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96章 396 你懂?

正文_第396章 396 你懂?

  轰…

  地面传来了持续两三秒的闷声,甚至不少宾客都感觉到地面震了震,在十几个男人小心翼翼的搬运下,这座仿佛小山似的雕像才缓缓落地。·

  在场的宾客,都对这座雕刻着数十只鸟的雕像有着较高的兴致,毕竟这些鸟儿雕刻得栩栩如生,可当他们细细打量后,就立刻震惊了。

  因为这肉眼数不清的鸟儿,竟然形态各异,没有一只是重复的!

  这需要耗费多大的精力,多好的手艺,才能雕刻出如此规模,且活灵活现的雕像?

  “东方伯伯,喜欢吗?”这个姓温的男人先是狠狠的跟东方铭启来了个熊抱,然后才笑着走到东方正南面前。

  温姓男人穿戴很普通,甚至可以算得上邋遢,身上穿着件不知洗了多少次,早已经泛黄的白衬衫,下身穿着条深灰色的西裤,裤脚上有着明显的黄泥巴,至于脚上,只是套了双深绿色的解放鞋。

  同样的,这解放鞋的鞋底边沿,也是沾染了不少黄泥土。

  这男人可能时常日晒雨淋,所以皮肤有那么些发黑,眼下配合着这身行头,若是放到大街上,八成要遭人白眼,这简直就是土里土气的农民工打扮嘛!

  只不过,在场的大多数宾客,却出奇的没敢对这男人奚落嘲讽,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一丁点的轻视,甚至还主动跟身边的人耳语,让那些原本不怎么在意的宾客,也是震惊的同时,变得肃然起敬。·

  他是谁?

  又是什么身份?

  先前不知道还好,可眼下知道了,一个个望向这个男人的眼神,都透着敬畏之色。

  这也不奇怪,作为南方的商业巨头,炎黄交流会的荣誉顾问,仅仅这两个身份就足够了。

  可显然,这还只是他为数不多几个不重要的身份罢了,因为事实上,他只需要一个震慑外界的身份足以,那就是温氏财团掌舵人,现任岭南温家的话事人!

  温长陵!

  这三个字,在南方商界中,有着难以想象的影响力,也难怪这些知道内情的宾客,不敢有任何的不雅举动!

  对于这种高度的人,不管他做什么,穿什么,说什么话,都没人敢指三道四!

  “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望向这座雕像的东方正南,露出动容之色:“难不成,这是…”

  “东方伯伯喜欢就行。”温长陵接过下人递来的毛巾,擦了擦脸上的汗水。

  事实上,都不需要去分辨这雕像的来历,在场宾客也清楚这价值必然难以想象。试问,温家这位掌舵人送出手的贺礼,能是个简单货色?

  “温家果然财大气粗。”

  “对呀,好东西呀。”

  “厉害,也不知道经几代帝皇之手。”

  “这可难说,搞不好都隔了好几代皇朝。看·”

  眼下一群人窃窃私语着,听得杨宁颇为无语,同时暗暗摇了摇头,尽管知道这年头附庸风雅的人着实不少,可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的指鹿为马,压根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嘛。

  不过真别说,也多亏了这些脑门发热的外行人,要不然古董什么的也不会这么值钱了,说起来眼下他能发家致富,还真要感谢这群人。

  “你知道这雕像的来历吗?”东方菲儿望向杨宁,“好像很值钱呀。”

  “是挺值钱的…”杨宁尴尬的笑了笑。

  “哦,那给我说说吧,我…”

  东方菲儿立刻露出感兴趣之色,对于杨宁的本事,她可是一清二楚。只不过,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  “菲儿姐,听说你这位朋友能鉴古论今,要不让他给点评点评?”

  杨宁跟东方菲儿转身望去,只见李博观正笑眯眯望过来,眼中闪过些许幸灾乐祸。

  “哦?菲儿,敢情你这朋友是个文艺范呀?”东方菲儿的姨妈也笑眯眯道:“要不让他给大家讲讲?”

  “对呀,菲儿,就让他说说吧。”东方菲儿的四婶也插口了。

  随着她们带起了节奏,立刻引起更多人的感兴趣,似乎瞧见杨宁脸色有些不好看,东方菲儿那些慕名追求者们,一个个都兴奋的开始鼓噪起哄,他们理所当然的将杨宁眼下的神色,理解成了为难、害怕。

  装!

  让你装!

  不懂装懂,你以为老子没听到?

  看到杨宁脸色渐渐不好看,李博观露出得意之色。

  “既然你们都不知道,那我说说也没什么。”杨宁一脸迟疑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胡说。”

  “对呀,我们怎么会不知道?”

  “就是嘛,只是想让你们这些年轻人表现表现。”

  “我们当然知道这雕像是什么!”

  立刻就有人露出不满了,只不过一个个说这话的时候,眼神都有那么点飘忽。

  杨宁望向最先开口狡辩的李博观,笑眯眯道:“那行,你先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是我先来?”李博观心下一惊,但表面却很镇定,不悦道:“现在大家是让你去说,不是我,怎么?你不知道,难不成想拿我当挡箭牌?不知道就坦诚点嘛,干嘛没事吹牛?”

  “这么说,你知道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废话!”李博观撇撇嘴,一脸不屑。

  “你们都知道?”杨宁目光望向起哄的这群人。

  对于杨宁的问题,这些人自然一个个的大声响应着,尤其是东方菲儿的那些慕名追求者,更是起哄,唯恐佳人听不见。

  “好吧,既然大家都知道,那么我…”

  杨宁话都没说完,李博观就似笑非笑道:“怎么?该不会是觉得我们都知道了,就不说了吧?没文化,不可怕,可怕的是没文化,还偏偏跑出来不懂装懂。”

  杨宁耸了耸肩,正要说些什么,东方正南笑眯眯道:“小伙子,如果不知道的话,说声也不丢人,但如果知道,就给大家讲讲嘛。说起来,我对这雕像,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

  在一群人嘲讽不屑的眼神中,杨宁竟然反常的点了点头,然后缓缓朝着那座雕像走去。

  这一幕,甭说李博观了,就连先前起哄的那些人,一个个都露出惊讶之色,不过很多人回过味时,都是一脸讽刺,觉得杨宁这是在强撑。

  强撑的下场是什么?废话,那就是丢人!

  就算他们不清楚这雕像的真实来历,难道在场的就全都不知道?

  好吧,退一万步讲,就算这次来的宾客都不清楚,难道送这贺寿礼的温长陵,还不知道?

  所以嘛,是骡子是马溜溜就知道,谎言,迟早是要被拆穿的!

  “我这人有个习惯,在讲话的时候,不喜欢有人插嘴打断。”杨宁扫了眼在场所有宾客。

  “在你说完之前,我保证不会有人打断你。”东方正南笑着点了点头,随即威严的扫了眼四周,语气平静,但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:“都听见了吧?谁要是敢插话打断,那么,就给我立刻离开东方家,这里不欢迎那些不懂礼貌的人。”

  说完,东方正南平静道:“小伙子,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?”

  “好。”杨宁点了点头,随即望向这尊雕像,眼睛微不可查的闪了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