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13章 213多大仇?

正文_第213章 213多大仇?

  “阿宁,听孟老师说,你在那个斗技楼,得到名次了?”

  这附近,香满楼也要面临不少竞争对手,所以很轻易就找到吃饭的地方,但无论是规格,还是质量,显然跟香满楼有些差距。·

  当然,经过刚才那么一闹,众人的兴致降了不少,眼下以吃饱为主,不过刚坐下来,宁国晟就率先发问了,他这么一开口,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,林曼萱更是显得很紧张。

  “还是那句话,多的不敢保证,但仅仅是对林氏有一个正面的推动作用,想必没问题。”

  杨宁这斩钉截铁的话,就像一根定海神针,不仅是林曼萱跟林紫晴,就连老冯、老徐等人,都暗松了一口气,只要能帮助林氏渡过难关就行,有杨宁这句话,压在他们胸口多日的大石,立刻烟消云散。

  当然,他们也不会认为杨宁会说谎,因为没这必要,再者对杨宁的能力,别人不清楚,难道他们还不清楚吗?

  “说起来,如果当初我们让这小子在外面溜达,说不准拿下第一名都不是个事呀,哪轮到那家伙在咱们面前耀武扬威的。”

  孟建林大大咧咧喝了口茶,心情格外的好。

  “还不是你心眼大,不过第一名,这你也敢说,就不怕喝茶咬到舌头吗?”老冯笑道:“小杨呀,我这不是说你不行,只不过这外面的比试,难度也很大呀,当然,第一名不敢说,我相信你肯定能拿下前三。·”

  “老不羞,说话比我还不靠谱。”孟建林撇着嘴。

  当下,气氛一时间变得好起来,原本因为徐晶带来的不快,也渐渐消弭,老冯等人正准备对杨宁旁敲侧击,看能不能再问出一点东西时,林曼萱忽然道:“你跟我出来一下,有些事要问你。”

  杨宁想也不想就点头:“好。”

  看着杨宁跟林曼萱走出包厢,别人倒没觉得什么,可小妮子却显得闷闷不乐的,望向掩上的房门,颇有那么股望眼欲穿,宁国晟跟宁国轩即便看到了,也只是相视苦笑,这年轻人稀里哗啦的事,他们觉得还是少搀和的好。

  房门外,见林曼萱有些欲言又止的,杨宁开口道:“问吧。”

  “听孟爷爷说,里面的事不能瞎打听,而且你们也不能随意透露,是吗?”林曼萱终于开了口。

  “其实嘛,你如果想听的话,我说给你听也没事,不过你得答应我,要保密。”杨宁半轻松半严肃道。

  林曼萱眼中闪过一丝感动,在她看来,这代表着杨宁对她的信任,而事实上,她也很想听,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,笑道:“算了,我担心守不住秘密。”

  “真不想听?”杨宁故意拉长了声音。

  本来就算不上坚定的内心,因为杨宁这句话,又出现了很明显的松动,林曼萱尽管还是冷着张脸,但杨宁还是能明显感觉到林曼萱胸口的起起伏伏,这说明看似平静的她,事实上却并不平静,估摸着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  “那我就问一件事,你得了什么名次?”终于,林曼萱的好奇心战胜了那本就不多的坚定。

  “如果我说第一名,你信吗?”杨宁半开玩笑道。

  “信!”林曼萱很认真的点头。

  “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?”杨宁摸了摸脸颊,看上去有些害羞的样子。

  “对!”林曼萱盯着杨宁的眼睛,再次认真的点头。

  “好吧,你赢了,我确实得到了第一名。”杨宁也很认真的点头,可还没等林曼萱露出欣喜之色,就补了一句,“当然是倒着念的,不过也没差了,反正都是第一嘛…”

  “滚!”就仿佛是沉睡中的母狮子,不是睡梦中死去,就是沉睡中苏醒,这一刻的林曼萱,颇有一种掐死杨宁的冲动,人家刚才很认真的好不好,你就不能认真点,严肃点,非得整些乱七八糟的无厘头破坏气氛?

  还有,这虽说都是第一,但这正数跟倒数,差别是很大的好不好?

  这么严肃的时刻,能不能别这么贫?

  还有,你说倒数就倒数,哼,我才不信,上次你说自个是班上倒数第一,等高考时,却考出一个史上第一,同样的错误,姐姐可不会犯两次。

  林曼萱既抓狂,又有些好笑,她的这些小心思旁人看不出来,至少落在杨宁眼里,这冷冰冰的女人还是那鬼样子,只不过这身上的冷意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感觉又冷了些。

  吃不准这娘们几个心思,唯恐出现河东狮吼的一幕,杨宁忙转移话题:“对了,刚刚闹事的那一男一女什么来路?”

  “那个徐晶是紫晴姐的同学,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,不过物是人非,人总是会变的。”林曼萱解释道:“至于男的,则是紫晴姐在国外上学时的同窗,家庭并不复杂,算是小资,在华海也有两套房产,曾是紫晴姐的追求者,我听说紫晴姐也曾对他有过好感,只可惜始终没有交往。”

  “就这些?”杨宁愕然,一个是发小闺蜜,另一个则是暗恋、护花、追求者,可刚刚那气氛,怎么看都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这太扯犊子了吧?

  “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,我猜,在国外上学的那段时间,紫晴姐肯定跟人家发生过一些我并不清楚的故事,毕竟是紫晴姐的私事,我也不好过问,但我觉得,这件事,紫晴姐肯定也有一些过错,因为她曾经说起时,语气透着一些愧疚。”

  顿了顿,林曼萱又道:“紫晴姐还说过,大家在国外平时都是用洋名,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他的本名,肯定不会跟他接触太多。”

  “林总对名字也有研究?要不改天让她帮忙测测?”杨宁愕然。

  林曼萱暗暗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胡说什么,只是那个男的名字而已,你脑子怎么都是些封建迷信呀。”

  杨宁也翻起了白眼,一脸郁闷,“那你说说,这家伙名字有何不同寻常?我好像听到,他叫阿愁,是吧?”

  “对,他姓纪,叫纪愁。”林曼萱点头。

  “纪愁?这名字很普通呀,有什么特殊的啊…等等…纪愁?”杨宁一开始没回过味,可渐渐的,脸色变得古怪了,“林总还真是…那啥…遇人不淑呀…纪愁?这处好了还没什么,可崩了,就遭惦记了,啧啧,纪愁…纪愁…记仇?嘿嘿,他名字这么经典,他爸妈知道吗?这还是自家的娃吗?这得多大仇啊?”

  “嘴上尽没好话。”林曼萱嘴角微微抿了抿,但常年的习惯还是压下了这刚刚冒出来的笑意,整了整脸色后,平静道:“不管孰是孰非,明晚能不能帮一下紫晴姐,或者说,帮林氏?”

  “参加那个多大仇的入职仪式?”杨宁笑眯眯道。

  对于杨宁的贫嘴,林曼萱怕是早免疫了,也懒得去纠正,只是点头道:“对。”

  “没问题,有吃又有喝,白请的不去才傻。”杨宁笑着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