种不会做人的木头嘎子。”有人出声道。

  “我清楚,所以这事我也不怪他,他能打电话告诉我就不错了。”

  朱俊才嘴上这么说着,可心底还是有着埋怨,暗骂这廖局真不是个东西,你就不会顶着压力先把我老弟送医院救治?非得弄到局子里?不看我跟我弟的面子,好歹也顾及一下我爸怎么想吧?

  要是让他知道你这么处理,不给你下小鞋,我就改姓猪,猪八戒的猪!

  “先这样,我去一趟警局,我倒要看看,是谁这么胆大包天,打了人还要往死里整!”朱俊才脸色异常的寒冷,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打了朱俊英,因为在他看来,对方同样狠狠的扇了朱家的脸!

  “我跟你一块去吧,正好无聊。”一个坐在中心位置的男人拍拍大腿站了起来,见其他人也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,撇嘴道:“你们就继续玩吧,小事情,别凑热闹。”

  显然这家伙在这群人当中极具影响力,随着他这话说完,其他人立马就消停了。

  “蔡哥,谢谢。”朱俊才露出感激之色,隐隐还有些激动,因为他很清楚,一旦有眼前这家伙给他撑腰,那么只要是在闽江发生的事,都不是个事!

  原本嘛,朱俊才还琢磨着是不是给朱兴学打个电话,毕竟对方是连廖局都无可奈何的主,自己即便再有底气,也不敢明着去跟对方硬拼。

  不过,眼下既然有这位蔡哥出面,那么就没必要再给朱兴学打电话了。

  …

  也不知道廖局长跟郑诚是如何商量的,所以即便是朱俊才亲自赶到警局,也是等了好几个小时,才见到依然处于昏迷状态的朱俊英。

  眼下已经是傍晚,太阳也快要下山了,尽管一开始就有过心理准备,可当朱俊才亲眼目睹弟弟的惨样后,他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,但紧接着,就是双眼赤红,喊道:“谁干的!”

  不仅是他,就算是与他一块来的蔡哥,也是一脸的心惊肉跳,坦白说他不是没整过人,可如今看到朱俊英的惨样后,他觉得自己前面二十几年算是白活了!

  尼玛,这得多有想法的人,才能有这么诡异的癖好,喜欢掰断别人的手?

  朱俊才的脸色自始自终都处于阴郁状态,面对他与蔡姓男人的双重施压,廖局长只能硬着头皮,让他们将朱俊英送到医院救治,毕竟这货可不比光头海那些人,是名副其实的市长家公子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廖局长很难想象朱兴学会怎么对付他。

  “王八蛋,我一定要弄死你们!”看着朱俊英被送进急救室,朱俊才彻底爆发了。

  一旁的蔡姓男人沉声道:“我支持你,刚才医生也说了,你老弟就算骨头接好了,恐怕以后两只胳膊也不会很灵活,最起码,一些重活就甭指望了,能提得起筷子吃饭就很不错了。”

  这完全就是安慰!

  朱俊才同样清楚这一点,因为蔡姓男人说的这番话,先前主治医生也说了,而且这种情况还是最好的,若是手术出现意外,或者调养期伤势复发,那么他老弟朱俊英很可能两条胳膊就废了!

  “听说你老弟找人弄伤的那家伙,不是就在上面的病房住着吗?”蔡姓男人缓缓道。

  仅仅这一句话,就彻底点燃了朱俊才心头早已发酵膨胀的怒火,当下脸色一狠,咬牙切齿道:“走,上去!我老弟受了这么重的伤,他也甭想好过!”

  “嘿嘿,我支持你,走,上去玩玩。”

  早已怒火滔天的朱俊才显然失去了往日的冷静,在询问了好几个当值的护士后,立刻就摸到了小胖子的病房。

  眼下,负责守夜的是跟魏教授一块来的两个男学生,见到朱俊才气势汹汹冲来,先是一愣,下意识的就想问这货是不是从精神科跑出来的疯子,可瞧见朱俊才一脚踹开病房的大门后,两人都震惊了。

  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其中一个男学生喊道。

  “干什么?”蔡姓男人脸上勾起一抹怪笑,指了指病床上的小胖子,缓缓道:“你们跟他什么关系?”

  “他是我们的学弟!”另一个男学生也快速跑了过来,警惕道:“你们想干嘛?快离开这,不然我就报警了!”

  “老子刚从警察局出来,操,既然你们跟他是一块的,那正好,先拿你们出出气!”

  朱俊才恼怒的朝着其中一个男学生挥舞拳头,这一拳可谓下手极重,随着这男学生一声惨叫,继而倒地,脸上立刻就出现了一阵淤青。

  另一个男学生见朱俊才动手,正要张口喝骂,却被蔡姓男人一脚踹在肚皮上,砰的一声,直接飞出三四米远。

  “啊!疼!”

  这男学生捂着肚皮在地上蜷缩着,嘴巴都溢出黏稠的唾液。

  “叫尼玛!我弟弟比你还疼!”

  朱俊才立刻冲上去,对着这男学生一阵猛踢,下脚的力道极大,不时还用踩的方式,踩向这男学生的脑袋。

  可怜这货自始自终连话都没说几句,就沦落到既抱肚皮又抱头。

  足足踢了好几脚,朱俊才似乎气消了一些,这才罢脚,望着这抱头求饶的男学生,呸的一声吐了口痰,骂道:“不想死就给老子在一旁待着,不然弄死你!”

  说完,他的目光望向病床上还处在昏睡中的小胖子,透着毫不掩饰的怨毒,一旁的蔡姓男人更是冷笑道:“人家怎么对付你弟弟,你就怎么回应,这叫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,放心,出了任何事,我给你担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