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15章 215你说我土?

正文_第215章 215你说我土?

  裴家为纪愁准备庆功宴的地方,就是星光大厦顶层,这座高达八十六层的大厦,据说是裴家的私有产业,尤其坐落的区域还是华海的中心处,其本身价值,以及上涨空间,实在难以估算。·

  纪愁号称这一届鉴估大赛的头号黑马,凭借着深厚的功底,一举杀入八强,最终获得第六名。

  别看只是第六名,事实上历届的鉴估大赛,靠前的名次排序几乎都是那批熟面孔,而这批熟面孔背后都代表着某个财团、或者企业,而纪愁说白了就是光杆司令,能依靠自身的能力杀入淘汰赛,并斩获名次,尤其名次靠前,即便只是第六名,但他所收获的名利,远远超过了头名。

  当得知纪愁这匹黑马后,立刻就有至少十个大财团朝他抛出橄榄枝,不过笑到最后的却是裴家,圈内人都说这次裴家捡到宝了,凭借纪愁的加盟,不管之前付出怎样的代价,都是值得的。

  当然,裴家也很满意这一次的运作,并且对纪愁寄予厚望,这可是能带动他们集团市值增长至少五个点的关键先生,自然要隆重对待。而裴家也确实这么做了,不仅将星光大厦顶层作为庆功宴举办地,更是邀请了各方人士,有古玩界成名已久的前辈,也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商贾名流,更有·

  对于裴家做的这一切,纪愁相当的满意,他刚刚招呼完前来道贺的一些权贵,趁着空隙喝了杯水,看着头上的圆月,嘀咕道:“她应该会来吧?”

  “谁?你说的该不是林紫晴那婊子吧?”一个藏着愠怒的声音响起。

  纪愁没有回头就知道说话的是谁,低声道:“徐晶,谢谢你。”

  “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,看看你眼前这一切,这都是你通过自己努力获得的,我会一直支持你,愁。”徐晶的语气缓和了不少,还多了些许淡淡的羞意。

  纪愁正要再说些什么,忽然,他身体一抖,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一男两女。当然,他的目光,只是盯着其中一道倩影。

  杨宁与林紫晴、林曼萱的出现,很快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,试问,当一个俊男跟两个美女同时出现,这回头率无疑是惊人的。

  “你看,那个跟林小姐站在一块的男孩是谁呀?好可爱呀。”

  “又发浪了吧,没看到人家名草有主了?”

  “切,说不准人家是林小姐的表弟什么的?”

  “要不咱们比比,看谁先要到他的电话?”

  “比就比,谁输了,下一季的旺款负责买单。”

  “行,不过你输定了,我可是号称青烟一过,寸草不生,这名草,还得拜倒在我石榴裙下。·”

  “恶心死了,等你赢了再说,小心阴沟里翻船。”

  原本还有说有笑的一对闺蜜,立刻上演了宫斗,当然,这只是某处的缩影罢了,与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花痴不一样的还有很多,这些名媛们尽管惊讶于杨宁的颜值,但却很理性,只是用近乎挑剔的眼神,暗暗观察着杨宁的着装。

  毕竟,在她们眼里,长相再好,没钱没身份,那都是虚的,有钱有势的男人才最帅。

  当然,杨宁今天的穿戴全部由林紫晴负责,从头到脚,每一样披戴在身上的物件,都是经过精挑细选,加上林家两位小姐的品味,立刻让杨宁从吊丝装扮,一跃成为顶层公子哥。

  “我眼神没问题吧,他串在手上的观音,这色泽,好像是…”

  “没错的,帝皇绿,我很肯定。”

  “你们看,另一只手上套着的链珠,尽管不是帝皇绿,但很可能也是玻璃种,那可值好几千万呀。”

  “也可能只是冰种吧。”

  “就算是冰种,也绝对是高冰种,没一两千万,别想戴在手上。”

  “啧啧,这可比一些喜欢晒表的土鳖品味高多了,以为买块一两百万的表就了不得,整天在咱们面前晃悠,以为咱们农村来的呀,没见过世面?”

  “你们看,他那套行头,好像是威尔斯大师的手工货,布料也是最上乘的。”

  当然,这些名媛不能算花痴,姑且算拜金女吧,不过能来这的女性,自然也要分三六九等,而最上等的那一撮名媛,相对来说倒是对杨宁多看了几眼。

  与前面两等不同,她们对杨宁的身份更感兴趣。

  尽管这些都是私底下的窃窃私议,但难免还是传到了林曼萱跟林紫晴的耳朵,林紫晴偷偷朝林曼萱竖起大拇指,似乎在夸奖这个堂妹的‘准备充分’。反观林曼萱神色如常,玉脸上一如即然冷冰冰的,对于这些名媛的品头论足,只是微微皱了皱眉,就径直进入场内。

  不过只有了解林曼萱性格的人,才清楚这个看上去不苟言笑的冷美人,心里还是挺满意自己的‘杰作’的。

  这些窃窃私语自然也落入纪愁跟徐晶耳朵里,纪愁只是脸色有些沉,可徐晶却是怒气涌来,径直就朝着林紫晴走去,并且挡在前面。

  林紫晴似乎并不意外,淡淡笑道:“怎么?不欢迎我们吗?”

  “欢迎,当然欢迎。”原本阴沉着脸的徐晶忽然展颜一笑,目光落在杨宁身上,忽然道:“只是我对贵公司这位模特很感兴趣,确切的说,我对林氏珠宝公司的这几件压轴品,很感兴趣。”

  她这么一出口,四周立刻传来唏嘘声,林紫晴与林曼萱也是脸色微变,显然没想到徐晶的攻击会这么有侵略性。

  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林紫晴终归是见惯大场面的,很快恢复先前的平静。

  “所谓金玉其外,败絮其内,无论是暴发户,还是穷吊丝,就算把全天下最昂贵的金银玉器戴在身上,都改不了身上那一股子土味。”徐晶一脸鄙夷,目光在杨宁、林紫晴、林曼萱身上各扫了一眼。

  四周的讨论声更多了,能来这都不是蠢货,自然也听出徐晶的弦外之音,那些拜金女们更是暗暗嗤笑。

  “还以为是什么白马王子,搞了半天就是个李鬼呀,不过还别说,这冒牌货看上去确实挺那么回事。”

  “林氏还真是煞费苦心呀,把这些奢侈品交给别人戴,就不怕遗失吗?买没买保险呀?”

  “哟,瞧你说的,搞不好人家身上的还可能是假货,只是做工看上去那么回事,人都能找冒牌的,这东西你就敢保证一定是真的?”

  “还真说不准,世风日下呀,这林紫晴为了搏出位,也是够拼的。”

  与先前截然不同,不少人都朝杨宁、林紫晴、林曼萱投去鄙夷之色,尤其是杨宁,更是首当其冲。

  杨宁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,暗道这人情冷暖还真够现实的,前一刻还目光炯炯,这眼下就成了鄙夷不屑,世风日下呀。

  “我耳朵不好,刚没听清楚,刚是不是,你说我土?”杨宁望着徐晶,脸上露出古怪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