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24章 224【御题诗白玉扳指】

正文_第224章 224【御题诗白玉扳指】

  尽管也入座在了这个区域,可距离杨宁那桌,可是隔了十几米远。·纪愁目光复杂,透着羡慕、嫉妒,眼下的他,更多的视线转移到了杨宁身上,只会在不经意间,望向林紫晴。

  “小兄弟,听易君说,你拥有观物鉴古今的本事?”

  说话的老人姓周,他摘下大拇指上套着的白玉扳指,笑道:“这扳指带在手上也有好些年头了,还记得那年深冬,漫天飞雪,街上连狗都不出来,更别提人了。也是我命好,恰巧那天孩子病了,背着他走了十几里路,才找到一个老中医,那老中医的儿子是个摆摊的,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卖,我花了不多的钱,淘到了这货,要不你断断代?”

  吴清笑呵呵道:“就这扳指还想考验这小子,周大生,你也太没谱了。”

  “嘿嘿,这扳指可着实难倒不少人,我这辈子也快走到头了,要说这辈子最得意的一件事,就是没把这扳指看走眼。”周老头撸了撸胡须,脸上透着傲气。

  “这倒是,老周确实眼力劲毒,能短短几分钟识得此物,确实厉害。当初拿来找我炫耀的时候,要不是知道这家伙的脾性,我说不准也要看走眼。”一旁有老人搭话。

  吴清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笑呵呵道:“小杨,那就给大伙说说,压压这姓周的气焰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动不动就拿出来炫耀。·”

  杨宁展开,果然,这白玉扳指散发着青绿色光泽,同时,系统的评鉴,以及来自的详细信息,立刻在杨宁的大脑反馈着。

  发现物品:

  品质:优异

  “怎么样?其实,这扳指也难倒不少人,不着急,慢慢看,真不着急。”周老头笑呵呵的,不过眼睛却透着得意。

  “若是周老先生不介意的话,不妨让我看看?”

  杨宁正打算开口,忽然,身后传来一个略微耳熟的声音。

  众人的眼睛很快集中到了说话之人身上,林紫晴目光闪过一缕复杂,因为这人正是纪愁。

  “有点意思,小兄弟,你觉得呢?”周老头转过头,笑眯眯望着杨宁。

  “今日我是客,纪先生是主,自然要听纪先生的意思。”杨宁很干脆的,就将这白玉扳指递给纪愁。

  纪愁先是一愣,显然没想到杨宁会这么客气,可很快联想到什么,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,接过扳指后,朝杨宁点了点头:“谢谢。·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做完这一次,杨宁坐回了凳子上。

  纪愁忽然的横插一脚,立刻吸引了其他座位上的人,李易君跟季明春互视一眼,然后两人默契起身,缓缓走了过来。而其他人,诸如徐道源、文振、邓元央等,也一个个起身。

  感受着这么多双目光的注视,纪愁深吸一口气,笑道:“在古代,君子无故玉不去身,君子於玉彼得焉。玉的温润色泽,象徵着仁慈,而坚硬质地,象征着智慧,而不伤人的棱角,则标示着公平与公正。人们相信玉代表着正气和灵性,能护身驱邪,而这枚扳指,正是以玉质中顶尖料子羊脂白玉打磨雕制而成。”

  顿了顿:纪愁又道:“中有言“韘,射也”,韘是扳指的前身,说明此器起初是为骑射之具。而皇庭时期,各种规制日趋完善,扳指虽小,却也是森严等级的一种象徵,多以玉石、翡翠、玛瑙、珊瑚等名贵材料制作而成,非皇室贵胄,一般人不敢也不能随意佩戴。”

  周老头撸了撸胡须,不时点头,笑道:“说的不错,你这年轻人确实基本功扎实,在鉴估大赛上取得佳绩,也并非全是运气。”

  不仅是周老头,其他人也是边听边点头,不少老人都露出欣赏之色,毕竟他们已入古稀,如今正是苟延残喘过日,说不准哪天就一命呜呼,未来终究是年轻人的,他们相信,周炎、燕南春、李易君、季明春这些人,一定会接过他们的大旗,将古玩这一块撑起一片天,不会因为他们的离去,而日薄西山。

  “而皇庭时期,扳指的大小薄厚,依使用者文武身份定夺,武扳指多为素面,而多余外壁会精刻诗词或花纹的扳指,即为文扳指,因其多为皇孙贵族赏玩之物,故而更为精美。”

  纪愁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用两个手指捏着扳指,随后轻轻抬起,边抬边道:“此扳指整挖雕琢而成,质地细腻,色泽湿润,莹和光洁,具有冬不冻手、夏无激感,且扳指上以诗文为饰,使美轮美奂的扳指更添一抹浓浓的文人之气,高雅舒闲。这扳指上下两端均雕刻细密规则的回纹锁边,中间刻馆阁体楷书御题诗,刀法严整细劲,制式符合皇庭造办处的档案记载。而且,这中刻楷书题刻御制诗文,后署‘隆帝御题’四字。”

  顿了顿,纪愁一字一顿道:“这说明,这扳指,实乃隆帝时期造办处生产的制式御题诗扳指。不知道,我这番话,可否让周老先生,以及在座的各位老师们满意?”

  纪愁恭敬的低下头,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。

  “不错,相当不错。”周老头笑着点头,不过却又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至于邓姓老者等,一个个也都沉默着不说话,他们的沉默,反倒让不少人面露讶异,其中更疑惑不解的,便是纪愁。

  良久,吴清笑着望向杨宁,“小杨,你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  “纪先生说的很好,基本功实在太扎实了,我都被镇住了,让我说,我都说不出这么多,太专业了。”杨宁腼腆的笑了笑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纪愁脸色微微泛红,异常的气氛让他有些吃不准这些老头的心思,他下意识再观察了一下这玉扳指,心里更疑惑了,似乎并没有觉得哪个环节出了错。

  “让小杨说说吧。”吴清淡淡的笑了笑。

  纪愁脸色微变,但很快压下心头的不安,微笑着将玉扳指递给杨宁,他也很想知道,这个眼前大出风头的小子,到底何德何能,能获得这些老前辈们的高规格待遇。

  “其实,纪先生那番话,对小子我的启迪还是挺大的,而且说的也很好,这确实是一枚御题诗扳指,纪先生也没有遗漏的地方,再者换我来说,肯定没有纪先生说得出彩。”杨宁一边看着玉扳指,一边笑着。

  纪愁吃不准杨宁想说什么,正蹙眉思索时,杨宁的一句话,让他脸色一变。

  “可小子很纳闷,如果这玉扳指没藏着玄机,为何周老先生捡到了宝,还放言这扳指难倒不少人,更是引为生平最得意的事迹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:“难道,真的就如纪先生所言,这仅仅只是一枚普通的御题诗扳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