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47章 347你们都疯了!

正文_第347章 347你们都疯了!

  第347章347你们都疯了!

  他是谁?

  看着谢岩这一脸惊悚的模样,然后沉默中望向自己的同情怜悯,隐隐透着点兔死狐悲的伤感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这一刻,饶是以六爷的城府,都忍不住一愣。

  可很快,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不确定道:“谢老弟,莫非那个让你吃大亏的,就是他?”

  谢岩沉默中点了点头,他本来就没想过要隐瞒,毕竟这事圈子里早就传了个遍,丢不丢人已经不重要了。

  六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他隐隐想起些端倪,就是华宝山接到电话后,确实有很多地方存在蹊跷,现在回想起来,他有种要吐血的冲动,那混账小子竟然对着他演戏!

  可他生气的同时,也升起一股后怕,如果当时华宝山继续跟他赌,那么下场是不是自己非但不能赢回输出去的两个亿,连带着还要把家底全输光?

  谢岩叹了声,劝道:“金老哥,这事姑且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  “算了?”六爷先是一愣,随即冷笑道:“吃了我两个亿,这事能这么算了?”

  “难道你还打算跟他们赌?”谢岩望向六爷的眼神透着同情,摇头道:“至少赌石这一块,赢面不大。”

  换做以前,六爷恐怕会挖苦谢岩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可眼下,他却出奇的没有反驳:“这小子透着点邪性,我自然不会跟他们赌。不过这年头,除了赌,还有很多种方法。”

  “金老哥,你该不会是想……”谢岩露出惊愕之色。

  “你认为呢?”六爷蹙眉道。

  “可这里是淮江,周家肯定会庇护他们。”坦白说,尽管猜到六爷的心思,但谢岩依旧不看好。

  “周家?”六爷哼了哼,语气透着不屑:“我跟周家斗了这么多年,对他们刨根知底,一个只能在淮江作威作福的土霸王,跟南湖的陆国勋有什么区别?除了淮江,周家屁都不是,我金老六会怕他们?”

  谢岩清楚,眼下输红眼的六爷,怕是很难听进去劝,同样的,他也觉得六爷说这话很有道理。

  尽管对六爷的底牌了解不多,但谢岩知道,眼前这位老大哥在省里的人脉网相当庞大,而在这方面,周家明显逊色一些,不然这位老大哥不可能在姓周的淮江市,生活得如此滋润。

  想通了这点,谢岩也就不再多劝,而恰巧这时,一直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青年打了个哈哈,随即骂了句:“现在的绿茶婊真是矫情,不是让送包就是送房送车,真以为自己的窟窿是镀金的,呸!”

  谢岩笑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整天就知道玩女人,迟早要把你爸气死。”说完,谢岩立刻朝六爷介绍道:“金老哥,这是我好友张总的儿子,不怎么成器,这次是想来淮江见识一下这赌……咳咳……就是那些破石头的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”

  谢岩差点把赌石两个字说出口了,眼下他很清楚,这两个字,绝对能挑动六爷的脑神经。

  六爷轻轻哦了声,没有多说什么,对于一个啃老的二世祖,他是没什么兴趣的。

  谢岩也只是做做样子介绍一句,见六爷不在意,也没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。

  “咦?”

  那青年走过来想喝口茶,可抬起茶杯要往嘴上送时,目光很随意的瞄了眼手机,也看到了手机上那张照片,一开始没怎么在意,可很快,就露出些许诧异之色。

  缓缓放下茶杯,这青年揉了揉眼睛后,下意识就抓起手机,眼神也从一开始的疑惑,变成惊讶,接着是愕然,然后是难以置信,最后就是惶恐了。

  不仅是谢岩,就连原本对其不怎么感冒的六爷,也察觉到了这青年的神色变化。

  谢岩心里一动,问道:“小张,怎么,你认识他们?”

  小张迟疑片刻后,先是望了眼谢岩,然后干笑道:“谢叔,这淮江没什么好玩的,我想回家。”

  “回家?”谢岩一愣,立刻笑骂道:“好端端的回什么家,这么大一个人了,该不会第一次出远门吧?”顿了顿,又道:“好了,别扯其他的,说说,你认识他们?”

  “谢叔,我真想回家。”这一刻,小张不是干笑,也不是苦笑,而是尖叫道:“这淮江太危险了,谢叔,我要回家,你不走,我走,别拦着我!”

  “小张,你到底怎么了?好端端的发什么神经?”谢岩眉头皱起,直觉告诉他,这位老友的儿子,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  小张颤颤巍巍的放下手机,看了看谢岩,又看了看六爷,一边缓缓退后着,一边神经质的笑了起来:“我发神经?谢叔,我看你脑袋是被门给夹了吧?”

  不理会脸色有些难看的谢岩,小张指着另一侧的六爷,尖叫道:“谢叔,好歹你跟我爸做了几十年朋友,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你跟这么危险的人做朋友,你想死也别拉着我呀!”

  “小兔崽子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这一刻,不仅是谢岩,就连六爷,也都品出不对劲了,他们都在琢磨眼前这小子该不会犯失心疯了吧?

  小张已经退了好几步,他依然在退着,同时望向摆在桌面上的手机,神经质的笑道:“你这老头,想对付他们?你算个什么东西,你有什么资格?”

  六爷被小张当面质问,脸色很难看,但还是忍着,毕竟是谢岩带来的人,就算不喜,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。

  当然,不代表他就会隐忍不发,只是冷声道:“谢老弟,你这朋友的儿子,还真是很懂礼貌呀。”

  谢岩一脸赔笑,同时朝小张训斥道:“小张,快给你金大伯道歉,小孩子家要懂礼貌,信不信我把这事告诉你爸?”

  “告诉我爸?”小张冷笑道:“行呀,我保证,我爸如果知道这事,会第一时间跟谢叔划清界限,咱们两家老死不相来往!”

  “孩子,你疯了吗?”谢岩愣住了。

  “我没疯,而是你们疯了,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吗?”小张指着手机上的照片,吼道:“这个戴墨镜的,郑玉康怕他,成是非是他朋友,岭南温家少爷是他哥们,替林氏举办一次拍卖会,整个华海商界数得上号的那些人,就因为他全部云集林氏拍卖行!这还不算,他,竟然还跟这个人是铁哥们,从小玩到大的发小,你们都疯了吗?”

  郑玉康?

  成是非?

  岭南温家?

  每听到一个词汇,谢岩跟六爷眉头就皱得更深了。

  至于那场林氏举办的拍卖会,谢岩跟六爷也听说了,他们万万没想到,也跟这戴墨镜的小子有关系!

  无疑,这么大的信息量,两人短期内都很难消化,可当小张话锋一转,提到照片中另一个人时,他们下意识的,就望向手机。

  顺着小张惊恐到极点的目光,他们荒唐的发现,这个人,竟然是走在最前面,一脸大大咧咧的华宝山!

  这一刻,不知为何,六爷忽然心脏微微一抽,多年养成的直觉告诉他,这次,他可能有些失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