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25章 225夏女委身定社稷

正文_第225章 225夏女委身定社稷

  不会错!

  绝不会错!

  纪愁内心嘶吼着,他对周老头有所了解,知道对方不仅在古玩界有着难以想象的影响力,更有着一个习惯,那就是对赝品的厌恶。·

  换句话说,这枚扳指不可能是假货,而扳指的模型,以及特征,都在宣示着它作为御题诗扳指的身份!

  纪愁很清楚,今日若是能赢得在场这些老前辈的好感,那么对于他日后的发展,以及在裴家的地位,将会大幅度的扩大。而他刚刚之所以选择凑过来,用意也很明显,可最后的结果,却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  纪愁死死盯着杨宁手中握着的御题诗扳指,脸色阴晴不定,不甘心的同时,也不禁暗问,难道,真的就这么简单?

  这一刻的纪愁,目光很复杂,因为眼下,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,他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,他第一次,对自己的能力,产生了质疑。

  他很清楚,眼前这些老前辈都是受邀的客人,不是他的仇人,不会弄虚作假,更不会联合起来给他下绊子。那么,他们这种无声的沉默,真的是对自己之前的那番话的不认同?

  我不甘心!

  纪愁盯着杨宁,暗道,我倒要看看,你能说出个什么来!

  杨宁仅仅是瞥了眼纪愁,就读懂了对方眼眸透露出的复杂思绪,也不在意,缓缓道:“纪先生博学多才,应该认识扳指上面这句题诗吧?”

  纪愁微微皱眉,坦白说刚才他并没有仔细去看扳指上的题诗,眼下走了过来,凑近·

  “一般过客留吟句,绝胜钱塘苏小坟。”纪愁轻声念了念,随即蹙眉:“这应该是隆帝生平的诗句,取自木…”话还没说完,纪愁猛的脸色一变。

  “不错,想必纪先生已经知道了这诗的来历。”杨宁笑道:“事实上,想要甄别这御题诗扳指,还得从这两句诗下手。”

  不仅是纪愁,不少偷偷观察这桌老前辈的人,都发现当杨宁把话题转移到扳指上的诗句时,除了邓姓老人,其他人都是微微一笑,周老头更是咧了咧嘴,露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。

  “相信在场不少人都知道这两句诗的来历,没错,这是隆帝缅怀那位历史中替父从军的女中豪杰,有感而发做的诗。只是我有些奇怪,历来皇孙贵族把玩的文扳指,多以文人墨客的山水之风,可为何这枚扳指,却是以那位女中豪杰的背景为引?”

  顿了顿,杨宁笑道:“既能胜过天下第一名妓钱塘苏小小,看来与姿色无关,隆帝应该想赞誉的是这位女中豪杰的精神,在我看来,这枚扳指并非是造办处的制式品,很可能,是御赐之物。·”

  什么?

  御赐?

  不少人脸色微变,同样是扳指,可一旦在扳指的前面加上御赐二字,那其价值可就会无限放大了。因为,这是经过帝皇之手,且是特别定制物,绝非普通的制式品可比。

  “小伙子,说话要讲究根据。你说这是一枚御赐扳指,那就给大家讲讲。”周老头微微笑道。

  杨宁朝周老头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这枚扳指既然以历史两位名女为背景,想必佩带者自然也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,而隆帝时期,社会的制度导致女子的地位不高,能让隆帝赠予此物的女子,如果我所料不错,应该就是隆帝下江南时,其母,也就是当时皇庭的太后所收的义女。”

  义女?

  在场的人谁对历史没研究?否则又岂能干这鉴估的行当?

  听了杨宁这话,他们暗暗点头,皇庭太后确实在隆帝下江南时,收了一个义女,后成了异姓格格。

  “当时隆帝正在江南游山玩水,边塞忽然大乱,隆帝不得不终止游程,匆忙赶回皇城,恰逢边塞罗尔王前来朝拜,希望与隆帝合作,平定边塞大乱。隆帝欣然允诺,可担心罗尔王平定大乱后心生歹念图谋中原,提出让罗尔王随行的大儿子留在皇城,作为人质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面对隆帝的要求,协商无果后,罗尔王也提出要隆帝交出一位皇子,否则就会带领部族迁移,将边塞的防线彻底放开,任由边塞大乱蔓延中原。隆帝对于罗尔王的要求又惊又怒,同时也很为难,正值范畴之间,那名姓夏的义女站了出来,以格格的身份,当着不少文武官员的面,开口说愿意跟罗尔王远赴边塞。”

  “一年后,边塞平定,罗尔王率部族前来皇庭谢恩,当着文武百官面,向隆帝提亲,他要娶夏姓格格,聘礼则是捍卫边塞防线,终生对皇庭拜臣子礼。”

  这些话,在场人都微微点头,同时,若所料无误,这枚御题诗扳指,其来历也就昭然若揭了。

  果然,杨宁接着道:“面对这个要求,隆帝还没表示,在堂的皇庭太后却是不允,她原本就对隆帝将夏姓格格送往边塞的决定不满,眼下更不能让这个义女再受委屈,毕竟边塞的环境太恶劣了,她舍不得。隆帝正值为难,但夏姓格格站了出来,走到皇庭太后身边,称为了江山社稷稳定,她愿意。见太后被说服,隆帝大喜,赞其有昭君之风,立刻为罗尔王与夏姓格格准备大婚,同时准备了一份厚礼作为夏姓格格的嫁妆,想必,这枚扳指,便是其一。”

  尽管猜到了结果,但众人的脸色却显得有些复杂,谁又能想到,看上去合情合理的一枚御题诗扳指,背后却隐藏着这么一段故事?

  “古有苏女容姿惑天下,木女代父从军禀高义,后有夏女委身定社稷。”有人喃喃开口。

  也不知是谁鼓掌,很快,就传出一阵掌声。

  “不错,小伙子,吴老头没白夸你。”周老头笑呵呵接过杨宁递还的扳指。

  “都散了吧。”邓姓老人朝旁边挥了挥手,语气很平淡,但却透着不容置疑。

  一些本想上前搭讪的古玩高手们,只能悻悻然退了回去,纪愁微微闭眼,半晌苦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转身坐回到他的位子上,脸色有些落寞。

  尽管杨宁并没有在鉴估大赛上获得名次,也不清楚他在斗技楼取得了什么样的佳绩,但至少从刚才的表现来看,杨宁的能力绝不再纪愁之下,至少这些人,自认不可能短时间内,鉴识出那么御题诗扳指的来历。

  众人隐隐意识到,林氏这次是捡到宝了,不说杨宁能力如何,光是借着杨宁这股风,跟那些古玩界的老前辈同桌对饮,所带来的影响就非比寻常。

  因为这事,原本作为主人公的纪愁反倒有些黯淡了,因为眼下讨论最多的话题,就是围绕着杨宁,这一幕,被裴永轩看在眼里,听在耳里,目光闪过一缕阴沉,但很快散去,一脸淡笑的朝着场内走来。

  站定后,裴永轩微笑道:“欢迎各位朋友赏光,这次宴会的目的,一方面是祝贺纪愁纪先生获得鉴估大赛第六名的成绩,另一方面,也是宣布,从今日起,纪先生将出任国宇集团的首席鉴估师,同时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