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211章 211杨家!

正文_第211章 211杨家!

  当杨宁走出斗技楼时,已经是第二天快傍晚了,对于斗技楼的排名,又或者这些人都得到了怎样的奖品,他不是很在意。·

  在他看来,能获得名次的无非就是周炎、燕南春以及李易君这三人,至于谁在前谁在后,对杨宁来说意义不大,不过从心底,他还是比较倾向于周炎摘得头筹。

  “怎么才出来?”

  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响起,原本还低头思索的杨宁不由得抬起头,只见孟建林正眼巴巴的看着他,脸上有着股患得患失。

  不仅仅是孟建林,在他身旁,还站着杨芷薇、宁国轩跟陈洛,相比较孟建林脸上的复杂,他们则明显露出松了口气的味道。

  “你们怎么都在这?”杨宁愕然。

  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杨芷薇嘟着嘴。

  “因为我?”杨宁更迷糊了。

  “对啊,别人都出来了,就你杵着不走,害我们担惊受怕的,以为你被坏人绑架了。”杨芷薇没好气道。

  一旁的陈洛露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,暗道就眼前这小祖宗,还真没人敢打包票绑架他,尤其是在斗技楼这种地方,对于杨宁的能力,陈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。

  “阿宁,我也很奇怪,怎么就你最后一个出来?要不是季总告诉我,说你还在里面,可能晚点才会出来,让我安心,说不准我可能就跑到警察局报警了。·”一旁的宁国轩半开玩笑道。

  这回轮到杨宁翻白眼了,这能怪他?要不是那个脑子有些秀逗的所谓组长一再叮嘱让他等一等、缓一缓,他怎么可能在房间里看电视,还一看就是七八个小时?

  杨宁转过头,望着屹立在眼前的这座斗技楼,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幽怨,试想一下,当你无所事事在一个房间里看了几个小时的电视,偏偏这台电视只能收看两个栏目,既不能上网、又不能离开房间,想要小睡片刻,却发现连张床都找不着,你会是个什么样的心情?

  这简直就是变相的软禁呀!

  真是个神经病!

  杨宁暗暗将那个只见了一面,印象中大腹便便的组长给问候了十几遍后,然后摇了摇头,“撞见个神经病,算我倒霉,现在肚子有点饿了,二舅,咱们找个地方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噗哧…

  看着杨宁摸了摸肚皮,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,一旁的杨芷薇掩着嘴笑了起来,至于宁国轩,则是好笑的摇头道:“就知道你这小子没心没肺的,说起来,我肚子也有点饿了,走吧,刚好他们准备了一桌大餐,等着为你接风洗尘。”

  陈洛抿着嘴轻笑,跑去开车,而孟建林却一直欲言又止,憋着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杨宁看到了,也清楚对方想问什么,不过碍于一些规则,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:“孟爷爷,您也知道这地方的规矩,我不能说太多。看·”

  孟建林神色一黯,但杨宁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眼睛一亮。

  “尽管不能说太多,并不代表就一点不能说。”杨宁故作神秘的顿了顿,见孟建林死死盯着自己,连宁国轩跟杨芷薇都露出感兴趣的目光,这才笑道:“我在里面也得到了名次,虽然作用不大,但如果只是给林氏撑门面,我相信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当真?”尽管对这个答案算不上满意,但孟建林还是相当的振奋。

  “当真。”杨宁很肯定的点头。

  孟建林深深的看了几眼杨宁,然后重重点头:“好!”

  千言万语怕都无法形容孟建林此刻的心情,但这仅仅说出口的一个字,却释放了他这些天的心力交瘁,仿若一剂兴奋剂,彻底的将他整个人给催化了。

  与此同时,在某间会议室,一群人围坐在会议桌上,每个人神色各异,有犹豫,有忌惮,有不甘,也有凝重,但更多的却是无奈。

  “就这么放弃了?”终于,有人打破会议室的平静。

  “没有选择。”一个男人开口,如果杨宁在场,一定会认出,这位就是在斗技楼出现的龙先生。

  “可他对我们很重要,我可以同意不以强硬手段将他带来,但不代表就不能通过其他渠道。”有其他人出声。

  龙先生眉头一皱,漠然道:“你同意?需要你同意?我就想问问你,你敢吗?”

  “我…龙煜,你什么意思!”被质问的人脸色胀红,瞪着龙先生。

  “我能有什么意思,你都敢通过强硬手段对付杨家人了,我哪还敢有其他意思?”龙先生似笑非笑道。

  “胡说!我什么时候…我…”

  “够了!”

  那人还想争辩,可忽然的,场内出现一道喝声,龙先生漠然的瞄了眼开口的人,随后闭上眼,把头撇到一旁。至于那个试图争辩的人,则是胀红着脸,但敢怒不敢言,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,才重重的哼了哼,不再开口。

  这开口叫停的不是别人,正是当日在监控室里,始终站在那两个轮椅老者身边的祝先生,眼下他坐在会议桌的正中间,可见其身份地位不一般,即便是龙煜,都对这人忌惮。

  “我请各位来这,不是听你们吵架的,而是想办法。”祝先生眉头微皱,沉声道:“想必各位也清楚,一开始大家都心照不宣,打算先礼后兵,这杨宁,他来也得来,不来也得来,由不得他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可想法是好的,现实却往往充满变数,因为在座的各位,怕都没有想到,这个杨宁,竟然是杨老的孙子。”

  “就算他是杨老的孙子,难道就不能为国做贡献?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无非就是请来做科研而已。”有人皱眉开口,他的话,其实也说出了不少人的想法。

  “别跟我提什么国家大义,这种似是而非的想法忽悠老百姓成,你以为能糊弄杨老?”祝先生不悦道。

  那人也没有争辩,显然,他也清楚,他的这种说法,本身就水分大,经不起推敲。

  “这事没跟杨老商量过?”又有人开口。

  “提过了。”祝先生叹了叹。

  “杨老怎么说?”尽管预料到了结果,但不少人还是一脸的不死心。

  “杨老只说了一句,不希望有人打扰他孙子的生活。”

  祝先生说完,便不再开口,而会议室则再次陷入沉寂,谁也没再吱声,显然,大家都在消化这句话的潜台词。

  杨家!

  这是一个底蕴深厚的家族,尽管杨家一脉单传,可说到底,杨老爷子作为开国元勋,与他同一时期的那批人都陆续撒手人寰,仅存的这几个在军方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太上皇,只要不犯一些严重性的错误,那么谁敢动?谁又能动?

  更何况,杨家不但在军方有着恐怖的影响力,旁系、依附者、门生更是数不胜数,只要杨老爷子健在,那么由杨天赐、旁系、依附者、门生组成的杨家,就是一座让人仰望的崇山峻岭!

  即便有朝一日,这位杨家的支柱不在了,可其子杨天赐,却同样能紧握住这杆大旗,不说还能不能大刀阔斧的开疆拓土,但至少守住这一亩三分地,不难!

  也正是想通这一点,所以,在对待杨家的问题上,这聚在一起,跺跺脚就足以让大半个华夏发生地震的这群人,才显得犹豫不决。

  良久,祝先生开口道:“此事就到此为止吧,谁也不许再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