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33章 133有病,得治!

正文_第133章 133有病,得治!

  何天红早就看出谢桂彬的意图,第一时间望向门前的两个心腹,这两人当即会意,立刻关上审讯室的大门。·

  “开门!我要出去!”谢桂彬仿佛癫狂了一般,冲着这两个警察吼道:“快开门,王八蛋,你们想怎么样!”

  “谢总,把该交代的事先交代清楚,然后再走不迟。”何天红缓缓道。

  “姓何的,你想干嘛?我要离开这,这里有鬼!”谢桂彬近乎失态的朝何天红怒目圆睁。

  “我看是心里有鬼吧?”陆国勋冷笑道。

  “你!王八…”

  谢桂彬刚想骂,可看清楚是谁后,立刻就萎了,他背后站着李家不假,可还没狂妄到跟这位南湖市的地下世界一哥叫板。

  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”杨宁说得很轻,但这一次,谢桂彬出奇的没有反驳,而是一脸紧张,疑神疑鬼的朝四周张望。

  “瞧瞧,典型的心里有鬼。”陆国勋也开始冷嘲热讽,对于试图栽赃诬陷杨宁的谢桂彬,要不是顾忌形象,恐怕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。

  “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!”谢桂彬强撑着撇过头去。

  “谢总是吧?我问你,真看到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了?”徐睿柏问道。

  “没有,我刚才什么都…”

  谢桂彬刚要狡辩,徐睿柏就笑道:“谢总是不是想说,刚刚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?”

  “确实…确实是这样的…刚发生什么了?我怎么都不记得了?”谢桂彬故意摆出一副茫然的模样,可眼神中透出的惶恐、紧张彻底出卖了他。·

  “我也觉得是这样。”徐睿柏的这句话,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意外,谢桂彬也不例外。不过大家还没来得及揣测,徐睿柏就接着道:“看来,谢总的家族可能患有某种遗传病。”

  “绝了!”

  一旁的何天红跟孟飞宇互视一眼,偷偷朝徐睿柏翘起大拇指。

  遗传病?

  谢桂彬先是一愣,紧接着整张脸变得惨白,他非但没有反驳,反而开始怀疑徐睿柏的这种说法。

  “这种遗传病,想来跟精神分裂症有关。”徐睿柏笑道。

  “何以见得?”陆国勋若有所思道:“徐书记,看不出来,你还学过医呀?”

  “小时候倒是想过当一名医生,不过也只是儿时的梦想罢了。”徐睿柏笑着摇头:“其实很简单,刚刚谢总的反常举止,或者说他看到了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,如果站在封建迷信的立场,我们可以认为谢总撞邪了。不过现在是讲科学、讲实事求是的年代,我们不能让这些封建思想腐蚀自己,一切要以科学论断为根本依据,那么谢总的这个情况,就属于幻觉妄想,也就是精神分裂症。·”

  顿了顿,徐睿柏又道:“至于我推断出遗传病的原因,是谢总的儿子,也就是飞扬路的伤者谢成栋,根据当时围观市民的描述,以及拍摄下的视频,显然谢成栋当时也处在某种精神分裂的幻觉妄想当中,与谢总今天的情况,可谓是一模一样。”

  谢桂彬:“…”

  “那么,关于杨宁吓到谢成栋,导致谢成栋自残的说法,也就不成立了。”

  顿了顿,徐睿柏缓缓道:“谢总,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“徐书记请讲。”

  谢桂彬有些心不在焉,他内心乱糟糟的,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患了家族遗传的精神病,可没听说父辈往上有这种病变史呀?

  徐睿柏才懒得去揣摩谢桂彬心里想什么,也不想知道,只是沉声道:“送谢总四个字,有病,得治!”

  有病,得治!

  虽说只是四个字,但却透露了太多的信息。

  这一刻,谢桂彬反而清醒了不少,他自然听出徐睿柏言语间的愤怒,简直是在指着他鼻子骂,你跟你儿子有病就赶紧去治,别老怪这个怪那个,以为脑子有病就可以说话不负责任?还想着颠倒是非黑白?

  罗春跟罗飞这对叔侄,脸色都相当的难看,显然他们没想到,极力要巴结讨好的对象,竟然是个神经病。尽管背后有李家撑腰是不假,可出了这档子事,李家日后还会不会支持一个神经病,可就很难说了。

  毕竟李家是李家,谢桂彬说到底也只是外姓人,放这么个精神病四处得罪人,李家肯定做不出来。

  “徐书记,对不起。”谢桂彬一脸愧疚的跟徐睿柏道歉。

  “这话不要跟我说。”徐睿柏一点不领情。

  谢桂彬清楚徐睿柏还在气头上,当面骂人家闺女是贱货,任何一个人父怕都会义愤填膺。当然,谢桂彬也清楚徐睿柏在提醒他,要道歉,去找杨宁跟他的闺女,可谢桂彬哪拉得下这脸,甚至这个念头刚升起,就被他压了下去。

  让他去跟三个年轻后生道歉,简直是做梦,传出去,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商界混?

  谢桂彬的装聋作哑,让陆国勋相当的不满,而且看到杨宁腕上的手铐时,更是怒不可遏:“谁拷的,还不解开?”说完,还瞪了眼身边的孟飞宇。

  孟飞宇一脸的无奈苦笑,暗道今天真是霉气冲天,招谁惹谁了这是,怎么老是挨白眼?当然,对于陆国勋的瞪眼,他也不会去记恨,只是苦笑着解释:“是他不想解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“恩?”陆国勋望向杨宁。

  杨宁耸耸肩,不以为然道:“当初我说过,铐上了,想解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,陆伯伯,如果这事就这么算了,那以后别人天天给我上铐,我还不得烦死呀?”

  “胡说八道些什么!”陆国勋笑骂了句:“你以为警局里的人都吃饱了撑的,什么事都不做,整天就给你上铐呀?”

  陆国勋也听出来了,杨宁这不是在耍脾气,而是彻底的怒了,他要讨一个满意的说法,否则,这手铐就这么戴着!

  当然,不同于徐睿柏跟何天红,陆国勋是无条件支持杨宁任何决定的,但他的这种态度,却引得徐睿柏跟何天红暗暗皱眉。

  事实上,不管是何天红,还是徐睿柏,都希望这事到此为止,再闹下去,估计李家就要坐不住了。如今彻底掌握住了局势,谢桂彬跟谢成栋,更是被判定为精神病患者,那么谢成栋的自残就有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,而且能让所有人摆脱关系的解释,这样,只要不动谢桂彬,那么李家就不会再过问这事。

  毕竟,李家的涉足,大部分的原因,是因为谢成栋的自残重伤。

  至于省委甚至京里要的说法,完全能把涉事的许奎等人交出去,至于警局内部,又有罗春这些人背锅,那么闹得沸沸扬扬的飞扬路事件,就能以一个算不上圆满,却很理想的方式结束。至于上面要怎么处理这些人,就不是徐睿柏需要操心的事了。

  不过眼下,杨宁的‘不依不饶’,某种程度上,很容易阻碍到这个大方向的推进。或许他们不认为杨宁有这种份量,可如果是一旁的陆国勋,那就很难说了。更何况,陆国勋身旁,还站着一个始终皱着眉,却没有开口说话的男人,对这个男人,徐睿柏隐隐有那么点印象,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