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79章 179会是谁?

正文_第179章 179会是谁?

  岚姐戴着副墨镜,穿的衣服也很蓬松,可这依然遮掩不住她的魅力,回头率高得惊人,年轻的小伙子盯着岚姐的前面,而那些上年纪的中年男人,则是盯着岚姐的后面,他们脑海都在遐想着这蓬松衣服内,到底有着多么致命的尺寸弹性。·

  似乎早已习惯这种火热的目光,岚姐一点都不在意,还热情的跟杨宁打招呼:“上次还没来得及谢谢你。”

  “岚姐客气了,该道谢的应该是我,没想到竟然昏过去了。”杨宁尴尬的笑了笑,显然又想起昏迷前感受到的软中带硬,眼角的余光瞄了眼那凸起的地带,但瞬间望向其他地方。

  “吃饭没,要不一块吧?”梁华提议道,他也是通过杨宁的关系,才能够去岚姐的店做事,如今他很满足这份工作。

  “还没吃…”

  杨宁正要继续说,梁华直接朝他推了推,然后道:“那走吧,我们订了位子,胡师傅一直吵着说要见见你。”

  “胡师傅?”杨宁一愣。

  “就是我店里请来的坐馆,平日里都是靠胡师傅火眼金睛,不然我那店早就得关门歇业了。”岚姐有些自嘲,“没想到,这行的水这么深,要是没点本事,还真吃不了这口饭。”

  “胡师傅早就听说你的事迹了,真是没想到,那枚蜜蜡扳指是被你捡漏的呀。看·”梁华笑道。

  杨宁立刻就懂了,肯定是那次疯狂扫购后,被古翰街的商贩探清楚底细了。这也不难,毕竟当时身边有赵龙跟阿虎跟着,稍稍跟他俩打听打听,很多事就一清二楚咯。

  看来以后还是少去古翰街为妙,杨宁暗暗的想着,这时候梁华又推了他一下:“是不是很忙?忙的话,就下次吧。”

  “不忙,只不过我这边的人,可能有些多。”杨宁有些不好意思道。

  “不碍事。”岚姐摆了摆手。

  “那好吧,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随着杨宁放下手机,很快,宁国晟等人就过来跟杨宁汇合了,陆国勋还边走边道:“小子,不是说好了到外面吃吗?怎么好端端的,打算在附近吃了?”

  “这不有人请客嘛。”杨宁打了个哈哈。

  “哦?”陆国勋扶了扶眼镜,打量起杨宁身边的梁华,继而是岚姐,很快,他脸上露出原来如此之色。

  不仅是他,就连杨宁的两个舅舅,也是一脸的似笑非笑。

  至于林紫晴,倒没太大的反应,而林曼萱在看到岚姐的一刹那,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,但很快就恢复到平日里的清冷。·

  杨芷薇撅着嘴,身为女性,尤其还是漂亮的女性,都会有一种天生的直觉,尽管岚姐戴着墨镜,穿戴也不出彩,但她还是嗅到一股危机,这是一种来自优秀女性所带来的压迫。

  “杨小姐好。”

  看到陆国勋的一刹那,梁华显得有些紧张,毕竟这位大佬,混古翰街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?不过看到杨芷薇后,梁华还是主动打招呼。

  杨芷薇勉强笑了笑,然后就站在宁国轩身边不说话,显然有些小抱怨。

  “碰巧遇上的,这次梁哥请咱们吃饭,我寻思着也不去太远的地方了,一来一回也麻烦,陆伯伯,您说对不对?”

  “我倒是无所谓,就怕你两个舅舅吃不惯这里的饭菜。”陆国勋笑呵呵的。

  “我不挑食。”

  “有时去南洋那边的小国家谈业务,吃的还不如这里好,都习惯了。”

  宁国晟跟宁国轩都笑着表态,事实上,到了他们这种层面,排场反倒是其次了。

  “那…”

  陆国勋望向林紫晴跟林曼萱,立刻得到回应。

  “我无所谓,一开始我也是打算在会场外随便找个地方吃的。”

  “我随意。”

  最后就剩下杨芷薇了,这妮子尽管心里有很多想法,但却不会表露出来,乖巧道:“哥上哪,我就去哪。”

  “那好,咱们过去吧,就在那,不远,包厢都订好了,原本还嫌宽敞,这下怕还要多摆几副碗筷了。”

  岚姐笑眯眯的,对于陆国勋,她也是如雷贯耳,坐馆的胡师傅可是百般推崇,如今有机会跟这位陆先生同席对饮,对她以后在古翰街的发展绝对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毕竟,跟陆国勋有这么一层关系,谁想要玩小花招也得掂量掂量。

  随着杨宁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离开大赛现场去吃饭,华海市警局却是乱成一锅粥,有疑是首长级的大人物出现在鉴估大赛,并且遭到一些宵小之人的算计,甚至一度闹到警局,这让孔道春郁闷极了,暗骂这群该死的混球,真会给他们局子惹事。

  孔道春是这一届华海市的副市长,兼警局局长,是土生土长的华海人,到了他这种层面,一般的案子不会惊动到他,都是交代各副局去处理。

  “会是谁呢?”孔道春手指敲打着桌面,对于这个疑是首长级人物的身份,他没有怀疑。

  他之前跟京里相关部门核实过,很快便查明了陈洛的身份,可即便是他的权限,依然不能查到陈洛目前在哪执行任务,又保护谁,这让他极为凝重。

  通过询问下面人,从长相、气质、特征各个方面着手,孔道春很快肯定对方不是政府要员,毕竟需要动用京警卫保护的人,两只手数得过来,所以他怀疑对方要么来自某个大家族,要么就是军部的。

  “不管了,即便人家没说,但还是得给个交代,至少表明一个态度。”孔道春拍了拍大腿,然后抬起电话筒:“小陈,告诉他们,立刻把这案子给我查个水落石出,太阳下山前必须结案。”顿了顿,孔道春沉声道:“我不看过程,只看结果,明白没有?”

  随后,孔道春放下话筒,眼睛微微眯起:“还是给京里打了电话吧,不然这坐着也不踏实。”

  说着,他取出自己的私人手机,犹豫再三,拨了一个号码…

  “哥,这些都是你买的?”

  饭桌上,看着杨宁从挎包里掏出一堆古玩,杨芷薇惊讶道:“是古董吗?”

  她这么一问,只见所有的目光都聚焦过来,尤其是林曼萱跟陆国勋,更是目露热流,显然都觉得经杨宁手的,就没凡品。

  “应该…是吧…”杨宁干笑道。

  “我看看…”

  “等等,这件让我看看…”

  “别抢,阿轩,那边有…”

  “陆先生,这是我先拿的,算了,这玩意是什么呀,给我说说…”

  一时间,包厢热闹非常,在场所有人,都仿佛鬼子进村似的,对杨宁的背包展开了扫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