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53章 153处理通宝

正文_第153章 153处理通宝

  第153章153处理通宝

  “九叠篆以小篆为基础,笔画反复折叠,盘旋屈曲,点画皆有纵横两个方向填满空白部分。每一个字的折叠多少,则视笔画繁简而定,有五叠、六叠、七叠、八叠、九叠、十叠之分,而九叠篆盛行于唐、宋、元、明,一直延续至今。”

  陆国勋依然处于某种激动的情绪中,望着手中的这枚皇宋通宝,感慨道:“用九叠篆铸钱文,在数千种古钱币中,皇宋通宝完全是孤例,所以历代的收藏家都视为稀世珍品,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和经济价值。”

  “陆先生,说了这么多,还没告诉我们,这古钱币值多少钱?”宁国轩笑道。

  陆国勋下意识的就想骂一句俗气,这种稀世珍品是能用金钱衡量的?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身份,想想还是算了,耐着性子道:“具体的价格还得视情况而定,像九叠篆皇宋通宝,我也估不准。不过在前年,京城一位收藏家协会的会员,在潘园的古董商那看到了一枚折二光背的皇宋通宝,当时花了近八百万。”

  看出宁国轩有话要说,陆国勋笑道:“当然,九叠篆皇宋通宝与折二光背皇宋通宝价值相当,甚至九叠篆的要更稀少一些,所以价格可能会贵上一些,拿到拍卖行,估计在千万以上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”

  宁家三兄妹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无语,他们没想到,这小小的铜钱真有这么大的价值,回想当初父亲经常拿出来擦拭,笑着说给他们在城里买房子,他们三人怀念父亲的同时,也是惊出一声冷汗,如果不是宁国轩临时起意,恐怕这铜钱早就遗失了。

  同时,他们也释然为什么短短这些天,杨宁就能空手套白狼,硬是赚了八千万,这根本不是挣钱嘛,简直比抢银行还快,宁家两兄弟互视一眼,颇有一种这些年咱们白糟蹋了的感觉。

  “陆伯伯,让我看看这皇宋通宝。”

  杨宁伸手从陆国勋那接过古币,同时,也开启了。

  发现物品:

  品质:优异

  评估:收藏品,于仁宗皇佑三年铸,为避钱文重“宝”而造的非年号钱,以当时盛行的九叠篆铸,该钱币为置样钱,也可称开炉钱,非正用品流通钱币,但由于数量稀少,又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,所以拥有一定的升值空间,估值为1930054华夏币。

  依着系统的尿性,现实中的价格起码要以三至五倍来算,而陆国勋的估值,怕是八九不离十了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

  “怎样?”陆国勋笑道。

  “当然是陆伯伯慧眼独具了,立刻就认出这枚皇宋通宝是真品。”杨宁装出尴尬的样子:“我也是经陆伯伯提醒才看出些端倪,对古钱币,我了解的也不算多。”

  “你小子今天反倒变得谦虚了呀。”陆国勋哪会信杨宁这些鬼话,不过嘛,被当面拍一记马屁,还是很受用的,暗道就不跟这小子计较了。

  “国钰,这古币你拿回去吧,听说老人家对这些很感兴趣。”宁国晟想了想,望向一旁的宁国钰。

  宁国钰不由皱眉,这是她父亲的遗物,也是父亲生前最在乎的东西,尽管有时候会跟她开玩笑,说等她长大了当嫁妆送给亲家翁,可那毕竟是戏言,不是遗言,从心里上讲,宁国钰并不想将这古钱拿走,就算她不在乎,也要考虑两个哥哥的感受。

  这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既然是父亲留下的遗物,宁国钰更倾向于子女留作纪念。

  宁国晟清楚这个妹妹心里的想法,笑道:“国钰,我跟国轩这些年,都闯下了一份大大的产业,相信谁也不会因为钱,而去惦记这枚古币。”见宁国钰有话要说,宁国晟立刻抬手打断:“听我把话讲完。”

  等宁国钰重新坐好,宁国晟才道:“就因为我跟你二哥不缺钱,所以反倒更容易达成共识。这古钱,就拿去吧。”

  “可这毕竟是爸生前留下的,这不太好吧?”宁国钰犹豫不决。

  “有什么不妥?”宁国晟表现得很豁达:“我问你,在这之前,咱俩这二十年来,有没有惦记过这古钱?”

  宁国钰一愣,原本犹豫的脸色渐渐消散,至于宁国轩更是摇头:“别把我算进去,跟你们一样,要不是今天忽然想起,搞不好得下次搬家才记得起来。”

  “这不就结了,说纪念什么的纯扯谈,咱们是一家人,别搞那些虚的没的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宁国晟一字一顿道:“咱们心里记得爸就行,想必爸就算知道了,也会同意的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宁国钰哑然失笑,显得挺无奈。

  这时候,杨芷薇从杨宁手里‘夺走’古钱,好奇的望着陆国勋:“陆伯伯,这古钱真值千万?哇,那得多少钱呀?”

  “想知道?”陆国勋大有深意的望向杨宁:“这还不简单,让这小子去取一千万的钞票,然后摆在你屋子里,不就知道了?”

 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主意?

  杨宁脸一黑,忙道:“陆伯伯这是逗你的,别听他瞎说。”

  “我倒觉得这主意不错,反正哥你有八千万,哇,那要不再多取一千万吧,最好是一块一块的,想想就带劲,不知道能不能铺满一屋子?”

  杨宁有些无语,暗道陆伯伯贼坏,连带着薇薇这妮子也被带坏了,还有,一块一块的,亏这妮子想得出来,这得跟银行那些小职员多大仇,才能想出这么损的招折磨人?不过幸好不是一毛钱,不然人家估计要报警了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大早,杨宁习惯性的打开健身房,毫无意外,陈洛比他来得早,已经忙得出了一身汗。

  “陈哥,昨晚上还凑合吧?”

  “你说的是那个草包?”

  陈洛撇撇嘴道:“太弱了,像他这种人,当个大头兵还马马虎虎。”

  陈洛说的自然是赵龙,杨宁摸了摸下巴,看来,昨晚上赵龙跟陈洛一定在健身室发生了什么,难怪走的时候,杨宁注意到,赵龙脸上有些‘幽怨’。

  似乎联想到什么,杨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笑道:“陈哥你继续,我随便跑一会就上课了。”

  在跑步机上一口气跑了五十分钟,杨宁才边擦汗边离开健身房,之后洗了个澡,才出门上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