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94章 194许之、之许

正文_第194章 194许之、之许

  “既不是真品,也不是赝品,如果真要盖棺定论,可以称它为一件作品。”

  季明春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望着手上没被龙先生拿走的一个麒麟青铜印,目光复杂。

  “我都快被你们弄糊涂了,别打哑谜啊。”邓元央一脸迷糊。

  “还是我来说吧。”龙先生深吸一口气,神色渐渐恢复正常,他放下那个麒麟青铜印,平静道:“我曾查阅过史书,肖祥子在四十岁那年就病故,只不过鸿门担心随着肖祥子死去而走向衰败,所以肖祥子的**力排众议,对外隐瞒了肖祥子的死讯。”

  “四十岁?”吴清皱眉:“资料不是说,肖祥子享年五十一岁吗?”

  “其实,之后的十一年,是他**女扮男装的。”龙先生解释道:“她的**姓许,跟肖祥子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两人义结金兰,成了异姓兄妹,据说这许姓女子对肖祥子一往情深,只可惜这份感情深埋心底,对于许姓女子的这份情愫,肖祥子也知之甚详,只不过没有任何表露,或许是因为年纪差距太大吧。”

  “孽缘。”尽管龙先生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吴清跟邓元央都能预料到后续发展,同时也猜到了这麒麟对印的来历。

  “也就是说,这是许姓女子的作品?”邓元央若有所思道:“能蒙蔽外人十一年,想必这位许姓女子的能力并不在肖祥子之下,几乎能以假乱真,季总,你输得不冤。”

  “不冤…确实不冤…”季明春深深的望了眼杨宁,喟然一叹。

  “该说的都被你们说完了…”杨宁尴尬笑了笑:“可我刚好像说过,这字迹,确实是出自肖祥子的手笔吧?”

  “什么?”季明春跟龙先生都露出惊讶之色。

  “先刻字、后刻形,我想,这应该是肖祥子未完成的一件半成品,也可说是遗物,后经许姓女子完成了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有什么证据?”龙先生眼中闪过异彩。

  “就凭这个许字。”杨宁指着那肉眼很难看清的小字迹,“许之…之许,咋听之下,与许姓女子的姓氏有关,可事实上,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,我相信,即便这女子姓赵钱孙李,同样会刻这个许字。”

  “等等…好像这么说,有点道理,以身相许…许配…配许…”吴清微微点头,“这是女子对情郎的情思…缅怀…”

  “但这并不能说明它曾经过肖祥子的手。”龙先生又道。

  “龙先生,请问,这女子假扮肖祥子,初衷应该是不希望肖祥子一手建立的心血破败吧?”

  龙先生闻言点头,其他人也若有所思,杨宁继续道:“而许姓女子仿造肖祥子作品,是要面世,卖给那些皇孙贵族、富豪乡绅,她要将作品原汁原味交到这些人手里,试问,会多此一举留下这种痕迹,引人怀疑?”

  “断然不会。”龙先生摇头,说到这,他望向杨宁的目光更惊异了。

  “而寻常的仿品,许姓女子即便是随手一做,又或者留在家中,也不会刻下这种字,毕竟,这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,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来完成,并非一朝一夕。”顿了顿,杨宁道:“除非,这物品对许姓女子而言,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,而既然刻下这个许字,那么我相信,也只有肖祥子的遗物,才能让许姓女子日复一日年复一一年,在这上面留下她与他的痕迹,表露她对他的思念、不舍。”

  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”吴清叹道:“孽缘,也是良缘…”

  啪…啪…啪…

  “有理有据,分析得头头是道,年轻人,你让我很吃惊。”

  龙先生目光炯炯望着杨宁,不仅是他,连吴清、邓元央、季明春以及三个评委,也是拍手称赞。

  “看来还是我们这最精彩呀。”

  三个评委互相说笑着,气氛也没了一开始的僵硬,就连**味也淡了不少。

  季明春看着杨宁,淡笑道:“谁再怀疑你是靠运气蒙进来的,我保证不打死他。”

  吴清望向麒麟对印,蹙眉:“这麒麟对印虽说不全经肖祥子的手,但它却是融合了鸿门两代掌门人的结晶,背后更是有着一份让人感动的故事,它的价值,真的很不好说。”

  “是呀。”邓元央深以为然,他这么说也是发自肺腑,不管这麒麟对印价值几何,季明春也是没机会了,他跟吴清一样,不会昧着良心说话。

  “年轻人,不如你给估个价?”季明春望着杨宁。

  “行。”杨宁似乎早有准备,点头道:“肖祥子的作品,在市面上大概能拍出八百万到一千三百万的价,这个浮动的范围很大,可事实上,这些作品里,到底有多少出自许姓女子的手笔,我不知道,但光从品质,以及随后三百年多位帝皇对肖祥子作品的肯定,足以说明,许姓女子的能力并不在肖祥子之下。”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也就是说,许姓女子跟肖祥子一样,堪称大师。”

  “而这麒麟对印,可以算是两位大师级人物的共创作品,更是融入了一位大师日复一日年复一一年的心血,这个价值的取舍,很难…”杨宁停顿了一下,发现无论是龙先生,还是季明春,都急不可耐望着他。

  “我想,这麒麟对印,其价值应该在八百万,至于宣传造势后能拍出怎样的价格,我不管,也不知道,更不敢妄议。”

  杨宁的话引起在场人的深思,一时间气氛有些冷清。

  “这个价格差不多了。”作为燕子坞首席鉴定师,吴清的话还是很权威的,毕竟他干这行,比在场所有人都久。

  “真没想到,原本以为走眼了,如今反倒是捡到了宝。”龙先生嘀咕了一句。

  其他人倒没太大反应,但杨宁早就清楚了,故意装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“龙先生,这不会是您的珍藏吧?”

  龙先生倒是不隐瞒,点头道:“没错,几年前在满堂红弄到的,当时店主不敢肯定这是不是肖祥子的作品,所以我用一个很不高的价,买到了这麒麟对印。”

  “恭喜龙先生。”

  “龙先生真是慧眼识珠。”

  “恭喜。”

  吴清等人连忙贺喜,看得出来,他们都挺嫉妒的,季明春更是开口道:“不知龙先生是否愿意割爱?我…我出…这个价钱…”说着,季明春伸出两根手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