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45章 145绝缘体?

正文_第145章 145绝缘体?

  尽管杨宁没有明说,但陈洛却知道,说的肯定是他随身携带的佩枪。

  华警卫出身的陈洛,不但拥有着佩枪资格,更是握着小红册,别看册子不大,却是华夏政府允许的杀人执照。

  说白了,被华警卫干掉,那你死了也是白死。当然,对于华警卫,国家是很放心的,无论是忠诚,还是处事的原则,都毋庸置疑。

  “陈哥,先听我把话说完。”杨宁笑道:“我要比的是拆卸枪支,如果陈哥担心走火的话,可以把子弹取出来。”

  “这个倒是可以。”

  行伍出身的人最不喜欢扭扭捏捏,陈洛也不意外,他像是变戏法似的甩了甩手,很快,一把银色的92式手枪就出现在了杨宁的视野。

  “陈哥,这枪不是应该藏在腰间吗?”杨宁有些惊讶。

  陈洛无语的瞥了眼杨宁,哭笑不得道:“这又不是拍电影,再说了,放在腰间多不安全,万一被贼顺手牵羊给偷了怎么办?”

  这次轮到杨宁无语了,暗道你身为一名华警卫,在其他部门眼里,那就是传说中牛逼轰轰的存在了,有哪个毛贼发疯去找你下手?再说了,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你身上偷点东西,这得是什么贼,贼王吗?

  陈洛以极快的速度取出弹夹,然后熟练的用拇指弹着弹夹上的子弹,这些子弹仿佛很听话,一颗接一颗被弹到了桌面上,还相当的整齐。

  啪!

  随着一声脆响,陈洛弹掉了最后一颗子弹,他顺势就将弹夹合上,同时将这支92式手枪摆在桌子上,并顺手往杨宁面前一推。

  “杨少,虽然你跑步很厉害,而且我承认没你跑得快,不过说到枪,那我可就很自信了,尤其是拆枪,两年前,我蒙住眼睛,拆好并且重新装好,只用了十三秒。”

  这平均算下来,不管在拆枪,还是装枪,也就六秒至七秒这样。

  可问题不应该是这么算的,因为拆枪花费的时间,远比装枪少得多,这岂不是说,陈洛拆枪的速度要更快?

  “这样吧,杨少如果拆枪花费的时间,比我拆枪与装枪花费的总时间更少,那么就算我输,怎么样?”

  “跟人比试,我一直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。这样的话,赢了踏实,输了也服气。”

  不等陈洛开口,杨宁就抓起这支92式手枪,很快,他升起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明明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枪,更是第一次握住,但杨宁却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。

  这一刻,他顺着这种感觉,进行了在当初融合王牌兵王实训手册初级篇中的军械篇时,那些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。

  哗啦…

  陈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,这似乎不到两秒吧,自己的这支92式手枪,在杨宁手里就彻底的解体了,而且相当的彻底!

  他怎么做到的?

  以陈洛的警觉性,还有职业素养,自然肯定这支92式手枪没有任何硬件上的问题跟隐患,那么这次的解体,唯一的解释,就只能是杨宁靠真本事办到的!

  而接下来,杨宁的又一个举动,彻底验证了他的这个想法。

  只见杨宁闭着眼,以一种让陈洛目瞪口呆的速度,驾轻熟路的在桌面上摸索着一个个被拆卸的零件,仅用了八秒,杨宁就将散落在桌面上的枪支零件拼揍在了一块,恢复了之前的模样。

  足足好一会,陈洛才看着摆在桌面上的枪支,半晌憋住三个字:“我输了。”

  “不是去医院吗?好像是那个方向吧?”

  下了公车,杨芷薇有些不解的看着杨宁,印象中,去市人民医院的路好像是前面这条,而不是眼下要拐个大弯的另一条。

  “我跟同学约好了,在文体中心的相思桥碰面,然后再一块去医院探望圆圆。”

  “该不会是女同学吧?”杨芷薇笑眯眯道:“哥,我记得你一直是绝缘体哦。”

  “胡说!”杨宁一个劲摇头,他可不承认自己是什么绝缘体,这是诬陷、是栽赃!

  “我还不了解你吗?”杨芷薇撇撇嘴,大眼睛透着狡黠:“哥,你们学校是不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呀?”

  “应该挺多的吧…”

  杨宁有些不确定,毕竟他认识的女孩也不多,不过认识的一个个可都是精品,徐媛媛跟周茜不说,就那次体育课,围着他的一群学妹,其中还是有好几个姿色不错的。

  不过这不确定的语气,落到杨芷薇耳朵里,就成了杨宁某种心虚的表现,她立刻笑嘻嘻的挽着杨宁的手臂,“哥,别泄气,等明天我陪你去学校,羡慕死那些人。”

  “小脑瓜子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呀,你哥就那么没用,要靠着妹妹出风头?”杨宁轻轻点了点杨紫薇的额头。

  “不识好人心。”杨芷薇气嘟嘟的吐了吐小舌头,然后松开挽着杨宁的手,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着,一副我很生气,你别理我的模样。

  也就走了几分钟,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文体中心那块醒目的招牌,大门外,还有着一片不亚于足球场大小的广场。

  眼下还很早,不过广场的人却很多,基本都是些跳广场舞的大妈,以及那些早起健身或者练太极的老大爷老大娘。当然了,也不乏一些青壮男士,对于杨芷薇的出现,他们中也会有人露出惊艳之色。

  穿过这片广场,很快就看到一条波光粼粼的河流,潺潺地向下游流淌,像一部照相机,把河岸两边的景色都拍了下来。高耸的大楼,宽敞的马路,汽车的往返,孩子们的嬉闹,老人们开心的大笑。两岸的景象在变,水里的画面也在变,而且变得越来越美。

  河的上面,竖立着一座有些年份的大桥,看上去古老而沉稳,透着一些岁月留下的沧桑,它便是相思桥,灵感源于织女七夕渡银河与牛郎相会的鹊桥,故此得名。

  桥的一端,站着两道倩影,偶尔有行人经过,都会不经意的行注目礼。

  杨芷薇也发现了这两道倩影,也不能说她眼尖,实在是这两人太扎眼了。想起杨宁提到跟同学约好一块去医院,杨芷薇不由露出狐疑之色,可一想到杨宁以往绝缘体的单身情况,又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可笑。

  因为这两个女孩,单说容貌身材,无论哪一个都不比她差,所以她更不认为,杨宁会跟这种级别的美女有邂逅的可能性。

  “一定是我想多了。”杨芷薇这么安慰着自己。

  ps:喜欢书的朋友们可以加下书圈,轻轻一点就好,谢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