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33章 333原石盛会

正文_第333章 333原石盛会

  某间锁上门的茶餐厅,只见一个手臂纹着青龙的男人抽了口烟后,顺手就抓起桌上的铁棒,朝着跪在地上的黄发男人狠狠招呼,几棒子下去,原本还不断哀嚎求饶的黄发男人,渐渐就没声了。·

  很快,地上出现了一片血迹,至于黄发男人,如同死狗一般蜷缩在地上,也不知是昏过去,还是断气了。

  这手臂纹青龙的男人,是淮江市一霸,因为有着一位在淮江市颇具影响力的大人物当干爹,平日里做事也是无法无天的主,绰号烈火,别人管他叫火哥。

  哐当…

  火哥将手上染血的铁棒扔掉,一旁的马仔立刻端来盆清水,供火哥清洗。

  火哥一边洗手,一边冷漠道:“瘤子被人给整进局子里了,听说伤得挺重,是三个外地人干的,待会给小郭打个电话,问问他怎么一回事,如果可以的话,先将瘤子弄出来。”

  “没问题,火哥。”这马仔应了声,又皱眉道:“火哥,这三个外地人可不能放掉,惹了咱们青龙会,如果屁事没有,那咱们那几个对手可就要笑话咱们孬种了。”

  “当然不算完!”火哥冷哼道:“阿彪他们正盯着,一有消息,就会通知我,你先召集好人。”

  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这马仔刚想走,恰巧火哥的手机响了,看了眼号码,就喊道:“等会。·”

  说完后,火哥接通电话,没听多长,就一边挂断,一边道:“你现在立刻召集人,咱们去临江饭馆。嘿嘿,这几个外地人,犯了事还敢在淮江大摇大摆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  那马仔眼睛一亮,应道:“火哥,我这就去。”

  临江饭馆正是陆国勋提到的老字号,环境嘛还凑合,没有陆国勋形容得那么寒碜,比一般大排档好多了,装潢的格调也倾向复古,门前站着两个三十来岁的迎宾女,穿着身素白色旗袍,身材倒是不臃肿,就是妆浓了些。

  显然,陆国勋不是第一次来这吃饭了,刚进门就跟厅上一个中年人寒暄起来,看上去,这中年人应该是饭馆的老板,再不济也是个高管,当场就吩咐经理,说陆国勋这桌免酒水碗筷,账单八折。

  眼下正值午饭高峰期,这男人也没招呼太久,就去忙他的事了。至于杨宁等人,在一位服务生的带领下,进入了名为冬梅的包厢。

  包厢里,除了杨宁、华宝山跟陆国勋外,赵龙跟阿虎也在,不过这两位隶属陆国勋的左右手,都不怎么说话,可能是因为老板在场吧,他们更多的是听华宝山唠叨,尤其听到揍扒手那一段,会不时叫好。

  等待上菜这会,杨宁跟陆国勋聊起了这次的原石展会,不听不知道,一听吓一跳,因为这次的规模,丝毫不逊色南湖市那场原石翡翠展会。·

  据说,是因为缅国政策有变,内部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,前阵子甚至爆发过混乱,几个持有私人武装的派系为了一些利益,甚至刀兵相见,这也直接吓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外资商人。

  虽说现如今安定下来,可鉴于缅国国内还有诸多不稳定因素,所以很多外资商人都没有前往缅国,这直接造成众多军阀手里的原石出不了手,原本安定下来的局势,再次变得紧张了。

  把持国政的几个头头,商议后,决定暂时性的朝各国输送一批原石,这么做的原因,一方面是想稳住国内这些供货商的负面情绪,另一方面,也是想让各国投资商的热情回暖。

  而作为头号输送大国的华夏,自然成了各大供应商眼中的香馍馍,要知道,每年的翡翠原石销量,华夏商人占了六成以上,是这些供应商心目中当之无愧的最大客户。

  而淮江市这次举办的原石会展,据说将有三十多家供应商入驻加盟,对外也宣称,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原石盛会!

  也正是了解到这些,陆国勋才会在杨宁念书上学这会,做出邀请杨宁参加展会这种不厚道的举动。

  杨宁跟陆国勋的交谈,也吸引了一旁嗑瓜子的华宝山,这货越听越兴奋,恨不得这展会快点开幕,然后好好欣赏一场地道的赌石盛宴。

  对,对宝爷来说,这原石,就是用来切,用来赌的!

  参观展会?

  这尼玛得多讲究的人,才这么往脸上贴金?

  来这地方,你敢虚伪的说不是来寻刺激的,这鬼话糊弄小屁孩,没准人家还撇嘴。

  不一会,陆国勋点的几样招牌菜,就上得差不多了,众人也没客气,尤其是华宝山,这货八成是饿了一早上,所以握住筷子,立马展示了他那股风卷残云的气势。

  大家一边闲聊瞎扯,一边品尝这些招牌菜,可刚吃到一半,包厢外,就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声音。

  “你们怎么回事!”

  “干什么!”

  “滚一边去!”

  “别挡道,信不信老子扇你!”

  啪嗒…啪嗒…砰…

  杨宁跟陆国勋第一时间停下筷条,两人都微微皱眉,至于赵龙跟阿虎,更是起身,打算出包厢看看发生什么事了。也就华宝山,还在没心没肺的边夹菜边看手机,对于外面发生的事,一副浑然未觉的模样。

  砰!

  随着一声巨响,包厢的门轰然打开,原本还想去夹鸭舌头的华宝山,筷条直接就停在半空,脸上露出愕然之色。

  可很快,这货就骂了句:“靠,吓死宝宝…啊呸,吓死宝爷了!”说完,筷条一扔,拍案而起,吼道:“丫哪个王八羔子,还让不让人吃饭了?活腻味了是吧?敢骚扰你家宝爷吃饭的雅兴?”

  走进门的是几个将头发染得黄黄绿绿的二五仔,随后进来的,是一个脖子戴着金链子,手臂纹着青龙的男人,正是火哥。

  火哥瞥了眼饭桌上的残渣剩菜,不阴不阳道:“哟,还挺有雅兴嘛,不介意的话,我搭桌跟你们一块吃吃?”

  见赵龙跟阿虎怒目而视,火哥身边一个马仔道:“看什么看,信不信我把你们眼珠子戳出来?”

  “不信。”

  赵龙一脸漠然,他就是从底层流氓混起来的,虽说跟了陆国勋好些年,身上的流氓味渐渐淡了,可说到底,他还是个流氓头子。

  眼下,一个小流氓对着他这位流氓大师耍横,简直就是班门弄斧!

  “很吊是吧?”这流氓仗着人多,哼哼哈哈的走到赵龙面前,先是摆出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,然后毫无征兆的就伸出手,一巴掌朝着赵龙扇去。

  “白痴。”赵龙动也没动,只是嘴角挂着不屑。

  眼看着这巴掌就要往赵龙脸上招呼了,那流氓露出猖狂大笑,可还没笑完,就猛地感觉肚皮出现一股势大力沉的冲力,紧接着,他整个人就飞了起来。

  砰!

  连续撞翻几张凳子,等撞到墙壁时才停下,火哥带来的这些人看着口吐白沫,两眼一翻昏死过去的同伴,脸上无不变色,一脸惊悚的看着还抬着腿没有放下的阿虎。

  “跟我耍横,再练个十年八载的再说。”赵龙冷笑道。

  “你们…你们找死!”火哥阴冷道。

  陆国勋一脸漠然的掏了张纸巾,缓缓的擦拭着嘴唇,自始自终看也没看火哥这些人,等扔掉纸巾后,缓缓道:“动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