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23章 223入席

正文_第223章 223入席

  第223章223入席

  “邓老师,看我把谁带来了?”季明春笑眯眯的走到杨宁身后,双手搭在杨宁肩膀上。网.136zw.>

  一桌子原本还在笑谈趣事的人立刻停止交谈,同时,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到季明春这边,当看到杨宁时,除了吴清外,其他人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  吴清原本平淡的老脸上,忽然露出些许激动,正要开口,却被坐在桌子正中央,那位季明春称为邓老师的白发老人打断。

  只见老人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,若有所思道:“莫非,这就是老吴口中念念不忘的杨小兄弟?”

  “是的。”季明春用手推了推杨宁,示意他上前。

  “各位老师好。”杨宁扫了眼桌子上这些人,语气很恭敬。

  正如他一开始预料的那样,这一桌子全是古稀之年的老人家,不过跟他想法唯一有点出路的,就是这些人的穿戴、行为并不寒碜,甚至看上去,还挺讲究。

  心里一动,杨宁展开,随意的扫了下,惊讶的发现,在座的这些人,每个人身上,都或多或少的有绿光闪耀。看起来,这些人都身怀古品。

  “小兄弟,你可真让我吃惊呀。”邓姓老人尽管有所猜测,可真验证了这层猜测后,他还是忍不住心惊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

  他的身份可不一般,否则也不能坐在正中位上,而且,他跟京里的李老头、孙老头关系极好,甚至斗技楼的关卡设计,十几年前他也受邀参与。要不是考虑到岁数大了,更喜欢待在家里弄孙为乐,因此婉拒了组委会的邀请,不然,他在组委会的地位,不见得比李老头、孙老头低。

  斗技楼有人成功通过第七层的消息,当天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,惊讶的同时,也想知道是谁这么大本事。可从李老头嘴里得知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青年时,邓姓老人当时的脸色可谓相当的精彩,甚至一度认为李老头喝高了说胡话,可陆续从一些组委会的高层口中得到证实后,邓姓老人沉默了。

  想当年,他强势登上第六层,也是斗技楼第一位踏上六层的参赛者,可面对那八件摆在柜架上的古品,根本弄不清头绪,这也成为他之后二十年来解不开的心病。

  而这二十年来,他也通过李老头、孙老头的关系,数次鉴估那八件古品,可始终得不出结果,甚至跟其他人一样,认为这可能是最初设计斗技楼的那位弄出来的乌龙事,还跟其他人一样,请求将这八件古品替换掉,如果不是那两位轮椅老者始终坚持,恐怕这八件古品就真的会遭到雪藏,那么他、孙老头以及李老头,很可能就会成为古玩界的罪人。

  毕竟,到了他们这种层面,古品对他们而言并不是财富,而是挖掘历史,以及历史背后被掩埋的真相!

  邓姓老人望着杨宁的目光,有些复杂,存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感激,他挥了挥手,笑道:“过来吧,坐这里。”

  杨宁这才注意到,邓姓老人右侧的位子竟然是空着的。

  同桌的人也从这简短的谈话中,猜到了杨宁的身份,一个个目光闪动,心底更是震惊,因为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即便再怎么想,也没想到,杨宁竟然这么年轻!这简直就是稚气未脱,活脱脱一个学生呀!

  杨宁脸上有些犹豫,那位子明显是留给某个有份量的人,能坐在这个位子上的,地位显然要比同桌其他人高,仅次于邓姓老人,这绝对是古玩界的巨头之一!

  似看出杨宁的犹豫,邓姓老人脸上露出柔和,暗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,轻笑道:“不碍事,坐吧。”顿了顿,又补了句,“你坐在这里,很合适。”

  吴清也点头道:“小伙子,坐吧,别紧张。”说完,目光略微扫了眼林曼萱跟林紫晴,大有深意的朝一旁的服务生道:“去搬四张凳子过来。”

  “我就不用了,易君还在那桌等我。”季明春忙摆手,开玩笑,敢坐这,回头家里的老爷子指不定要骂他不懂尊卑。

  吴清也不劝说,而是笑道:“那就三张凳子吧。”

  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即便是遇事稳重的林紫晴,这一刻都吱吱唔唔起来,连季明春都不敢往这坐,她跟林曼萱何德何能,又怎么敢?

  “坐吧,反正也不挤,人多热闹些。”邓姓老人笑道:“就怕你们年轻人跟我们老头子一桌,怪委屈的。”

  “不会不会的。”林紫晴忙摆手。

  “那就坐吧。”又有人笑着附和。

  很快,服务生搬来了三张凳子,除了末端留给林曼萱跟林紫晴的两张,另一张则是搬到了邓姓老人的左侧,而原本靠在邓姓老人左边的花甲老人,则是主动将身下的凳子往左边挪了挪,一点不介意这种排凳方式。

  这一幕,被很多人看在眼里,惊在心里,相比较那些曾进入过斗技楼第三层的参赛者,余下的诸如在第一层就惨遭淘汰,或者压根没进入斗技楼的鉴估师傅们,内心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,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无法形容的震撼。

  最震惊的依然是纪愁,看着头皮发麻坐在凳子上的林紫晴,又看了看邓姓老人与杨宁聊天时脸上的和蔼可亲,这一刻,不仅他凌乱了,其他人也凌乱了。

  徐晶掩着小嘴,她无法相信眼睛看到的这一幕,她很清楚,坐在那个席位上的人,都有着怎样显赫的身份,可这些人,竟然对那个臭小子的态度,好得太过离奇了,这真的只是家里有钱就能做到的?

  紧接着,她看到林紫晴正试着跟身边的吴清聊天,而吴清一副有问必答的样子,不时还微笑点头,这更是让她难以接受。她可以不在意杨宁享受到怎样的待遇,她也可以不在乎杨宁到底是什么身份,但她绝不能看到林紫晴比她过得好,活得风光!

  眼中闪过一缕说不出是嫉妒还是忌恨的目光,她望着身边有些发怔的纪愁,目光出现了复杂与犹豫,但这异样的目光很快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坚定,“阿愁,我有些不舒服,待会再过来。”

  “你没事吧?”纪愁回过神来,关心道。

  “可能有点累,休息一下就好,我会赶在你上台时回来。”徐晶微微摇头,眸子有些感动。

  “如果太累就多休息吧,不要累坏身体。”

  “好了,我先去躺洗手间。”

  面对纪愁的关切,徐晶撇过头去,然后转身就走,她的离开,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在意。

  等来到一个人少的角落,徐晶掏出手机,眼中闪过迟疑,但很快就咬了咬牙,拨了一个号码。

  “我在洗手间等你,我希望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”挂断电话,徐晶眺望着华海的夜景,脸上闪过痛苦,但更多的是怨恨,“林紫晴,我不会让你好过的,绝不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