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05章 305疯狂的拍卖!

正文_第305章 305疯狂的拍卖!

  第305章305疯狂的拍卖!

  随着杨宁这番话,原本蠢蠢欲动的几个人,也都第一时间安静下来。网.136zw.>

  事实上,正如杨宁说的,他们即便再有钱,也愿意给杨宁捧场,但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当了冤大头。

  不过,也正是基于对杨宁的信任,所以他们才会毫不客气的参与到竞拍。

  当然了,这仅仅是针对温文昊跟季明春而言,至于郑玉康,完全就是打算花钱消灾。毕竟,在他的记忆中,跟杨宁的数次不愉快依旧历历在目,眼下算是一种比较委婉的道歉方式吧。

  当然,骄傲的郑玉康可不会承认这点,至少他只是想让杨宁知道,老子今天给你面子,还花了钱,你丫的以后少惦记老子,咱们两清,再见,走好不送!呸,最好连见也甭见!

  “作为一家专业的拍卖行,同样的,也作为一名专业的拍卖师,最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。”

  看着杨宁笑眯眯的脸色,不少人心下一阵腹诽,得了吧,就你这耍宝的性子,还专业?甭给林氏抹黑就不错了,还真会往自个脸上贴金呀!

  “或许,这柄刀的实际价值,可能连五十万都不到,可我之所以临时改价,却是因为它,没错,就是这柄刀的刀鞘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”杨宁忽然换上一副很严肃的神色。

  众人心头一凛,暗道问题果然出在这刀鞘上,奇怪了,莫非这木头嘎子,还是宝贝不成?

  或许是看出这些人心里的想法,杨宁也没打算打哑谜,一字一顿道:“尽管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至少也有九成的可能性,这木刀鞘,应该是百年沉香木,而且还是一整块!”

  什么!

  沉香木?

  还是百年份的?

  不少人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就连委托林氏拍卖的那个男人,也露出匪夷所思之色。

 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沉寂,但物极必反,紧接着就是更迅猛的爆发,只见有人按耐不住,直接站了起来:“你确定吗?”他的声音,明显带着颤抖。

  “可以找你信得过的人,上台来验证一番。”杨宁笑眯眯道。

  这人没有得寸进尺,只是说了句我相信林氏的信誉后,就坐了下来。

  想必他也清楚,自己没有能力去鉴别杨宁这番话的真伪,同样的,也没有资格去干这种事,俗话说枪打出头鸟,他没必要艺高人胆大的跑去堵枪口,同时他也相信,会有人去干这事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果不其然,一直坐在裴永轩身旁的纪愁缓缓起身,望向杨宁的目光有过一瞬间的复杂,沉声道:“我对沉木也有点研究,不知能否让我上前一观?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杨宁笑着点头。

  “是纪愁呀!”

  “没错,是他,听说裴氏花了大价钱挖他。”

  “据说他对这方面颇有研究,如果真是百年份的沉木,那可就要拍出天价了。”

  “难怪林氏有恃无恐,甚至不惜坏了行当的规矩。”

  ……

  随着纪愁走上拍卖台,下方一时间议论声四起,每个人的目光,都死死盯着拍卖台上的那柄古董刀。

  陆陆续续的,也有不少所谓的专家走上台前,与纪愁一道验证这是不是用百年沉木制成的刀鞘。

  良久,这些人一个个亢奋的走下台,就连纪愁也是一阵眼热,呼吸都变得急促了。冲着这一幕,众人又不是瞎子,显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  “四千万!”纪愁仅仅在裴永轩耳边说了几句,裴永轩就毫不犹豫开口了。

  一看到裴永轩展露风头,郑玉康第一个跳了起来,当即举牌:“一亿!”

  “两亿。”都没等郑玉康朝裴永轩投去挑衅的眼神,盛世国际董事长洪良庆就微笑着举起牌子。

  “三亿。”福禄无双董事长高崇斌笑呵呵的举起牌子,然后朝洪良庆道:“老人家就指望着这玩意,倒不是有意跟洪总抬价。”

  “理解。”洪良庆微微一笑,并不介意,同时举牌:“四个亿!”

  原本眼红的众人,一个个都快跳脚骂娘了,原本一千万一抬已经够不可思议了,你这家伙竟然反其道而行,直接把这个价位顶到了一亿一拍,有这么玩的吗?

  靠!有钱了不起呀!

  如此恐怕的价格,也让不少人脑子清醒了,看到一群站在华海商界金字塔尖的大人物蠢蠢欲动的样子,他们只能暗叹一声,收起了内心那种痴心妄想。

  那个委托拍卖的男人,此刻都快幸福的昏过去了,他望向杨宁的目光,简直到了崇拜甚至膜拜的程度了,靠,老子真英明,幸亏没傻乎乎的几十万卖出去!林氏太给力了,林氏万岁!

  “洪总真是出手不凡呀。”高崇斌跟陈华天合计了一下,他们觉得,这么大的刀鞘,貌似可以分割不少,如果两人合力一块吃下,绝对没问题。所以,他再次举起牌子:“我也不能临阵退缩,五个亿,洪总,老人家就盼着这玩意,要不让让?”

  洪良庆眉头皱起,老实说,五个亿已经触及到他的心理底线,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开价,一旁的成维庸跟李锦华,像是对他说了什么,很快,洪良庆就笑道:“太抱歉了,再过个十年二十年,估计我也要指望这玩意,这样吧,我出六个亿。”

  六个亿!

  场面再次出现失控,大部分人已经彻底断了竞拍的想法,也正是这种快刀斩乱麻,反倒让他们不纠结了,开始以旁观者的心态,欣赏眼前这一幕龙争虎斗。

  毕竟,不是每天都能遇到这么精彩的大场面的。

  高崇斌望向陈华天,低声道:“那木刀鞘看上去也就五斤这样,按照市场价,百年沉木一克还没到二十万,五个亿已经溢价了,这老狐狸竟然开到六个亿,显然成维庸跟李锦华也参与,才给了这老狐狸这么大底气。我们,还跟不跟?”

  “那只是市场价,问题是如今有价无市,就算有人开价一克三十万,恐怕也会有人争破头皮去抢,所以……”陈华天蹙眉。

  高崇斌咬了咬牙,正要开口继续竞拍,忽然,有人喊道:“七亿!”

  不仅是高崇斌跟陈华天,就连洪良庆、成维庸以及李锦华,都有些意外的扭过头,望向开价的这个人。

  看着有些眼生,几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皱眉,略显得不满,似乎都在想,你算个什么玩意,竟然敢搀和进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