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30章 130所谓的证据

正文_第130章 130所谓的证据

  第130章130所谓的证据

  “什么证据?”罗春下意识道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“当然是你说的人证。”孟飞宇沉声道。

  “他们是人证。”罗春指着一旁的许奎等人。

  “他们也算人证?”徐睿柏冷哼:“我不管他们是原告,还是被告,只是单纯的供述,没有其他证据,都不足以对他们指控的人判定有罪和处以刑罚,这是我国的法规规定,罗局长,这点你应该知道吧?”

  罗春下意识点头道:“我们还有物证,放在保存库里,是一些铁棒,上面有他的指纹。”说着,他指向杨宁。

  徐睿柏望向杨宁:“你动手的时候,用过铁棒这些工具吗?”

  “指纹吗?”杨宁摇头道:“如果指纹是从铁棒顶部采集到的,那应该没错,毕竟那铁棒砸过来,我下意识的会伸手去抓。”

  罗春脸色微变,之前他也没问指纹是从哪里采集的,只是知道铁棒上有杨宁的指纹就够了,如果真是杨宁说的这样,铁棒的指纹留在顶部,那么这些物证的说服力就极低了。

  许波哼道:“你就是握着铁棒顶部砸人的。”

  杨宁眼睛微微眯起,冷笑道:“你亲眼看到我用铁棒砸人了?”

  “当然。”有谢桂彬在场,许波底气大了很多:“不仅是我,他们也都看到了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  “没错没错!”

  “对!”

  许奎带来的两个人,异口同声点头。

  徐睿柏微眯着眼,他如何听不出这两人的言不由衷,而且随着他俩开口,连罗春的胸膛都挺了起来。

  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你说我用铁棒打了人,都有谁呀?”

  “那可多了,我七八个朋友,都被你用棒子砸了。”许波一脸愤慨的瞪着杨宁,不过眉间却透着些许揶揄。

  “哦,具体点,把名字说出来。”杨宁又道。

  “对,把名字说出来。”罗春也在一旁附和着,他这一开口,让徐睿柏跟何天红第一时间皱眉。

  “周崇、杨涛、孔州、刘达……”许波一口气念了七八个名字。

  “你倒是比我清楚呀,我怎么没记得砸了这么多人?”杨宁面露思索,一副回忆的模样。

  看到这一幕,许波窃笑的同时,也是一脸愤慨:“你下手可狠了,好几个都被砸昏过去,他们求你别打了,你还是砸了七八棒子才收手,实在太令人发指了!”说完,许波还望向罗春:“罗局长,对于这种残暴不仁的罪犯,可不能任由他逍遥法外!”

  见过无耻的,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。

  不过,对于许波这种无耻的倒打一耙,杨宁非但不生气,反而露出一缕很诡异的笑容。网.136zw.>

  这种笑容给了许波很不妙的感觉,不仅是他,就连一旁的许奎、罗春等人,都升起一股不安。

  “你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孟飞宇望着杨宁。

  杨宁并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望着许波,一字一顿道:“你确定是这些人吗?有没有说多的,或者遗漏的?”

  许波吃不准杨宁什么意思,咬了咬牙,哼道:“只多不少,这些只是我记住的,可能会有遗漏吧,你伤了那么多人,我当时都被你弄折了两条胳膊,哪记得那么清楚?”

  “你肯定这些人都被我用铁棒砸了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你确定?”

  “当然确定。”许波点头,回答得很果断,可他话刚出口,一旁的谢桂彬就暗暗叫糟,他终于意识到杨宁到底想干嘛了。

  不仅是谢桂彬,就连徐睿柏跟何天红,都猜到了杨宁的心思。

  毕竟这并不难,他们都是擅长玩心机的主,这么点小把戏,毫无技术含量,可偏偏就真有蠢货往这坑里跳。

  果不其然,杨宁笑眯眯道:“孟局长,我是否利用凶器伤人,完全可以将他提到的那几个人找出来,然后送到医院进行ct检测,按理说,如果用铁棒砸的话,一个星期内,还是能检查出伤处的。”

  这一句话说出来,审讯室立刻传出几声倒抽凉气,许波的脸更是一阵青一阵白,甚至是慌了。

  显然,他刚才提起的那几个人,完全是瞎编的,这种事可经不起推敲,或者说,在现实面前,根本就容不得狡辩。

  “等等,可能是我记错了,应该不是他们,是……”许波赶紧开口,很明显,先前的揶揄荡然无存,这次是彻底的慌了。

  “记错了?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记错一个两个可以理解,你该不会告诉我,全记错了吧?”

  “难道不可以?”看到杨宁这模样,许波气得七窍生烟。

  “你是觉得自己很聪明,还是把这一屋子的人当傻瓜?”杨宁反问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许波恼羞成怒,正要开口,徐睿柏却哼道:“够了!”

  说完,他望着罗春:“罗局长,这就是你所说的人证?这种怀着极大的私人情绪,甚至指鹿为马的言辞,也能当作证人吗?”说完,他又望向许波,缓缓道:“你也是学生吧,不过看起来,你应该满十六岁了吧?”

  “虚岁十八。”孟飞宇在旁答道。

  “虚岁十八呀……”

  徐睿柏昂着头,喃喃自语,似在思考些什么,没人能猜到这位南湖市的市委书记在想什么。

  忽然,徐睿柏话锋一转,沉声道:“既然成年了,就不是小孩子,无论做事,还是说话,都要负得起法律责任。今日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你口口声声说他是凶手,而且还是以目击证人的身份,我不知道你这些话几句真,几句假,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,我国法规里,意图陷害或者隐匿罪证的,会以伪证罪定罪处罚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情节严重的,会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”

  许波脸一白,慌乱开口:“坐牢?”

  “这还不算,我记得,刚才我进门的时候,你们好像说我也是嫌犯,还在现场看到我,对吧?”

  徐睿柏这话出口,不仅是许波,就连许奎,以及他带来的那两个人,也都露出惊恐之色,他们以为这位市委书记,要跟他们算账了。

  情急之下,许奎慌乱开口道:“徐书记,这事是我们胡说的,没有的事。”

  “胡说?就是无端诬陷了?”徐睿柏平静的看着许奎等人,缓缓道:“按照我国刑法规定,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,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”

  顿了顿,丝毫不理会许奎等人发白的脸色,徐睿柏慢条斯理道:“试图以莫须有的罪名,诬陷一名国家干部为刑事罪犯,这个后果相当严重,两罪并罚的话,可能需要判处至少七年的有期徒刑,当然,几位若是在狱中表现得好,兴许能减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