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69章 269星豪KTV

正文_第269章 269星豪KTV

  “为咱们班的超级明星干杯!”许小玉高举酒杯,被她邀请来的女生们,一个个都微笑着望向杨宁。WW·

  不得不说,许小玉很会活络气氛,而且人际关系也相当不错,没看到嘛,这一屋子的妹子,无论是数量,还是质量,都让孙思溢、何陆、郑卓权、吴海跟张京川呼吸急促,兴奋到了极点。

  同时,众人也对许小玉的背景产生兴趣,要知道这里是星光大厦,那是裴家最雄浑的力量展现,而且这家星豪ktv,更是裴家的产业,每天出入这里的客人都是有钱有势的富豪,或许质量上要比楼上一些夜总会、私人会所差一些,但总的来说,在华海,绝找不出第二家ktv能跟星豪相提并论。

  想要订到钻石级包厢,除了财力以外,还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,毕竟这种级别的地方,光是入门的条件就异常的苛刻,要拿下钻石级包厢,最低消费就至少要88888,对于还在上学念书的学生们,进入这种规格的钻石级包厢,就跟做梦一样。

  今晚,杨宁也放得开,没有任何的矫情,据许小玉讲,这次受邀来的女生们,有一部分是班上的,但大部分都是她的朋友,不过基本都是学生,有小部分是华复大学其他专业的,剩下的都就读于外校。

  总的来说,这些女生倒是没有势利眼,一个个都很友善的跟何陆等人交谈,对于吴海、张京川等人木讷的搭讪,也不时捧腹大笑,气氛相当的轻松。看·

  当然了,大部分的女生,还是将目光转移到杨宁身上,尽管如今国内对于杨宁的报导相继减少,甚至呈现出某种封杀的态势,但杨宁毕竟风光了很长一段时间,即便是她们对篮球很陌生,心里也清楚,杨宁未来很可能成为一个全球知名的大人物。

  所以嘛,也不知道是不是掉金龟婿的心思,这些女生对杨宁是异常的来电,总会变着花样找杨宁说这说那,可把何陆、郑卓权弄得眼红,恨不得自己才是被围观的焦点。

  与此同时,星光大厦停车库,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七八辆汽车,有价值上百万的超跑,也有几十万的suv,只见一个吊着绷带的高个青年阴沉着从一辆超跑走下,看了看陆续下车的其他人,哼道:“确定没错吧?那王八蛋就在星豪?”

  “宋哥,放心,我打听到了,是许小玉邀请他们一块去的。”

  如果杨宁等人在场,立刻就会认出,这吊着绷带的高个青年,正是宋琨。

  “贱人!”宋琨面容扭曲,看了眼自己如今的惨样,脑子里浮起杨宁那张脸,怒道:“抄家伙!给老子把那几个王八蛋拖出来,今天不废了他们,老子就不姓宋!”

  “宋哥,星豪ktv是裴家的地盘。·”有人面露为难。

  显然,听到裴家两个字,即便是暴怒中的宋琨,脸上也闪过一缕忌惮,犹豫道:“只要咱们不在星豪动手就行,先把人弄出来,至于其他的,我能摆平。”

  “走!”罗子清的脚伤好得差不多了,当下扯了扯腰间的皮带,骂道:“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  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上了电梯,然后出现在星豪ktv大门外,似乎早已跟ktv的一些服务员通了气,立刻就有一个服务员小跑出来,在宋琨耳边说了几句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让宋琨原本就阴郁的脸色,变得更浓郁了。

  砰!

  何陆正在扯着嗓子跟一个女生唱歌,忽然,ktv的大门猛地被踹开,他先是一愣,可紧接着看到宋琨沉着脸走进来,立刻阴阳怪气道:“哟,是专业户来了呀?咦,手还没好吧?还能动不?”

  因为何陆是举着话筒说的,所以一屋子人全给听进去了。当听到专业户三个字,宋琨立刻想起当初自诩为专业的,更是让他怒不可遏。

  “有种出去,咱们好好聊聊!”跟着宋琨一块进来的马仔们,驾轻熟路的就把电视关掉,眼下,包厢很安静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!出去!这里不欢迎你!”许小玉一看宋琨带着这么多人来,有些着急,但并不害怕,她清楚这里是裴家的地盘,不担心宋琨敢乱来。

  “我没打算凑这热闹,只是想跟他们四个单独说下话,很快就走。”宋琨瞥了眼许小玉后,就指着杨宁、郑卓权等人,当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孙思溢时,嘴角勾起一抹怪笑:“哟,瘸子,能走路了吗?”

  “这年头,贼喊捉贼的真不少。”孙思溢笑眯眯站起来,然后在原地蹦蹦跳跳了几下,这才道:“一个残疾人说别人是瘸子,这逻辑还真够乱的。”

  “你骂谁是残疾人?”罗子清怒了。

  孙思溢似乎没听见似的,笑眯眯道:“口误,我应该说,是手残人士。”说完,还一脸似笑非笑看着吊着绷带的宋琨。

  宋琨怒极反笑,点头道:“很好,很有种,不如咱们出去聊聊?”

  孙思溢还没开口,何陆却怒了,哼道:“去就去!”

  显然没料到何陆答应得这么爽快,一旁的孙思溢跟郑卓权还没表示,许小玉却急了:“别去,他们…”

  “不怕!”何陆直接打断道:“我早就想跟这手残外加脑残的家伙好好说说话了,都别拦我!”

  “爽快,我在外面等你们。”宋琨阴冷的望了眼欲言又止的许小玉,然后大笑着往外走。

  “真要去?”孙思溢跟郑卓权犹豫了一下,他们也看出来了,对方明摆着冲着他们来的,虽说不怕,可对方人多,自己这边总感觉有些吃亏。

  而张京川跟吴海都不敢吱声,他们也很犹豫,到底该不该出去掺合这一脚。毕竟,理智上说,这事与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,他们也知道,不去强出头的话,兴许今晚真没他们什么事。

  何陆望向张京川跟吴海,皱眉道:“怎么,你们?”

  张京川跟吴海一脸为难,正要说什么,杨宁站了出来:“算了,这事跟你们没关系,相信他们也不会为难你们,你们先回学校吧。”

  张京川跟吴海犹豫了一下,然后朝杨宁点了点头,又一脸歉意的跟何陆等人说了声抱歉后,就直接离开了包厢。

  “怂货,真不仗义,亏我还把他们当朋友。”等人走了一会后,何陆就开始不满的嘀咕,正要再说什么,忽然他一愣,只见张京川跟吴海又跑了回来。

  “你们搞什么?还不走?是不是他们堵你们了?”郑卓权疑惑道。

  张京川跟吴海犹豫了一下,忽然各自抓起桌子上的一个啤酒瓶,然后吴海就喊道:“我跟阿川决定留下,马勒个屯的,不就是干嘛,以前又不是没干过架,不怕!”

  “对,待会谁敢动手,我就啤酒瓶招呼过去,大不了去看守所蹲几天。”张京川变得胆气十足,说完顺势把瓶子里的半瓶酒一口喝下,骂骂咧咧道:“我是北方人,性格直爽,今天我要这么灰溜溜走了,明年都没脸去爷爷坟头上香了,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就告诉我,男人天不怕地不怕,不管遇到什么事,哪怕死,也不能认怂!”

  “说得好!”何陆眼睛一亮,“你们两个朋友,我何陆交了。”说着,举起一瓶啤酒:“来,干杯,喝完咱们就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