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77章 277这世界真小

正文_第277章 277这世界真小

  “哎哟,我说周少呀,谁把你气成这样,非得把咱们一大伙人给弄这地方?”

  “就是呀,这大晚上不去温柔乡躺着,多糟蹋呀,有句话说的好,春宵一刻值千金嘛。”

  “姓宋的,大老远把我叫过来,到底干什么呀?电话里也不说清楚。”

  “哎哟,人真多呀,啧啧,比跟他们几个打牌有趣多了,哈哈。”

  …

  随着周大少等人的连番电话,陆陆续续的,星光大厦聚满了一群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,每个人脸上都透着那么点傲气,可当看到坐在上方风轻云淡看杂志的裴永轩后,一个个脸色大变,嚣张跋扈的形象也变得稳重许多。

  不少人窃窃私语,毕竟来之前,他们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而周大少等人也没在电话里多说,只是让他们尽快赶过来。

  每当一个二世祖出现,许小玉脸色就难看一分,原本杵着不肯走的一些闺蜜,似乎也担心惹祸上身,陆陆续续离开了,如今留下来的,就只剩下两个。不过很显然,她们的脸色也不好看,显得很不安。

  下意识瞄了眼神色如常的郑卓权,她们很好奇,这看上去还算帅气的男生,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依仗,在面对这群强势的公子哥们,依然能保持有条不紊的气色。

  许小玉偷偷拉了拉孙思溢的衣服,低声道:“现在真出事了。”

  “没事的,我相信桌权。”

  孙思溢脸色同样不好看,因为这些二世祖们,他也见过不少,每认出一个,心底就沉了一片。尤其是清楚另外那些不认识的,跟这些人身份一样,甚至有不少还高出一些,他的心情就愈发沉重。

  可看着郑卓权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他就没那么紧张了,更何况,还有一个自始自终都神色如常的杨宁。

  对于郑卓权,孙思溢还算勉强了解一些,但也只停留在对方家长是国土局局长这一块,如今遇到这状况,他有些怀疑,光靠一个厅级干部,真的能压下这些二世祖们的嚣张气焰?

  孙思溢并不认为,这群二世祖们,就真的只是家里有钱那么简单,要知道,自古以来官商勾结,甚至有钱人家还会刻意的培养在官面上的关系,更有甚者,会全力出资,让家族子弟进入官场,凭借财力跟权钱勾结,让这些家族子弟们陆续上位,担任某个岗位的实权人物。

  这么一搓人聚在一块,光是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。

  “美盈、丽莉,我说这都几点了,早点回家休息吧,别乱凑热闹,万一出事了,叔叔们可就要怪我了。”

  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,只见两男三女走了进来,众人顺势一望,这一看不要紧,但凡看到的,无不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“在这呀!”

  一个二十多岁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抬起手不断摆着。

  “在那…”这行人中,一个女正打算过去,可忽然,她发现身边四个人都停住脚步,望向某个地方。

  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,这叫美盈的女孩也捕捉到了一道身影,然后掩着小嘴,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“嘿,帅哥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叫丽莉的女孩一路小跑,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就这么站在杨宁面前。

  “还真是够巧的。”杨宁尴尬的笑了笑,显然也没想到在这种场合遇到熟人,而且看起来,这一行人好像还是对面搬来的救兵,不禁感慨这世界有够小的。

  “还记得我吗?”

  “你是叫阿美吧?”

  “人家是阿丽呀,讨厌…”叫丽莉的女孩指了指随后走来的美盈,嘟着嘴道:“她才是阿美。”

  杨宁脸色更尴尬了,讪讪着不再搭话,而是望向这两个男人,“成大哥,温大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

  “还真是你呀,小兄弟,那次一别,可把我想坏了。”

  美盈跟丽莉自然就是当初被杨宁教育得面红耳赤的阿美跟阿丽,至于眼前这两男人,则是华海三公子之一的成是非,以及当初在翡翠原石展会上有过交集的温文昊!

  “嫂子好,一阵子不见,越来越漂亮了!”杨宁最后望向始终含笑着的周蕙。

  “没个正经。”周蕙嘴上这么说着,但从脸色的笑容判断,对于杨宁的马屁,还是相当受用的。

  “你在这干嘛?也是跑来凑热闹的?”成是非有些疑惑不解的扫了眼现场,最终目光与上面的裴永轩交汇,瞳孔微微一缩。

  “成总不如上来坐坐?”裴永轩站起身,微笑着看了看成是非,只不过,他的目光在捕捉到温文昊后,脸上闪过一缕旁人难以察觉到的诧异。

  “好。”成是非点头,然后道:“那我先上去坐一坐,待会就下来。”

  等成是非离开后,杨宁就将之前发生的事,简单的说了遍,只见阿美跟阿丽气呼呼的望向喊她们来的闺蜜,一副姑奶奶要跟你绝交的架势。至于温文昊夫妇俩,也是露出愤慨之色。

  周蕙倒是保持着足够的风度,大家庭出身的女孩,深知在外人面前要保持大方得体的形象,可温文昊显然不会客气了,他对杨宁相当有好感,既然知道杨宁出了这档子事,立刻以老大哥的形象拍着胸口:“放心,这事大哥管了!”

  都没等杨宁说什么,温文昊就指着面前这一群二世祖,哼道:“姓周的,还有姓宋的,给我出来!”

  “你算老几!”周大少脾气最大,被人当面指着,还一副吆喝小厮的架势,可把他给气得不轻。

  “我就站这了,你想怎么样?你以为自个是什么货色,知道我们是谁吗?别以为巴结了成总,就觉得自己是个玩意,告诉你,华海大着呢!”宋富宏也气得不轻,这么多人在场,他如果没点表示,以后在圈子里恐怕都抬不起头来。

  “我算老几?是个什么货色?”

  温文昊就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,冷笑道:“恐怕就是你们家大人,都不敢这么说吧。”

  “切!”

  “还蹬鼻子上脸了,你以为自己真是个玩意?”

  温文昊的话,立刻引来一些二世祖们的嘲讽。

  温文昊又好气又好笑,看着面前这些年轻后生,似乎也想起了昔日自己的无法无天,略微感慨的摇了摇头,而这时周蕙也笑道:“文昊,你也真是的,跟一群小孩子怄什么气?”

  温文昊耸了耸肩膀,然后走了回来,可这路才走到一半,身后就传来一声贱笑:“哟,这女人我喜欢,尽管脸算不上很美,但这身材料子足,比我以前玩过的够味,这样吧,大姐姐,跟我睡几天,我给你买一栋别墅,怎么样?”

  周蕙神色如常,但目光却闪过一缕寒意,至于温文昊,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火立马燃了,他转过身,冷冷的盯着开口调戏的这个青年,平静道:“你刚说什么,麻烦再说一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