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40章 340就是这个味!

正文_第340章 340就是这个味!

  这次举办的原石会展可谓人山人海,眼下四周早就聚满了人,听到这边发生争执,更多的人就把目光投了过来,幸灾乐祸的看热闹,恨不得场中起冲突的两方拳打脚踢,让输的一方老老实实跪下来,吟一首就这样被你征服。看·

  白发老头自然就是火哥的干爹六爷,刚才,手底下的人说瞧见周丰溢正带着几个人参观展会,他就寻思着,八成是昨天那几个人,原本只是过来瞅一瞅,暗暗记住这几个人的容貌,不过在看到华宝山那大大咧咧的模样后,心里就存了轻视。

  一开始,六爷也琢磨着这华宝山会不会背景很深厚,可眼下这货表现出来的,可一点没有大家族公子哥的风范,整个看上去就跟个暴发户似的。

  在六爷看来,华宝山家里面应该有点背景,可也仅仅就是有点。

  再之后,他看到了陆国勋,眼中闪过一缕诧异,可接着就是轻视了。

  南湖举办的原石翡翠大展,他尽管没去,但也听闻陆国勋大出风头的事,不过他也没当回事,一个出不了南湖的土霸王,又怎么能跟他这种五湖四海皆朋友的老江湖相提并论?

  看到这对组合,六爷心下大宽,这才跑来搅局,打算先立个下马威,让华宝山跟陆国勋知道,这淮江,可不仅仅是周家说了算!

  对于华宝山的辱骂,六爷还没说什么,一旁就有个男人沉声道:“嘴巴干净点,否则我不介意撕烂你的嘴。WW·”

  似乎想要证明自己有能力这么干,也敢这么干,这男人立刻脱掉外套,里面只穿了件无袖短衫,露出的两条手臂有着条理清晰的肌肉。

  围观的人都发出倒抽凉气的声音,因为这男人可不是展示肌肉那么简单,而是两条胳膊上,让人看得头皮发麻的深青色纹身。

  “吓唬谁呀这是?”华宝山一脸不屑:“宝爷在跟这龟娘养的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的出来搭腔了,真没教养!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!”这男人脸色更冷。

  “我什么意思?”华宝山一脸鄙夷,露出你智商堪忧的同情怜悯,缓缓道:“呆傻不是你的错,呆傻还跑出来跟人闲聊就是你的不对了。宝爷说的已经够直白了吧?我问你,这龟娘养的叫什么?”

  不等这男人开口,华宝山就撇嘴道:“叫龟儿子,白痴,反应这么迟钝。”

  “你敢骂六爷是龟…”说到这,男人立刻止声,差点龟儿子三个字就要脱口而出。

  六爷脸色也不好看,他望向华宝山的眼神,透着待会就好好收拾你的凶光,不过华宝山仿佛没感觉似的,似笑非笑道:“而你一个小字辈跑来插话,是不是很没教养?”

  “你敢骂我没教养?”这男人破口大骂,指着华宝山,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,可忽然,他听到四周传来一阵零零散散的笑声。·

  “哟,还挺有自知者明,也不枉宝爷替你家长教导你。”

  一开始,这男人不明白旁人笑什么,可随着华宝山这话出口后,他渐渐的,整张脸就胀成猪肝色,眼下气急败坏,浑身直哆嗦。

  小字辈?

  结合华宝山一开始骂六爷是龟儿子,那他这个小字辈算什么,龟孙子?

  偏偏,他一开始没品出味,尼玛还下意识的顺着这意思回了句,这等于是间接把这憋屈的身份给揽头上了!

  靠!

  这王八蛋,竟然下套,玩这种文字把戏,尼玛欺负老子读书少,竟然诓老子!

  看着华宝山一脸贱笑,这男人就要怒发冲冠发飙,但却被人伸手挡住。

  “六爷。”这男人立刻冷静下来,变得拘谨。

  “冬子,你见过被狗咬的,还咬回去的?”六爷若有所思的望向华宝山:“你说对吧?”

