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05章 405 遇故人

正文_第405章 405 遇故人

  咚…咚…咚…

  当那阵脚步声、交谈声渐渐消失后,不一会,杨宁所在的这间房,就听到了敲门声。·

  徐璋起身开了门,只见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头走了进来,边走边道:“真拿这群孩子没办法,明知道那鬼地方全是假货,还那么乱花钱。”

  “魏老师,这次带学生来呀?”李易君笑呵呵起身。

  “都是些小家伙,因为最近有一个课题,所以带着他们来长长见识。”魏教授不置可否,眼下他也发现了杨宁,疑惑道:“这位是?”

  “易君带来的人,说是对行动有帮助。”郑诚笑着解释。

  魏教授显得很疑惑,他可是明白人,清楚这次郑诚带队的行动内容涉及到什么,听到眼前这个看上去跟他孙女年纪差不多的杨宁,不但能参与这次的项目,更是能带来帮助,这让他相当的惊讶。

  毕竟,年纪小了些,如果是李易君或者郑诚这种年纪的人,他绝不会有一丁点的心里波澜。

  “易君,要不给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?”魏教授笑眯眯道。

  “魏老师,您还是甭打听了,人家易君撂话了,想要知道这位小兄弟的来历,得龙先生点头。”郑诚笑道。

  龙先生?

  魏教授立马闭嘴了,不是他不爱打听,而是涉及到龙先生这种层面,那么这打听就要变味了,因为那很可能牵扯到国家机密!

  细细打量着杨宁,如果一开始魏教授只是惊讶好奇,那么眼下就是惊悚了,他实在想不通,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小伙子,到底有着什么不一般的来历,竟然能惊动到龙先生这种层面的人!

  “好像该吃午饭了,我们先下楼点菜,十分钟后都下去吧。·”徐璋跟曹浩耳语几句,就起身走出房间。

  “魏老师,刚才您去的是大鸣寺吧?”李易君笑着问了句。

  来的路上,李易君也提到过大鸣寺,这地方其实就跟南湖市的古翰街一样,是一处古玩藏品聚集地。

  当然了,大鸣寺那可是全国驰名的,规模丝毫不逊色京城的大观寺、潘园,绝不是古翰街那种小打小闹的地方可比,这也是那伙不法分子选择在闽江市出手的原因。

  “可不是?不过早知道要花那么多冤枉钱,当初就不该带着孩子们去这鬼地方。”魏教授一脸肉疼。

  “现在的小孩都这样,赚钱的本事没学会,可这花钱的本事,却是自学成才。”李易君笑着摇头,“这次您带了几个学生来?”

  “除了我孙女,还有五个。”魏教授脸上露出和蔼之色:“都是我的学生,其中两个还是今年的新生。”顿了顿,魏教授又道:“说来也巧,其中一个新生还是这的本地人,叫朱俊英,他父亲是朱兴学。要·”

  李易君露出意外之色,疑惑道:“该不会是这闽江市的市长朱兴学吧?”

  “对。”魏教授笑着点头:“我也是到了这才知道的。”

  “官宦子弟,希望到时候别碍事就行。”李易君很随意的说了句,并没有将一位正厅级干部的儿子当回事。

  “魏教授,我想问一下,另一个新生,是不是姓周?”杨宁忽然开口。

  “你说的是周小飞吧?”魏教授有些意外。

  果然是这混球!

  难怪声音听上去这么耳熟!

  前阵子在群里冒泡的时候,这货就说报读了一所京城的二流学校,当时可神气了,让班上不少还在补习班的同学各种羡慕嫉妒恨,也确实高调了一阵子,不过后面就很少冒泡了。

  这货去京城念书,不是打算泡学姐的吗?那学姐还是杨芷薇介绍的,怎么如今有闲心跑到这地方凑热闹?

  杨宁可不认为,这个认识多年的坑逼会洗心革面,开始求上进了,对他来说,周小飞就是注定的狗改不了吃屎,也不知道这货待会见到他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  当杨宁下楼时,魏教授早已经带着他的那些学生坐在餐桌前了,杨宁大老远就看到周小飞正对着一个挺漂亮的女生大献殷勤,唾沫横飞的将这女生哄得咯咯咯笑个不停。

  杨宁微微有些意外,才几个月不见,这货竟然瘦了不少,原本一百八往上的体重,如今看上去也就一百四左右。

  “周小飞,少在这胡言乱语,就你这眼神,甭说古董,能寻一个解放前的仿品就不错了。”一个穿戴很潮流的男生嗤笑道。

  “哟哟哟,嗓门大有什么用?如果不是魏老师火眼金睛,如今你怕是连内裤都输光了吧?”小胖子一脸揶揄。

  “胡说!”朱俊英狠狠的瞪了眼周小飞,冷笑道:“周小飞,敢不敢赌一赌?”

  “赌什么?”小胖子头抬得高高的。

  “就赌咱们谁先买到古董,敢不敢?”

  “敢!怎么不敢了?不过总得有个彩头吧?”

  面对朱俊英的挑衅,小胖子浑然不惧,听到这话的朱俊英笑眯眯道:“那就赌五千块吧。”

  “五千块?”周小飞面露难色,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?赌不起?”朱俊英不屑道:“才五千块就怂了?”

  “靠!我会怂?我只是没那么多钱罢了。”出乎在场人意料,周小飞撇撇嘴道:“五百块吧。”

  “五百,笑话,你也好意思赌这么小,就…”

  朱俊英还没说完,就被周小飞一脸严肃的摆手打断:“我爸只是个公务员,一年到头就那么点工资,脑子也不开通,没什么第二产业,每个月供我读书就很拮据了,说实话,这五百块都是我大半个月的生活费了。”

  顿了顿,周小飞又道:“人总得有自知自明吧?如果我硬着头皮跟你赌五千块,赢了还好,万一输了,回头我爸准得一板砖拍死我。”

  朱俊英闻言一愣,他忽然有种很不妙的感觉,因为他发现小胖子说完这话后,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  不过想了想,也没想出哪不对劲,朱俊英立刻嗤笑道:“五千块都不敢赌,你爸还真是实在人,要知道我…”

  说着说着,朱俊英脸色变得相当精彩了,因为他发现,除了小胖子,其他人望向他的眼神,都透着些许诡异。尤其是带他来这的魏教授,眼中闪过一缕厌恶,至于另外几个学长学姐,也跟魏教授的眼神差不多。

  在这种拼爹的时代,朱俊英觉得他很幸福,谁让他的老爸是闽江市的市长,主管整个闽江市的大小事务!

  而这方面,显然周小飞就不值一提了,同样有一个坐办公室的老爸,竟然穷得上学的生活费都要精打细算!

  真是笑死人了!

  可眼下,朱俊英一点都笑不出来,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周小飞因为他老爸死脑筋不会赚黑钱,所以生活拮据,只敢咬着牙赌五百块,那么他随随便便张口就是赌五千,还嘲讽人家连区区五千块都拿不出来,那是不是就表示他老爸不是死脑筋?懂得赚黑钱?

  那眼下,在众人看来,他老爸算什么?

  贪官?

  草泥马,周小子,你这混蛋竟然敢给老子下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