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章 074跟他赌!

正文_第74章 074跟他赌!

 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他们没想到杨宁竟然大庭广众跟孔本珍互喷,更是把这活了七十有余的老家伙骂得狗血淋头。·

  “这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?”温文昊一脸愕然。

  一旁的周蕙也听得不禁莞尔:“好像是书里孔明骂王朗那段子。”

  “人才呀!”温文昊眼睛一亮,差点憋不住笑出声来。

  评委台上的洪良庆、李锦华、成维庸以及钟理事都一脸古怪,嘴角的肌肉微微抽搐,似在极力压制。

  不过成是非倒是没什么忌惮,噗的一下笑出声来,他觉得孔本珍挺可怜的,你说你好好切石就行了,干嘛不管好嘴巴偏要嘴欠,这下好了,众目睽睽下被骂了个狗血淋头,这也太丢人了。

  看着孔本珍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,谢岩跟陈荣忙跑来搀扶安慰。

  “臭小子,你说话别这么缺德,孔师傅好歹…”

  谢岩还没骂完,杨宁就冷声道:“你也想跟我文斗?”

  谢岩脸都绿了,他可不想大庭广众丢人,也终于知道陈荣为什么说这小子嘴巴特厉害。听听,就这么几句话,差点把孔本珍骂吐血,果然不愧是干风水相术的,光这嘴就杀伤力爆表。

  “我倒是知道这家伙一些生平往事,要不我给你说说,万一有灵感呢?”陆国勋一脸坏笑在旁补刀。·

  果然,谢岩听了这话,浑身的寒毛都炸了。

  “好了,几位,甭说文斗,就算武斗我们也管不着。不过现在是对赌,不如各退一步,先把这事弄完?”钟理事看似用商量的口吻,可谁都听得出话里透着些许威胁。

  “钟理事放心,我们知道该怎么做。”陆国勋自然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:“其实我们一直很规矩,可总有一些跳梁小丑不知进退,非要跑来找茬。”

  陈荣跟谢岩敢怒不敢言,恨恨的瞪了眼陆国勋才表态:“钟理事请放心,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了。”

  “但愿如此。”钟理事冷冷回了句,然后朝一旁的切石师傅吩咐:“去把这两块石头切了。”

  陈荣、谢岩等人一边安抚孔本珍,一边跟杨宁这边大眼瞪小眼。

  当然,双方都没有再爆发争论。

  至于其他人,几乎都盯着两块正在分开切割的原石,没过多久,一边就出现惊呼:“切涨了,是冰种!”

  冰种?

  在场的人无不振奋,陈荣、谢岩相视一笑,这切涨的原石,正是孔本珍选的那·

  “好!好!臭小子,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!”孔本珍近乎咬牙切齿。

  “看来这次分出胜负了,除非那小神棍也切出冰种,不然必败无疑。”

  “冰种哪会那么容易切出来?孔大师之前就说了,那小子选的原石很一般,出绿是有可能,但品质不会高。”

  “就算质地高又如何,切不出冰种级别的还是输,根本就没可比性。”

  “我觉得孔师傅厉害,人家毕竟能力、经验摆在那,又是专门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地质学家,怎么会看走眼?”

  原本笃定的陆国勋变得有些迟疑,他望了眼杨宁,发现对方神色如常,一点都不紧张,这让他燥乱的心渐渐变得平静。

  “等等!”杨宁忽然朝切石的师傅喊道。

  “怎么?你打算认输了?”陈荣冷笑:“还算有自知自明。”

  “小伙子,怎么忽然叫停?不会真打算认输吧?”成维庸笑着将茶杯放下。

  这一局杨宁的赢面很低,以他的经验,绝不超过一成,冰种可不是那么容易切出来的,往往一百块都不见得能切出一块。

  “差点忘记了,既然是对赌,总得有赌注吧?”

  出乎众人意料,杨宁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“差点把这事疏忽了。”洪良庆点头:“我们只是评委,具体怎么赌,赌多少,你们商议就行,我们做个见证。”

  “两千万,看你原石里面藏什么。”陈荣冷笑。

  “两千万就想看,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?”杨宁一脸讥讽:“还是说,你只能拿出两千万?”

  陈荣有些恼火,但不敢在大庭广众跟杨宁拌嘴:“三千万!”

  瞄了眼陆国勋,见对方暗暗点头,杨宁笑道:“我给自己放五千万,想看就跟,不然免谈。”

  陆国勋愕然,我让你跟三千万,不是让你再大两千万,你小子该不会疯了吧?

  五千万?

  这石头里藏着什么都没弄明白,可人家摆在明面的就是冰种,这是要将刚吃进嘴的全吐出来的节奏?

  陈荣脸色难看,他跟谢岩互视一眼,都看出彼此眼中的迟疑。

  “跟他赌!”孔本珍怒道:“他那块石头,能切出冰种才是活见鬼了!”

  对呀!怕什么?

  如今赢面都九成了,这时候认怂,开什么玩笑?

  陈荣、谢岩等人互视一眼,随即点头道:“五千万就五千万,切吧!”

  这看着怎么像是在赌梭哈呀?

  围观的人不少都露出古怪之色,周学彬脑子更是恶毒的想着:这小子傻逼吧?你钱多可以送我呀,有你这么糟蹋的?操,为了耍帅故意输五千万,脑子有病吧?

  像类似的质疑声很多很多,除非对杨宁绝对的信任,否则这一刻要么迟疑,要么都齐齐站到孔本珍的阵营里,毕竟人家切出冰种,从赢面来说,的确占尽优势。

  “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。”陈荣笑眯眯道:“师傅,切吧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杨宁又喊道。

  “又怎么了?”陈荣有些不耐烦了:“你到底还想怎么样?”

  别说陈荣了,就连其他人,都觉得杨宁这是故意拖时间。

  “到底还是年轻呀。”不少人心里冷笑,等着看杨宁的笑话。

  “我刚说了,既然是对赌,就该有赌注吧?”杨宁显得很平静。

  “赌注?”陈荣一愣,随即恼了:“刚不是说赌五千万吗?”

  “那只是咱们的对赌,可不能算作三盘两胜的赌金。”杨宁摇了摇头:“你可以把刚刚五千万的对赌,当作是场下的私注。”

  陈荣嘴角抽了抽,就连陆国勋一脸心惊,眼下这赌局越赌越大,已经超出他的底线了。

  “你们商量下,现在认怂还来得及。”杨宁不屑的模样让陈荣一伙人差点抡板凳武斗了。

  “陆伯伯,你不会怪我擅作主张吧?”杨宁跟陆国勋走到角落,背着陈荣一伙人开始低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