  “对尼玛个头,这小把戏宝爷玩得多了,想诓宝爷,你这小乌龟还嫩了点。”华宝山一脸不屑。

  一旁那男人听着挺不是味,似乎再次联想到自己龟孙子的身份,顿时憋屈到了极点,只能恨恨的瞪了眼华宝山,然后扭头就走。

  他担心,继续待下去,会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下对华宝山下死手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呀,不比我们年轻那会,火气太重了。”六爷笑着摇了摇头,也不知道是说那男人,还是暗暗讽刺华宝山。顿了顿,又道:“小伙子,我出两百五十万,你如果继续加钱,我就不要了。”

  见华宝山一脸怒意,六爷心里笑开花了,他就喜欢调侃这种没城府,又受不得激的愣子。在他看来,华宝山一定会因为脸面,继续跟进并且吃下这块原石,因为这就是暴发户的德性。

  可很快,他就瞧见华宝山脸上露出些许诡笑,心里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  “小乌龟,你甭恶心宝爷,既然你喜欢这石头,宝爷就大发慈悲,让给你了。”华宝山说完,转身就走,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。

  “你不要了?”这一刻,轮到六爷傻眼了,暗道难不成对华宝山的估算有误?

  “不要了,这地方原石起码也有上万块吧?”华宝山一脸询问的样子。

  “听说差不多两万块。”六爷下意识点头。

  “这不就结了,一眼望去全是石头,宝爷干嘛非得一棵树上吊死,又不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。”华宝山撇撇嘴。

  “你不是很看好这块原石吗?”六爷彻底迷糊了,刚才他观察过华宝山,发现对方是真的很喜欢这原石,怎么眼下说不要就不要?

  “谁跟你这么大仇,对你说这话?”华宝山一副你脑残的模样:“宝爷什么时候说过看好那原石了?宝爷只是觉得,这原石里有翡翠,喜欢看翡翠而已,反正到处都能切,宝爷不讲究。”

  说完,华宝山没心没肺笑道:“在宝爷心目中,三百万跟三百块,其实都一个样,只要出翡翠就行。宝爷喜欢的,只是切石出翡那个味。”

  这一刻,六爷有股要吐血的冲动,尼玛闹了半天,竟然一直是跟个门外汉都算不上的酱油党扯皮蛋!

  看了眼花了二百五十万拍下的切面原石,六爷也是一阵肉疼,暗暗咬牙切齿。

  “宝爷,刚才那小乌龟,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六爷。”等出了先前那区域,周丰溢立刻开口。

  华宝山只是哦了声,并没有太在意,反倒是周丰溢露出尴尬之色:“我们周家一直跟这小乌龟不对路,我觉得,他这么故意恶心宝爷,应该跟我们周家有点关系。”

  顿了顿,周丰溢忙道:“这种事也发生不止一次两次了,以前就针对过我们周家的客人。”

  “你不是说你们家在淮江很牛逼的吗?”华宝山瞪着眼珠子道:“怎么随随便便跑出来只阿猫阿狗,都敢针对你们周家?该不会以前都是唬宝爷的吧?”

  见华宝山露出不信任的眼神,周丰溢忙摆手,赶紧解释了一下六爷的来历,以及跟周家的诸多瓜葛。

  陆国勋在旁听了一些,对于这位淮江六爷的名头,也算有了一个大概性的认识。

  “宝爷,真正好的原石,是需要进行暗拍的,明拍的都是些拣出来的废料。”周丰溢鼓噪道:“这场好戏在三天后才开始,别着急嘛,慢慢玩,咱们先到处转转,随便找点明料子切切,待会去暗拍区转悠转悠?”说完,又补了句:“甭管质量咋的,咱们要的,就是切石出翡那个味。”

  “对!就是这个味!”华宝山拍着周丰溢的肩膀,大笑道:“你这臭小子越来越对宝爷胃口了,走,咱们去切这味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