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25章 125徐书记的愤怒!

正文_第125章 125徐书记的愤怒!

  等等,按理说,周茜跟徐媛媛还真不能算犯罪嫌疑人,人家两个女孩子,远远的站着,也没动手,真算起来,顶多算是目击证人,更何况人家眼下配合着,没看见吗?比你还着急,恨不得你快点!

  当然,更郁闷的还在后面,原本,当三人看到徐媛媛,震惊这个女孩比周茜更漂亮的时候,却没想到,这妞比周茜还爽快,直接问道:“去警局,还是在这里取证调查?”

  “当然…当然是…去警局了。”

  被问话的莫洪结结巴巴的说了句,没办法,原本准备一肚子话的他们三个,谁料到会遇到这么爽快的两个嫌犯?

  不明所以的那两个年轻干警也不由埋怨,暗暗瞥了眼莫洪,心里嘀咕也没你们在车上说得那么横嘛,你看人家两个女孩子,多么配合,恐怕就一个**,人家都会坐出租车去警局报道了,你们兴师动众的废这么大事,图个啥?是故意忙里偷闲,还是摆排场装逼?

  两个年轻干警心里郁闷,莫洪就更郁闷了,正要继续说,徐媛媛又道:“不介意我打个**跟老师请假吧?”

  莫洪微微皱眉,但还是点头同意:“可以,快点。”

  看着徐媛媛平静的走到不远处,掏出**通话,又看了看压根没什么担忧的周茜,莫洪有些烦躁,按理说,今天这事很顺利,应该值得高兴才对,可问题就是太顺利了,隐隐透着些让他很不舒服的非比寻常。

  周茜很淡定,一点没替目前的处境担忧,话说她能不淡定吗?会忧心忡忡?

  她可是亲眼目睹过杨宁跟徐媛媛的背景的,不说徐媛媛有一个当市委书记的老子,就说杨宁,一个**,那边的人直接搬出省政法委书记,当时她对这个称呼没太大概念,可回家跟她老子一唠叨,差点没把喝着酒的周延禄呛着。

  既然徐媛媛跟杨宁都要被带走,她这么个顺带着的,压根就不需要操心,如果连徐媛媛跟杨宁都搞不定,她就算操心也没用。

  更何况,在周茜心目中,还真不认为这事会搞不定,毕竟,远的不说,就说徐媛媛吧,有一个市委书记当老子,在南湖市,还有谁敢招惹?真把官二代当泥巴捏,那真是活得太年轻了。

  …

  市委会议室,徐睿柏正在跟各相关部门的领导,商讨飞扬路的善后事宜,毕竟闹得沸沸扬扬,必须尽快把事情压下来,京里给了省里压力,省里自然要给他们市委压力了。

  正商讨着,忽然,徐睿柏**响了,他本不想接,可看到号码,不由皱眉,随后走到窗边。

  **自然是徐媛媛打来的,徐睿柏也清楚,如果不是重要事,这闺女很少给他打**,不过他也没料到,听到的信息,竟然是闺女被当作嫌犯,而且警局还荒唐的下了批文,要把她逮捕?

  “徐书记,谢桂彬应该请了李家人,他直接插手局里面的工作。”

  跟着何天红走进会议室的孟飞宇,立刻看到窗台边上的徐睿柏,当即开口。

  挂断**的徐睿柏,脸色沉得吓人,他缓缓摘下挂在鼻梁的金丝边眼镜,手臂有些颤抖。

  “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、城市市容环境管理局,还有负责案子善后的相关部门,先出去。”徐睿柏语气低沉:“现在。”

  会议室的这些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每个人都嗅到一股山雨欲来的味道,当下一个个起身离开,不敢逗留。

  剩下的人不多,基本与治安管理搭边,尤其是何天红跟孟飞宇,更是作为警局的管理者。当然,原本孟飞宇是没资格参与这次的会议的,不过眼下,却没人说什么。

  哐…

  当会议室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,包括何天红在内,会议室余下的几个人,看着面沉似水的徐睿柏,都有些压抑,尤其是孟飞宇,更是忐忑不安。

  “这该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治安!”

  徐睿柏毫无征兆的拍案而起,骂道:“是不是认为我这个新来的书记是弱智?从饭馆、到飞扬路,这些所谓的华夏好干警,都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那可笑的个性,来挑战我的底线!眼下,不知多少人在背地里嗤笑我的无能,等着看我的笑话,因为这些穿着**,在市民眼中人模狗样的王八蛋,一直在我眼皮底下,干着别人眼中最顶级的笑料!”

  “其他市,包括省委,都有不少关于我的不好评论,甚至一些刚退下来,不明真相的老领导,他们认为这是我资历浅,甚至是无能的表现!”

  徐睿柏愤怒的拍打着桌子,咆哮道:“每天我在办公室,听到这些风言风语就火大,而且我还要被省委训示!”

  “徐书记,您可以跟省里解释。”尽管徐睿柏没有冲着他吼,可孟飞宇总觉得被一双眼睛盯着,这让他难受到极点。

  “解释有用吗?”徐睿柏怒火中烧:“在他们眼里,所有的解释都是推卸责任,只会让人觉得,你到底有多无能!”

  “那可以把那些老鼠屎抠出来,然后汇报给省里。”在场另一个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液,徐睿柏的气场实在太大了,让他不由得升起慌乱。

  “抠老鼠屎?真这么做,远的不说,就说你们局,有几个干净的?我是不是应该先把你抠出来掂掂?”

  徐睿柏怒道:“让我在省委面前给你们穿小鞋,这种事,亏你想得出来!”

  何天红、孟飞宇等人,都恨恨的瞪了说话的这人,拜托,让上级找更上一级,给下级穿小鞋,说这话得多不动脑子?做这事不但丢份,还丢人,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,自个连下属都管不好,甚至都不能拿他怎么样,要沦落到找上级诉苦的地步,得多无能呀?

  说完,徐睿柏狠狠的将手中的钢笔砸在桌面上,吓得孟飞宇等人心脏一抖。

  “我每次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都会一笑而过,抱着人无完人的天真想法去跟他们沟通,满心希望他们能引以为戒,可是他们的贪得无厌,竟然给我搞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蠢事!”

  徐睿柏又狠狠的拍打着桌子:“在我任南湖市市委书记的这一个月,不但成功让我在省委面前狠狠涨了把脸,而且这脸都传到京里了,你们很好,很好呀!”

  不仅是会议室里的何天红、孟飞宇等人,就连从会议室走出来,在大门外等候的各部门领导,一个个都耸着头,偶尔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一些心虚跟慌乱。

  显然,在场不少人,都或多或少的心里有鬼。

  “多少年了,我从一个办事处的小科员,兢兢业业走到今天,成为一个市的一把手。可是,这看似光鲜的背后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如同一个放虎归山的土霸王!可你们知不知道,每一步,我都走得如履薄冰!”

  徐睿柏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我只是想做好份内工作,为南湖的市民、为国家排忧解难,可总有一撮人,不断的让我在领导面前出尽洋相,这还不算,还因为他们的贪婪,以及愚蠢,一而再,再而三的危害到我的身边人!”

  说到这,徐睿柏愤怒的瞪着孟飞宇:“告诉我,谁下的指示,要把我家的闺女,弄到警局里,还冠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以嫌犯的身份协助调查,还打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口号?”

  顿了顿,徐睿柏拍着桌子,吼道:“回答我,立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