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89章 189运气?

正文_第189章 189运气?

  杨宁展开协议书,发现内容并不多,每一条的协议条款,都与保密有着紧密的联系,事实上内容的主旨大体一致,那就是不能跟外界透露赛场内的事情,一旦被查出,除了要缴纳足以家破人亡的罚款以外,还要被整个古玩界封杀,终生不能踏入这个行业。

  杨宁签了名字后,就被一个服务生带到某个独立的房间里,进门前,他看见,不仅是他,像周炎、燕南春等人,也都被带到其他房间里。

  房间并不宽敞,也就三十多个平米,里面有沙发、电视等配备,清雅舒适,而且还有不少古玩字画,供人欣赏。

  咣当…

  房门很快被锁上了,同时在这一刻,杨宁脑海中出现了系统的提示。

  发现物品:丝绸路

  品质:优异

  评估:收藏品,古代名家公孙长治无数次想通过书画的形式,重现出丝绸千年的盛况,足足耗费四十余年时间,在画出九千四百三十八张时才彻底满意,这是一幅彰显出公孙长治精益求精的画作,也是亦今为止,最贴近丝绸千年的画作,具有极高的历史、收藏价值,且升值的空间极大,估值为7968049华夏币。

  杨宁下意识展开穿视之眼,惊讶的发现,这幅画的色泽极深,他不由得上前,静静的看着挂在角落边的这幅画。

  这并不是一张整画,而是由几十处不同的场景拼揍而成,偏偏又不突愕,显得异常的协调自然,甚至用浑然天成形容也不为过,即便是一处荒漠,另一处古城盛景,又或者马队穿过闹街,连在一起也挑不出矛盾。

  杨宁不由得肃然起敬,也不知道公孙长治耗尽多少脑细胞,才能将这些不搭边的场景拧在一起,仿若天成。

  杨宁看得很上心,也很入神,直到一个声音在房间内响起,才将他惊醒。

  “考核通过,恭喜你。”

  这就完了?

  杨宁愕然,而这时候,房门也被打开了,那名服务生投来的目光,除了惊异外,也有些崇拜。

  杨宁有些稀里糊涂的,又看了几眼丝绸路,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房间。

  “杨大师,你真厉害,不仅第一个通过考核,更是破了斗技赛最快过关速度。”服务生忍不住赞道。

  “我第一个通过考核?”

  杨宁不由皱眉,闭目想了想后,他立刻想起除了丝绸路以外,房间内其他放置的古玩、书画,要么是白色,要么灰色,这说明,房间里,只有那幅丝绸路是古画,价值最高。

  “年轻人,你越来越让我好奇了。”等来到大厅,龙先生刻板的脸上难得出现缓色:“这一关考验的是鉴估师的嗅觉、眼力,你能在第一时间锁定那幅丝绸之路,难得,相当的难得。”

  “龙先生,你就不认为我是瞎猫撞到死耗子?”杨宁微微脸红。

  “不会。”龙先生摇了摇头:“一名优秀的鉴估师,都不屑于在赝品上花费太多的时间,即便仿得惟妙惟肖,也顶多会赞一声,随即离开。可你却对旁物视若无睹,通过监控摄像头,我发现你的目光有着惊喜、肃穆、感慨,这说明,你很肯定丝绸之路的真伪以及价值,对吧?”

  杨宁微微点头,好奇道:“龙先生,这么说,其他人也会遇到跟我一样的情况?”

  “不一定。”龙先生摇头:“有的房间,可能会不止一件真品,或者全是赝品,至于如何评判,这就需要评委们做出决定了。”

  “看来我的考核还算简单的,运气不错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龙先生坐了下来,他望向杨宁的目光,有着一缕不易察觉的惊异。他还有一些话没说,那就是杨宁这次的考核并不简单,相反,还是为数不多比较难的那几个。

  毕竟,其他房间的古玩字画数量不算多,而杨宁的房间里,除了两个展柜的古玩杂烩外,墙壁上还挂着十几幅画,能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,就锁定了房间内唯一的真品,老实说,要不是亲眼所见,要不是知道这幅画是头一次被送到这里,不可能有作弊嫌疑,那么龙先生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天底下有这么毒的眼力劲。

  是运气吗?

  偶然?

  不仅是龙先生,就连十二个评委,都一致否认了这个可能性,因为再偶然、运气再好,都无法让一个人站在一幅画前足足十分钟,且对其他古玩字画视若无睹,这只能说明,这小子从一开始,就看出屋子里就一件真品!

  甚至,刚刚他与十二个评委,都在讨论杨宁是不是真有古玩界任何人都会眼红的本事眼观断古今!

  “应该不会吧,这小子…可能,只是直觉吧…”龙先生眯着眼,看似平静,可内心一点都不平静,“再看看,希望只是这小伙子的嗅觉,不然就太恐怖了,一旦证实了,怕组委会那几个家伙又要红脖子,不惜代价吸纳这小子…”

  又过了半小时,燕南春出来了,这是第二个通过考核的人,显然,他在大厅看到杨宁时,也是楞了一下,目光透着奇芒,似要将杨宁看透似的。

  “我第二名?”燕南春沉默片刻后,想要跟龙先生证实自己的猜测。

  龙先生默不作声点了点头,燕南春变得更沉默了,深深的看了眼杨宁后,就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。

  陆陆续续的过了两个小时,出现在大厅的人越来越多,每个人都交头接耳,可说着说着,大家都一致望向角落沙发上的杨宁,目光闪烁。

  终于,有人忍不住问杨宁:“小伙子,你师傅谁呀,一次得第一名,可以说是侥幸,可又一次,就不是运气,而是实力了。”

  杨宁干笑道:“这位伯伯,其实我是运气好,稀里糊涂就过关了,不相信的话,你问他,他开门时,看到我是不是一脸困惑的样子。”

  那被杨宁指着的服务生下意识就要摇头,可又想起好像杨宁真是一脸茫然,最终不确定的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这一刻,不少人也都相信杨宁的说辞,暗暗骂了句该死的运气,怎么自己就没撞上后,对于杨宁的讨论也少了点,不过也有人露出不信之色,比方说燕南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