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77章 177杀人许可证!

正文_第177章 177杀人许可证!

  第177章177杀人许可证!

  将那男的交给巡逻队处理,继而轰出会场,然后这陈主任就跟整件事撇清关系了,算盘打得挺好,只可惜他消息闭塞,并不清楚如今的陆国勋有着怎样的威势,还当他是曾经那位只局限在南湖市的土霸王,所以说话做事确实要嚣张一点。

  毕竟,背后给他撑腰的,在他看来要对付陆国勋,简直是手到擒来。

  啪!

  陈主任刚说完,就立马挨了一耳光,扇他的人是陈洛。

  “管好你的嘴巴,下一次,我绝不会用手。”陈洛目光发寒,让本来勃然大怒的陈主任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  “你!你们!你们敢打人!”

  好一会,缓过劲来的陈主任气呼呼的指着陈洛、杨宁,咆哮道:“巡逻队呢?都死哪去了!”说完,他还掏出手机,气呼呼拨了个号码,没多久就朝手机吼道:“还不滚过来,你姐夫我让人扇耳刮子了!”

  “等着,你们给我等着!”

  挨了一耳光后,陈主任原本的镇定荡然无存,尤其听到围观的人不少都笑出声来,更是让他怒火中烧。

  “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
  陈洛双目一寒,瞬间出手,直接将陈主任踹倒在地,这一脚的力道相当雄浑,陈主任直感一股酸甜苦辣咸在喉咙翻滚,然后,就两眼一翻,昏了过去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“酒囊饭袋的软脚虾也敢跟老子耍横,要几年前一子弹壳早崩了你这臭娘养的墩墩儿!”陈洛叽里咕噜的骂了句。

  “让开让开!”

  这时候,赵龙也带着几个人赶了过来,拨开人群一看,立马乐了,屁颠屁颠的跑向陈洛:“陈哥,好久不见。”说完,望着陈洛脚下踩着的陈主任,疑惑道:“这货谁呀?”

  “一个该扔油锅里炸条的混球。”陈洛撇撇嘴,然后抬脚走开。

  “哦。”赵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出乎所有人意料,他竟然狠狠下脚,直接朝陈主任的肚皮踩了下去。

  “啊!”

  陈主任发出剧烈的惨叫,口里又喷出一些稀里哗啦的浓稠液体,看得让人作呕,刚刚清醒也就一刹那,就再次两眼一翻,昏死过去。

  围观的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,显然被陈洛跟赵龙的凶残吓到了,那个瘫倒在地的男人更是目露惊悚,望着陈洛跟赵龙,就仿佛看到魔鬼似的。他有些庆幸踹他的只是阿虎,如果换成这两位主,怕现在不比陈主任好多少。

  “姐夫!”

  很快,十几个巡逻队的成员冲入人群,跟他们一块来的,还有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,是负责鉴估大赛会场这一块的分局同志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这些人一看到现场这一幕,立刻勃然大怒,尤其是那两个警察,更是瞪着陆国勋等人:“谁干的,主动站出来!”

  “把他们都抓了,他们都是同伙!”那个喊陈主任姐夫的巡逻队成员怒道。

  “听阿阳的。”见同事有些犹豫,另一个警察皱眉道。

  原本犹豫的警察立刻掏出对讲机,说了几句后,就望着陆国勋等人。

  “我跟你拼了!”那个叫阿阳的人从旁人口中得知详情后,立刻望向陈洛跟赵龙,目光满是怨毒。

  “不自量力。”

  看着阿阳挥舞电棒而来,赵龙立刻站了出来,猛的一抬腿,直接踢向阿阳。

  这一脚势大力沉,速度极快,快到连阿阳都没反应过来。

  砰!

  被踢飞的阿阳直接撞向三米远的人群,还撞翻了三五个人,看到这一幕,两个警察勃然大怒,吼道:“住手!谁让你们动手的,拷上,拷上!”

  眼看着这两人作势要动手,这时候,宁国晟发话了:“把这事摆平了,阿宁还要干正事,没闲工夫跟这些人扯皮瞎胡闹。”

  他也是刚刚才从陆国勋那打听到参赛资格的海选规则,清楚继续这么胡闹下去,肯定要浪费不少时间。

  陈洛点了点头,然后从内包掏出深红色的证件簿,递给了迎面冲来的两个警察。

  “拿去,看仔细了,我没空跟你们瞎扯蛋。”

  两个警察一愣,目光透着警惕跟凶狠,但还是接过证件簿。

  还没展开,就看到封面的镰刀锤子的标志,这可是党标呀!

  下意识瞄了眼陈洛,这警察犹豫了一下,还是翻开了证件簿,可这不看还好,一看差点没把他给吓死,他看到了什么?京警卫?来自那个传闻只对首长级领导负责的部门?

  这两警察傻眼了,可很快,其中一个警察怒道:“你敢耍我?”

  “你该不会认为这证件是假的吧?”陈洛一脸玩味:“如果觉得是假的,大可以打电话去核实,全国各地,任何警局都能通过内部系统,核实到证件上编号的真伪。”

  “你说是就是?你让我们核实就核实?少跟老子玩这套,站好了,老实点让我们拷上!”

  面对陈洛的玩世不恭,这两警察有点怕了,还真担心这证件是真的,毕竟一旦属实,那么他俩就彻底吃不了兜着走了,得罪京警卫保护的人,他们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。

  与此同时,他们望向冷眼旁观的宁国晟时,忽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  可他们还没来得及行动,忽然就感觉脑门被一个凉飕飕的东西顶着,好像是金属,下意识就要回头,可耳边却传来一道冷哼:“别动。”

  与此同时,陈洛也似笑非笑道:“两位,你们好像忘记了这张证件簿有一个被默许的名字,也可以说是别称。”

  “别称?被默许的名字?”

  两个警察相视一眼,显得很疑惑,可忽然,两人猛地瞪大了眼,看着手中的红本子,差点就脚一软,整个人瘫倒在地。

  杀人许可证!

  如果不是陈洛提醒,恐怕他们压根不会联想到,这看似貌不起眼的小红本子,不但象征着一个超然的身份,更象征着在这个国家内,将被允许杀死任何的一个人,事后还不需要背负任何的责任!

  换句话说,如果他们被京警卫杀了,那么绝对是白死,组织上搞不好还要搞一些脏水泼到他们身上,绝不会说什么因公殉职。

  这小小的红本子,根本就是指引别人走向鬼门关的催命符呀!

  而且,他们也在一瞬间醒悟,脑袋上那股凉飕飕的像金属的东西,是枪!

  想到这,他们脚更软了,面对陈洛的说法,他们已经信了九成!

  “打电话吧,核实下,对大家都好。”陈洛的声音尽管轻飘飘的,但听在他俩耳朵里,却仿佛魔音一般让人不寒而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