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9章 089不服呀!

正文_第89章 089不服呀!

  “放心,人没死,顶多躺两天,这点伤不算什么。·”许波将烟头弹飞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他不会有事吧?如果让学校知道该怎么办?”

  别说王志专,就连莫宇都吓傻了,他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王志专,下起手来竟然这么狠,就刚那股狠劲,说他是疯子都不为过。

  “死不了,知道就知道呗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真出事,放心,我帮你扛着。”

  许波不说还好,一说王志专更怕了,你扛着?扛罪?难道这事会捅到警局?这家伙会报警,让警察来学校抓人?

  “安心,没事的。”看着王志专失魂落魄的样子,许波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可王志专依然那副模样,徐波忽然暴起,一巴掌将王志专扇飞:“草,老子说没事就没事,不相信是不是?”

  王志专捂着嘴,没有生气,也没有惊恐,只是茫然:“真没事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

  这一巴掌把王志专扇清醒了,暗骂就算出事也有他老子帮衬着,只要没闹出人命就行,真要东窗事发,大不了两手一甩,把责任全推到这流氓头上。

  王志专那股潜藏的狠劲也上来了,这模样让许波看着很满意: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

  “就是我班上那家伙,早上得罪你的,我知道他放学往哪走,你们可以提前在路上堵他。·”王志专双眼喷出怒火。

  “你跟他有仇?”许波掏出根烟,递给王志专。

  “有仇!”

  像这玩意以前他不沾,可能是被地上的血腥刺激到了,他想也没想就接了烟。

  抽了几口,王志专咳了好几次,许波这才道:“既然有仇,那还不简单,放学跟我们一块去堵。”说完,指着地上那昏死过去的人:“就像这样,难道你不想亲自动手?”

  王志专咽了口唾液,目光一狠,点头道:“想!”

  “好,下午放学,我在学校门口等你,外面停着辆白色面包车,你既然知道他回家的路,咱们就提前布置,然后找个合适的地方下手,毕竟在学校外面动手,有些太招摇了。”

  王志专跟许波约定好,这才离开厕所。望着他跟莫宇离开的背影,许波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。

  回来后,莫宇就耸着头坐在位子上,眼睛的余光时有时无的瞥向王志专,隐隐透着惊慌。

  至于王志专,却有些兴奋,原本应该坐在椅子上看复习资料,却很反常的在讲台上走来走去。

  如今各忙各的,也没人去管王志专的异常举动,莫宇倒是不奇怪,毕竟在厕所下那么狠的手,还见了血,亢奋一点也正常,这种减压方式不错,连他都想试试。

  很快,第一场模拟考就开始了。

  其实杨宁基本没怎么看语文的复习资料,仅仅是将课本里的诗词歌赋之类的玩意看了遍,然后记在脑海里,之后又看了会。

  凭借着过目不忘的本事,很轻松就砍下了试卷上文言文部分的高分,至于那些辨音、辨错题,也不需要靠蒙,该怎么写就怎么写,毕竟这考的是母语,又不是天书。

  这次模拟考的作文主题是,杨宁以收获为切入点,述说着十年寒窗,金榜题名的感悟。

  这次的议论文,杨宁采用了文言文的格式,依靠着对的理解,这篇长达八百字的文章,倒也似模似样。

  也就一个小时,杨宁就把考卷做完了,这还包括他检查、修改花费的时间,当起身交卷的那一刻,立刻成为全班目光的焦点。

  “够猛,连老周监考都敢提前交卷。”

  “八成没写完,还不如躺在桌子上睡觉。”

  “神经病,想挨老周骂吗?”

  “不知道后面是老李监考,这语文是他课啊!”

  “老李气得脸都抽了,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每个人都若有所思的,尤其看到老李气呼呼拣起杨宁的考卷,更是等着看笑话。

  语文跟其他科目不一样,由于八百字作文的原因,基本上一个小时是很难完成这些海量考题。

  那么唯一的解释,就是杨宁没考完,甚至可能只写了个名字就提前交卷了。

  “这也跟我斗,太看得起他了。”王志专冷笑连连:“让你狂,下午放学整得你妈都不认识你!”

  原本都等着看老李气急败坏的模样,可事实上不少人都失望了,因为老李脸上的怒意消失了,变得很严肃,甚至都忘了自己监考老师的身份,直接坐在杨宁的椅子上,开始翻看试卷。

  这一幕,让王志专心脏猛地咯噔一下:“难道…”

 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少,他们可不认为,一张空白或者胡乱涂鸦的试卷,能让任课老师这么严肃对待。

  唯一的可能,就是杨宁这张考卷,具备了一定的含金量,所以让老李耐着性子甚至完全投入进去。

  “靠!真是活见鬼了!这王八蛋!”当看到老周都下来,还跟老李低声交流时,王志专变得不安了。

  “难道我语文还不如他?这第一科就要被拉开分数?”

  王志专手心冒汗,他语文一直不算好,模拟考成绩最好的一次才113分,平时基本徘徊在105分左右,像这种成绩,甭说年纪,在班上也算普通。

  如果杨宁试卷上的成绩只是这个级别,老李顶多是收起试卷,断然不会一脸严肃盯着答题卡,还掏出红笔打分。

  唯一的可能,这张试卷已经引起老李相当的重视!

  搞什么飞机!

  王志专心头怒吼,难道杨宁的语文也很强,会考很多分,在第一科就要跟他拉开分差?

  不服呀!

  “咳…咳…遵守考场纪律,别四处张望。”可能是发现不少人扭头、或侧头张望,老周咳了咳。

  事实上,王志专心里相当不好受,看老李这表情,他能读出一种见猎心喜的味道,这让他相当的没底。

  老李是南湖三中的老功勋,如今快六十岁了,默默为南湖三中奉献了近四十年。

  像这种阅历无数的老人,竟然一反常态,连身为监考老师的身份都能扔一边,只为批改试卷,在王志专看来,这次杨宁的语文成绩,怕是不会低于一百二十分!

  “难道这都要被拉开十分以上?”王志专咬牙,抓着钢笔的右手,手心已经冒汗。

  离开教室的杨宁直接去了篮球场,倒不是打球,而是球场边有一个荷花池,池中央有一处大亭子,傍晚时分,许多高三学生都喜欢在亭子里看书。

  杨宁早就将复习资料收到里,眼下操场没人,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,就从弄出一本生物的复习资料。

  对于生物这科,杨宁没打算花费太多的时间,看一遍课本,然后看些复习资料就差不多了,毕竟生物跟文科的历史、政治、地理差不多,光靠死记硬背就行。

  像死记硬背这种脑力劳动,对过目不忘的杨宁来说,简直就是砧板上的肉,想怎么剁就怎么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