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37章 137因为他姓杨!

正文_第137章 137因为他姓杨!

  “你少在这唬我,信不信我告你诬陷!”谢桂彬强撑着道。·

  “精神病患者不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。”罗新民摇了摇头,随即望向李仁:“事实上,刚刚在这的人,都亲眼看到谢总的发病。”

  “你胡说!你含血喷人!”谢桂彬尖叫道,说完,还有些心虚的望了眼李仁。

  “这事在场的人都看到了,你狡辩不了。”罗新民笑道。

  “没错,我们都看见了。”陆国勋第一个站出来,笑呵呵的望着谢桂彬。

  紧接着,徐睿柏、何天红等人也陆陆续续开口,说亲眼看到了谢桂彬的发疯。

  李仁的脸色变得愈发阴沉,他狐疑的望着谢桂彬,这种眼神让谢桂彬近乎奔溃,尖叫道:“胡说,你们合起伙来胡说,你们这些话,不能作为证据。”

  “就知道你不会承认,我还有证据。”罗新民又道。

  “还有证据?”谢桂彬惶恐的看着罗新民,失声道:“什么证据?”

  “事实上,那个摄像头一直记录着审讯室的情况,想要证明事情的真假,很简单,劳烦李部长去一趟监控室,翻看一下当时的视频回放,那么一切都会一目了然。”

  罗新民的这句话,终于让谢桂彬崩溃了,他无力的瘫倒在地,目光有些茫然。·

  李仁先是望了眼失魂落魄的谢桂彬,然后道:“带我去看一看。”说着,他就第一个走出审讯室,谢桂彬的反应,让他对罗新民的这种说法,几乎是彻底的相信了。

  何天红等人带着李仁去监控室的同时,罗新民也第一时间跑到审讯室外,迅速拨了一个号码…

  李仁缓缓走出监控室,他的脸色很难看,对于先前审讯室里谢桂彬的反常举动,以及事后徐睿柏的分析,似乎都在阐述着一件事,谢成栋的自残行为,根本与杨宁没有任何的关系,他不是被吓疯的,而是本来就有病,而且还是遗传病。

  一想到妹夫是个疯子,连外甥也染了这种病,还因为这种遗传病弄得自残,这让李仁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事情闹到这一步,他也没什么心思再去找杨宁的麻烦了,在他想来,只要这小子识趣,不再去追究许奎等人的责任,那么就到此为止吧。

  他把自己的想法跟胡钊一说,胡钊没有多言,就重新回到审讯室,找徐睿柏、何天红‘谈判’去了。在李仁看来,这件事应该问题不大,所以就没再留意,而是思考该怎么处理谢桂彬、谢成栋这个家族遗传病的问题。

  可没多久,胡钊就一脸不悦的回来了,还带回了一个让李仁吃惊的消息。·

  “什么?拒绝了?非要追究许奎、罗春他们的责任?”李仁冷声道:“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真以为自己占着理,就可以讨价还价?”

  说着,李仁就憋着一肚子火朝着审讯室走去,既然对方不识趣,那就压到你服软,真当李家是泥捏的,谁都能揉?

  不过还没走几步,手机就响了起来,李仁瞄了眼号码,赶紧接通:“爸,有事?”

  “我不管你现在准备干什么,又或者正在做什么,马上停下,然后立刻回来!”电话那头,传来一个不容置疑的命令。

  “爸,怎么了?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?”李仁一急:“难道是妈?”

  “家里目前都好,你妈也没犯病,不过,如果你继续在南湖瞎胡闹,恐怕家里就真要出事了!”那头的语气透着恼火。

  胡闹?

  李仁有种很荒唐的感觉,这都什么跟什么?

  可还没来得及问出心底的疑惑,电话那头忽然叹了声:“阿仁,老四的事业正处在上升期,不出意外的话,下届换选,就能列入候补委员,同时担任市委书记的职务,咱们李家,你已经没机会往上挪了,老三即便能再走走,可上挪的空间也很小,年龄上也熬不到两届了。如今,就老四有希望走到我当年的那个位子,你可千万别因为自己的愚蠢,耽搁了老四的前途呀。”

  “爸,到底怎么了?”李仁莫名其妙的同时,也有了一种惊慌。

  李家老四可以说是李家第二代的崛起希望,凭着李家这些年的上下打点,只要再给老四时间,以老四的能力,就算爬到柯怀仁如今的位子,也不是没可能。

  退一步讲,就算欠缺点运气,也有很大的机会坐到李家老人退下之前,也就是省长的位子上。

  “那个小伙子,咱们惹不起。”良久,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唏嘘。

  “什么?”李仁眼皮直跳,无论他怎么揣测,都难以把这事跟杨宁联系在一起:“爸,他到底是谁?”

  “他是谁,我并不清楚。”那头传来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。

  “爸,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,才认为…”

  李仁话还没说完,电话那头就传出一道既无奈,又不耐烦的声音:“因为他姓杨!”

  因为他姓杨!

  又是这句话!

  这句话,李仁今天听了两次,第一次是罗新民说的,当时他可以当耳边风忽略掉,可这一次,李仁惶恐了。因为说这话的人是他的父亲,李家的支柱,曾经江宁省的一省之长!

  过了会,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有些缓和:“事实上,我也只是猜测,没有具体去了解他的真正身份,但你明白一点就好,我刚刚接到了书记办的电话,电话里,柯书记很隐晦的点出了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李仁下意识问了句。

  “那个小伙子,有两个舅舅,姓宁,说起来,你不久前还跟他们吃过饭,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”

  李仁脸上浮起思索,可很快,整个人先是一愣,紧接着一惊,随后整张脸变得不可思议,最后一度变得惶恐起来。

  “难道…他…他是…”

  “知道就好!”

  “爸,我立刻回去!”

  李仁额头都冒汗了,这件事他不敢再怀疑下去,同时他也想起来了,为何罗新民在审讯室时,忽然说跟那小子的两个舅舅吃了饭,敢情这罗新民也瞧出了一些端倪。

  甚至,李仁也猜到了,八成是罗新民刚刚打电话到省里,估计是核实一下杨宁的身份吧,顺便把南湖的情况说了遍,这直接就把柯怀仁给惊动了!

  李仁后悔不迭,看了看身后一脸疑惑的胡钊,沉声道:“你留在这,协助处理这个案子,一定要让那小伙子满意为止。”

  说完,李仁丝毫不理会胡钊的错愣不解,直接走进审讯室,一进门,就对着谢桂彬劈头盖脸的训斥:“你有病就赶紧去治,我陪着你丢人不要紧,可别连累我爸也跟着一块,我们李家丢不起这人!这事我不管了,徐书记、何市长,今天是我李仁冲动,等你们到了省里,我一定摆桌致歉。”

  说完,在徐睿柏等人大惑不解的目光下,李仁先是恨恨的瞪了眼失魂落魄的谢桂彬,然后气呼呼转身就走,丝毫不给任何人挽留甚至开口的机会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