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39章 239阿姨给你做主!

正文_第239章 239阿姨给你做主!

  蔡玉红?

  林曼萱面露迟疑,印象中,她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可既然悬赏一千万美金请杀手要她性命,那么结下的梁子肯定很大很大,要说连听都没听过,旁人信不信她不管,她自己都不信,这也是她迟疑的原因。WW·

  眼下,屋子里就杨宁的父母、陆国勋与她四个人,宁国钰似看出了林曼萱的心思,轻笑道:“你们两个男人先到门口抽根烟,我想跟曼萱单独谈谈。”

  对于媳妇下达的指示,杨天赐历来是言听计从的,开玩笑,不听话的下场就是当一个礼拜的厅长,别误会,是客厅的厅。

  摊了摊手,杨天赐转身就朝门外走。

  至于陆国勋,也很识趣的扭头就走,边走还边掏出烟盒,开玩笑,连这位杨省长都没意见,他难道就敢有意见?

  等门掩上后,宁国钰拉着林曼萱坐下,坦白说,她对于林曼萱还是很满意的,这几天,也偷偷吩咐陈洛去查一查林曼萱的底细。

  尽管她不反对儿子私底下跟女孩子关系密切,又密切到哪种份上,但作为母亲,还是要替儿子把把关的,姿色不谈,起码这素质、家教、背景,还是得弄明白的。WW·

  调查的结果,让宁国钰相当满意,至少她不排斥林曼萱真跟杨宁发生些什么,可如果上升到谈婚论嫁的程度,那就让这位‘热心’的母亲有些头疼了,好像…除了家里的,这宝贝儿子还跟好几个姑娘关系不错吧?

  胡思乱想些什么呀?

  宁国钰轻轻晃了晃脑袋,暗道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操心去吧,自己凑什么热闹?

  “曼萱,你跟这蔡玉红,以前是不是结过怨呀?”见林曼萱有话要说,宁国钰摆手道:“先别急着承认,或是否认,想清楚了再答。”

  林曼萱脸上的迟疑更浓了,可她回顾自己这二十几年,连姓蔡的人都不认识几个,尤其是女人,印象中就只是一个中学时期的同窗,而且也不叫蔡玉红呀。

  良久,林曼萱微微摇头道:“阿姨,我不认识她。”

  “不认识?”对于林曼萱的回答,宁国钰并不意外,只是蹙眉道:“莫非搞错了?可不对呀,刚才听陆国勋提了提,说之前就有过一次绑架,对吧?”

  “恩,那次多亏了杨宁,不然我跟妹妹就危险了。”林曼萱乖巧的点头,如果让杨宁看到这一幕,目瞪口呆的同时,也会朝宁国钰翘起大拇指,然后来一句,妈,亲妈,你太牛了吧。看·

  宁国钰站了起来,在房间里徘徊着走了一小会,才朝房门喊道:“天赐。”

  “来了。”杨天赐立马推开门,手里还捏着半截烟头,看到宁国钰柳眉微皱,本能的将烟头扔掉,然后又踩了踩,这才走了进来,“首长,有什么指示?”

  “为老不尊,就不怕曼萱笑话吗?”宁国钰没好气的白了眼杨天赐,“这样吧,先将蔡玉红控制起来,然后我带着曼萱去警局,当面对峙一番。我倒要看看,曼萱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,要这么招恨。”说完,宁国钰眼中闪过一缕寒芒。

  “遵命。”杨天赐似模似样的敬了个礼,随即转身大踏步离去。

  “真是的,都几十岁人了,还这么没正经,看看儿子就乖多了,幸亏没继承他爸这点。”宁国钰嘀咕了一句。

  乖多了?

  听了这话,林曼萱脸上古怪极了,她很想说,阿姨,您是没瞧见过您儿子不正经时的模样,那简直就跟叔叔是一个模子刻…不对,比叔叔还要不正经呀,绝对的虎父无犬子,没跑的。

  当然,这些话她也只能憋在肚子里,先前杨天赐没正经的举动,她也是憋着没敢笑,尽管陆国勋没有跟她透露什么,但瞧见看着她长大的陆伯伯,在这对夫妻面前谨言慎行的模样,她就清楚,杨宁的父母,绝非常人。

  “待会咱们就去警局,别怕,阿姨给你做主!”宁国钰并不是帮亲不帮理的性子,如果林曼萱本身就有问题,那么即便跟杨宁关系再好,她也不会有好脸色。

  之所以这么维护林曼萱,就是因为她对林曼萱的了解,实在是太过头了,跟宁国钰比,怕林曼萱都不一定了解她自己。

  “你做得太过份了!”

  某间咖啡厅,一对男女相视而坐,男人脸色透着不满,而女人却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“过份?什么意思?”女人正是蔡玉红,而她对面的男人,则是华海第一公子,裴永轩。

  蔡玉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露肩短衫,带着点束腰,将玲珑的身段勾勒得异常明显,下身穿着条黑色短皮裙,将套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展露大半,脸上的妆很淡,但看上去却异常妩媚,咖啡厅里的男人不时用目光瞥来,瞳孔深处显露出强烈的**。

  只可惜,坐在蔡玉红面前的裴永轩,无论是长相、气质,还是手腕处展露在外的一条上百万华夏币的某国手工表,都让这些男人心生自卑,所以倒也没有哪个不识趣的男人,跑来搭讪蔡玉红。

  “我说的是袭击林曼萱的事。”裴永轩脸色阴沉。

  “袭击?林曼萱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蔡玉红脸色如常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“不过我很好奇,她死了没有?”

  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裴永轩对蔡玉红太了解了,当得知林曼萱险遭枪击后,他第一时间就猜到,一定是蔡玉红搞的鬼。

  “你找我来,就是要说这些吗?”蔡玉红脸色漠然,随即站起身,“我平时很忙的,如果找我叙旧我欢迎,但别在我面前提那个贱货。”说完,蔡玉红就拾起包包,做势欲走。

  裴永轩没有挽留,也没有追问,低着头,喝着手里的咖啡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蔡玉红一扫先前无所谓的样子,当她背身朝大门走的时候,脸上呈现出快意跟怨毒的矛盾。

  眼看着即将踏出大门,忽然,两个男人拦住了她,其中一个男人举起一张证件,严肃道:“蔡玉红,你涉嫌一起买凶杀人案,请跟我们去一趟警局,协助调查。”

  “买凶杀人?”蔡玉红脸色微变,眼角的余光瞄了眼裴永轩,发现他望过来的目光透着意外,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可以,不过我的律师必须在场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两个便衣警察犹豫片刻,就点头。

  看着蔡玉红在两名便衣警察的监督下,走上了一辆黑色轿车,裴永轩脸色阴晴不定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