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16章 116岚姐

正文_第116章 116岚姐

  这女人的年纪约有二十五六,瓜子脸抹了些不易察觉的淡妆,鼻梁挂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一头秀丽的长发盘在脑后,前凸后翘的身体,在旗袍的包裹下,体现的淋漓尽致,这是一个丝毫不逊色林紫晴的御姐级美女呀!

  “你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?”

  声音很好听,仿若天籁,杨宁暗暗赞叹,表面却神色不动道:“随便看看。·”

  “小洁,你带这位先生四处看一下吧。”这女人望向其中一个穿旗袍的迎客女。

  “不用那么麻烦,你们这有绝当品吧,在哪,我自己看看就行了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绝当品?”这女人下意识的露出茫然之色。

  “该不是你们这没有绝当品吧?”看到这女人脸上的茫然,杨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,可想想又不对呀,这店门外,明明摆着的是典当抵押拆借的招牌呀,只不过有些破旧罢了。

  “实在不好意思,这铺子我也是刚接手不久,很多业务还不是很熟悉。”这女人倒是坦诚的笑了笑:“铺子刚刚装修好,门外的牌子都还没来得及更换,而且坐馆的师傅也是刚刚邀请到,明天才会过来。”

  杨宁暗道原来如此,难怪这店里店外,会给人一种表里不一的感觉。·

  “岚姐,我昨天看到那里,好像挂着绝当的牌子。”其中一个迎客女,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柜台。

  “那过去看看吧。”这女人哦了声,率先走了过去。

  杨宁跟在身后,眼睛有意无意的瞄向这女人的臀部,不能说他眼睛不老实,实在是这臀翘得有些过份了,配合着这身旗袍的包裹,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,晃得杨宁口干舌燥。

  “岚姐,我记得那天,陈老板不是给了一叠报价单吗?他当时好像是说,里面夹着一份绝当品的…”其中一个迎客女忽然道。

  这被称为岚姐的女人捏着下巴,站在柜台前看了好几眼,然后点点头,转身拐进了某个房间。

  杨宁初略看了下,柜台上陈列着的绝当品并不多,大部分还都是些皮带、皮包之类的工艺奢侈品,尽管也值钱,但却算不得保值品,更别说收藏品,这都不在杨宁的扫购范围内。

  不一会,那个叫岚姐的女人出来了,手里拿着的几页纸,应该就是报价单了。

  柜台上的金银首饰不算多,不过好在有一个金盆,值个七八万,倒也弥补了数量上的劣势。杨宁正要开口出价,忽然,身后传来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。·

  “哈哈,美人,我就知道你还没走,今天跟谢哥吃顿饭,喝几杯,怎么样?”

  杨宁注意到,不仅是岚姐,就连一旁的两个迎客女,都第一时间皱眉,露出厌恶之色。

  转过身,只见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,正双目放光盯着岚姐,眼里的占有**可谓是昭然若揭,根本连掩饰都懒得做。他的脸上有很多麻点,皮肤有些蜡黄,身材算不上魁梧,稍稍有点赘肉,单薄、发黄的衬衫咧开着,嘴边还叼着根牙签。

  这完全就是一个地头蛇的打扮嘛!

  见杨宁望过来,这男人狠狠的瞪了眼:“小子,识相的滚出去,别在这碍事!”

  “不准你恐吓我的客人!”岚姐沉着脸道:“信不信我报警?”

  “报警?”这男人毫不在意:“古翰街有谁不认识我谢麻子?你就算报警,警察能把我咋的?我一没偷,二没抢,三没闹事,警察来了也不管用,再说了,你以为谢哥我在局子里就没关系了?”

  “你想怎么样!”

  “很简单,陪谢哥几天,保管在古翰街,没人敢欺负你。”

  说完,谢麻子直勾勾盯着岚姐,恨不得伸手捏爆那胸前的呼之欲出。直觉告诉他,他近乎能抓篮球的大手,怕都不能单手盖住眼前的半边春光。

  面对谢麻子肆无忌惮的目光,岚姐并不动怒,显得很冷静:“陪你不可能,我知道规矩,像你们这些人,一般都要收些保护费,我接管这店时,陈老板也跟我说了,每年给一万二的红包。”顿了顿,岚姐又道:“我给你一万五。”

  “啧啧,一万五,好爽快。”谢麻子阴阳怪气道:“老子虽然喜欢钱,但老子更喜欢脸上有料,身体更有料的骚娘们,你很对老子的胃口,三天,就陪哥三天,怎么样?”

  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岚姐终于目露愠色。

  “得寸进尺?”谢麻子猖狂大笑:“我就得寸进尺咋了?你如果不陪我,信不信以后别想在这做生意?”

  “你敢!”岚姐冷冷的看着谢麻子。

  “你以为我不敢?还是嘴上唬你?”谢麻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:“那么我就让你知道,我到底敢不敢!”

  说完,谢麻子转头望向杨宁,不怀好意道:“小子,滚出去,如果你不想待会被抬出去的话…”

  “你滚一个让我瞧瞧。”杨宁漠然道。

  “小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?”谢麻子怒极反笑,径直走向杨宁,同时抬起手,打算掐住杨宁的脖子。

  他的身高跟杨宁差不多,也接近一米八五,所以没有太大的压力。

  杨宁还没来得及做什么,岚姐就义愤填膺挡在他身前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!”

  “谢哥想怎样,你难道不明白?”谢麻子捏着下巴,贪婪的扫视着岚姐身上的几个敏感部位,不时还咽下一口唾液。

  “不要脸!”

  “臭流氓!”

  两个迎客女忍不住骂道,事实上,她们也有些害怕谢麻子这种流氓兼地头蛇,真得罪了,说不准哪天下班时,就被拖上车给祸害了。

  谢麻子冷冷扫了眼两个迎客女,果然,她们立刻身子一抖,不敢再出声。

  “我真报警了。”岚姐冷声道。

  “你尽管试试。”谢麻子呵呵一笑,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,同时不怀好意盯着杨宁:“我数到三,如果你还不滚出去,那就等着被抬出去吧。像你这种毛头小子,我见得多了,别为了争一口气,就脑子发热干些不该干的蠢事。”

  “我真不懂怎么滚,不嫌麻烦的话,你演示一遍?”杨宁神色平静。

  岚姐暗暗摇头,她也不知该说杨宁胆气十足,还是一根筋,还看不出这是一个地头蛇吗?真惹急了,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。

  果然,谢麻子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冷哼道:“果然年轻气盛呀,血气方刚的最容易干蠢事。”说完,他朝大门的方向喊了声:“阿海,把这碍眼的臭小子拖走,教教他做人的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