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14章 414 质问

正文_第414章 414 质问

  “你说不是你的,就不是你的?”

  这警察队长冷笑着望向杨宁,缓缓道:“有什么事到局子里再说,只要你没犯错,我们一定会给你·可如果你一而再再而三不配合我们的工作,这让我们很难相信你是清白的。”

  面对这警察的质问,杨宁压根就没有要表示的想法,因为他已经听到隔壁屋传来推门声,这房间住着的是郑诚等人。

  “怎么?不说话就表示你默认了,那么…”

  没等这警察队长说完,就被闻讯赶来的郑诚开口打断了:“发生什么事了?咦,怎么警察也在这?”

  “你们是谁?”负责守门的两个警察皱眉道:“这里正在办案,闲杂人等一律离开!”

  “哟,官威不小嘛。”曹浩跟在郑诚身后,对于这两个堵门的警察压根没怎么在意:“一边凉快去,就算是你们局长,也不敢用这种口气跟我们队长说话。”

  面对曹浩的挑衅,这两个堵门的警察当场就怒了,正要发作,却触及到郑诚冷冷的目光,不由一愣。

  凭直觉,他们清楚的感觉到,就在刚才,郑诚散发出的一种气势,让他们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暗道这货是谁呀,怎么感觉很危险的样子?

  “走开!”郑诚显然看到了房间里的情况,脸上的寒意更浓,对于杨宁,他相当感激,自然不能袖手旁观。·

  或许是郑诚眼下的气势太盛,这两个堵门的警察下意识就让出条道,他们有一种感觉,如果眼下他们还杵在原地不动,这个给他们带来危险感的男人,八成敢对他们做出点什么!

  可等郑诚领着曹浩打算进屋时,他们猛地清醒过来,立刻就感觉到一股羞耻感,好歹自己是警察呀,竟然被人吼一声就胆怯了,实在是太丢人了!

  正打算做点什么,比如再次拦住郑诚跟曹浩,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有动作,就再次触及到郑诚冰冷的目光,这一刻,那种原本有所消散的危险感再次升起,且比刚开始还要强烈,让他们浑身的毛孔都要炸了!

  艰难的咽了口唾液,这两个警察心惊肉跳的同时,也不敢动了,只能任由郑诚跟曹浩站在他们队长面前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郑诚缓缓开口,瞄了眼地上散落的白粉,以及昏过去,口吐白沫的男人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!”那警察队长大声呵斥:“警察正在办案,你们赶紧出去,不然我把你们一块带走!”

  “就凭你?”曹浩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,这闽江市谁敢动我们队长。”

  “狂妄!”

  这警察队长吼道:“把他们全部带走!”

  随着他的命令,身边的两个警察立刻做出回应,就要动手擒下郑诚跟曹浩。·

  在这警察队长看来,眼前这两个出现的男人,应该会露出紧张之色,可让他郁闷的是,这两人压根没当回事。

  “嘿嘿。”

  曹浩发出诡异的笑声,然后出人意料的竟然率先发难,直接攻向这两个警察。

  尼玛,竟然敢先动手?袭警?他们疯了不成?

  这警察队长愣住了,可紧接着,他就瞪大眼珠子,一脸不可思议。

  只见曹浩先是一个过肩摔,然后一记飞腿,立刻就将两个上前的警察放倒。但是,这还没完,曹浩并没有停手,反而走到其中一个警察身边,以极快的速度,将这警察的两只胳膊往后拉,并抽出一只手,摘下了这警察腰间别着的手铐,以极为熟练的节奏,瞬间就将手铐铐住了这警察后翻的两条胳膊上。

  做好这一切,他再次出手,如法炮制的将另一个警察也给轻易控制住。

  看着曹浩这娴熟的手法,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,警察队长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望向曹浩的眼神多了一种紧张,他隐隐意识到,眼前这两个进来的人,绝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“自己人?”这警察试探性问道。

  “谁跟你是自己人?”郑诚冷哼道:“从现在开始,这事跟你没关系!”

  没等这警察队长做出反应,郑诚就边掏出手机,边吩咐道:“阿浩,给廖局长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一趟,都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

  廖局长?

  说的该不是他们市局那位吧?

  该死的,这两个人到底谁呀?难不成真跟自己是一个体系的?哎哟喂,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不识一家人呀!

  “不用给廖局打电话,自己人,自己人。”看到曹浩真掏出手机,这警察队长赶紧开口。

  郑诚有过一瞬间的迟疑,他不由望向杨宁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一个小贼偷偷潜进这里,还拿着一包白粉打算栽赃陷害,把我惊醒了,然后就把他给解决了。”说到这,杨宁顿了顿才道:“真不经打,一拳头就昏过去了。”

  听到杨宁的吐槽,警察队长嘴角抽了抽,正要张口说什么,杨宁却再次开口道:“我想不明白,这酒店的房门是纸糊的吗?怎么随随便便就能有人进出?当然,我更想不明白,为什么就这么巧,偏偏警察刚好在查房,而且就守在我房门外?”

  这警察队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正要出声狡辩,杨宁却哼了哼:“然而我更加不明白的一点,就是明明我才是受害者,为何这位警官进来后,非但没问情况,反而把我当犯人似的咄咄逼问?”

  面对杨宁的质问,这警察脸色更难看了,同时,他也发现,郑诚跟曹浩望向他的目光,透着很反常的气愤。

  “你胡说八道,我只是想请你去局子里协助调查,这是正常的司法程序。”警察队长硬着头皮回应。

  “是吗?”杨宁指了指地上那个昏过去的毛贼,缓缓道:“他是一个贼,可我就纳闷了,为什么你们对他好像很关系的样子,该不会你们认识吧?否则,为什么一进门,你们首先不是问我情况,反而去看这家伙伤得严不严重,需不需要叫救护车?”

  “胡说!”这警察队长怒道:“这只是我们的职责,涉及到人命关天的大事,自然要严谨一些。”顿了顿,这警察质问道:“还有,你说他是小偷,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,至于所谓的栽赃嫁祸,更是无稽之谈,毕竟是口头上的东西,嘴巴在你那,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又没有证据。”

  “证据?你要证据?”杨宁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晃了晃掌中的手机道:“证据就在这,很不巧,我平日里喜欢拍照,所以醒来后,拍到了一些不该拍的东西。”

  “你!”这警察队长眼睛瞪得大大的,当即就要出手去抢杨宁的手机:“给我!”

  “我劝你最好别乱动。”

  “怎么?想明抢吗?”

  郑诚跟曹浩立刻站在杨宁面前,并且挡住了这警察队长。

  这警察队长脸色阴晴不定,尽管不清楚杨宁拍到什么,可在他想来,八成是拍到足以让整件事盖棺定论的场景,这让他升起一种抓狂。

  眼下,即便是不了解事情始末的郑诚跟曹浩,在看到这警察队长的表现后,立刻就清楚明朗了,当下望向这警察队长的目光,透着不善。

  “阿浩,给廖局长打电话,这事看来要往大的方面处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