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3章 073骂你吐血

正文_第73章 073骂你吐血

  洪良庆笑呵呵站了出来,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中年人也笑道:“我成维庸也有兴趣。·”

  “我也挺感兴趣。”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也走了过来,之前陆国勋就提到过,这个人是这次展会的负责人,别人都管他叫钟理事,来头很大。

  “那我也凑个热闹。”一个身材保养得很好的熟妇走了出来,看上去四十多岁了,尽管上了年纪,但风韵犹存,尤其那丰韵的圆臀,引得在场不少男人一阵咽口水。

  “最后的名额就让给我吧,闲着没事,凑个热闹。”一个给人慵懒形象的男人笑着走来。

  成维庸有些意外:“是非,你也来了?”

  “大伯好。”

  这慵懒男人叫成是非,是成维庸的侄子,还是成家第三代最叛逆的人,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独自打拼,创下如今百亿市值的商业帝国。

  同时,他与裴永轩、李玉书齐名,被称为华海三公子。

  “他也来了。”不远处,喝着红酒,风度翩翩的李玉书眼神玩味。

  在场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,洪良庆、成维庸、李锦华、钟理事,还有华海三公子之一的成是非,这样的评委阵容堪称豪华,让在场任何人都挑不出刺,也不敢挑刺!

  因为这五个人,除了成是非,每一个身价都不低于四百亿。

  “我同意。”孔本珍想都没想就点头。

  “同意。”说这话的是陆国勋。·

  “有趣,太有趣了,这个杨兄弟太会玩了,连我都激动了。”温文昊搂着周蕙笑道。

  “就知道玩,你觉得这次谁能赢?”周蕙给了温文昊一个白眼。

  “那还用说,当然是咱们的杨小弟了。”温文昊理所当然道。

  “这孔本珍我听说过,对原石很有研究。”周蕙在旁提醒:“而且他还是玉石协会的理事,从年龄、经验上,杨小弟的赢面都不大。”

  “看着吧,直觉告诉我,杨小弟肯定会赢。”温文昊笑道:“我的直觉一贯很灵的。”

  周蕙抿着嘴摇了摇头,显然对温文昊这种‘任性’有那么点无奈。

  “那么开始吧,你们尽管挑石头。”钟理事吩咐服务生搬来桌椅,并请南湖酒店最顶级的茶艺工负责煮茶。

  “小兄弟,我看好你,加油。”路过杨宁身边时,成是非露出一个笑容。

  “谢谢。”杨宁礼貌回应。

  那边刚喊开始,这边孔本珍就马不停蹄走到第三排的摊位,然后指着摊位上摆放的一大块原石:“我选这块。”

  毕竟是百万区,原石的数量不会很多,每个摊位撑死了也就五六块。

  想来,打从进这地方开始,孔本珍就有意无意的开始看石了,否则不会这么快就选好。

  杨宁打开鉴识之瞳瞄了眼,发现孔本珍选的那块石头,竟然是浅绿色泽。·

  厉害!

  心里不由得收起轻视之心,这孔本珍品性如何暂且不说,本事确实有,他四下又看了眼,恰巧最近有一块色泽比较绿的原石:“我选这块吧。”

  当两块原石搬到一起,成是非忽然开口:“这位孔师傅,还有小兄弟,在切之前,不如你们彼此点评一下对方的原石,如何?”

  “没问题,我先来。”杨宁笑着点头,他对成是非的印象还算不错。

  看了看孔本珍的原石,杨宁想了会道:“这石纹,群纹中有一纹独树一帜,纹前有斑斓,前后左右四路朝拜,纹头面朝高处,这叫拜纹。此纹路符合天轨地理,更合阴阳五行,乃福禄之象,石头多半藏将帅之宝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望向孔本珍:“虽然孔师傅人品不咋的,但确有真本事。”

  “废话,人家好歹玩了几十年的石头,不用你说都知道有本事。”角落里,周学彬忍不住嘀咕。

  跟他一样想法的很多,一个个看杨宁的目光都带着轻视,就连孔本珍本人,也一副你小子不过如此的神色。

  轮到他看石头了,坦白说这原石的卖相在他看来很普通,有可能出绿,但品质不好说,就随便给了个评价:“马马虎虎,运气不错,挑了块赌性一般的原石,不过即便出绿,品质也不见得很好,至少比不上我。”

  说完,孔本珍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杨宁:“这第一场,看来是我赢了。”

  马马虎虎?运气不错?赌性一般?还比不上你那块?

  杨宁摸了摸鼻子,脸上露出古怪之色,陆国勋看到杨宁这表情,顿时嘿嘿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这什么眼神?”孔本珍捕捉到杨宁目光里的轻视、不屑。

  “是骡子是马得拿出来溜溜才知道,说我这原石不如你那块,这我可不敢苟同。”杨宁笑了笑。

  “苟同?你也配说这话?”孔本珍不屑道:“我拿刀切石的时候,你爸都还没出世。”

  杨宁眼睛眯起,拇指跟食指开始摩擦鼻尖,如果小胖子在场,一定会惊叫,这会要有人倒大霉了。

  “多嘴问一句,孔师傅是以什么身份参加这场对赌的?”

  孔本珍都懒得去看杨宁,随口回了句:“这与赌局无关。”

  “确实与赌局无关。”杨宁先是点头,然后又摇头:“难道孔师傅是以对赌方的身份参与?这么说就是下了赌注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孔本珍不耐烦的应了声,免得杨宁纠缠不清。

  “既然不是以对赌方的身份,那就是受雇者了?”

  杨宁脸色骤然冷了下来:“老东西,你就是个给别人鞍前马后的卒子,狗腿子懂不懂?嘴巴放干净点,你家主人都没说话,你在这放肆什么?”

  “你!”孔本珍压根没想到杨宁说翻脸就翻脸,气得暴跳如雷:“你这小兔崽子,你这小王八羔子,你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杨宁给打断了。

  “原以为你作为矿石学术的前辈,应该懂礼节,重涵养,必有高论。没想到,在这大庭广众下,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!”

  杨宁一脸鄙夷:“昔日李仲光先生,创立地质力学,以力学的观点研究地壳运动现象,探索地质运动与矿产分布规律,分析我国的地质条件,说明我国陆地一定有石油.从理论上推翻了我国贫油的结论。”

  “后有黄清学,创建多旋回构造运动说,将多旋回说与板块构造相结合,建立板块多旋回开合手风琴式运动模式,开拓大地构造研究新途径。提出陆相生油论,具体部署、指导我国石油天然气地质普查勘探,为我国油气资源的重大突破,为华庆等一系列大油气田的发现做出了杰出贡献。”

  “这两位前辈都乃一代宗师,地学泰斗,力学旋回奠基础,指导探宝献神州,丰功伟绩,后人永世不忘;油气勘查,功在千秋,运筹帷幄指方向,九州大地油气流,斯人虽去,风范长留人间。”

  杨宁连珠带炮说完,也有些口干舌燥,喘了口气才道:“这两位前辈为国家富强无怨无悔付出时,孔师傅又有何作为?”

  “我…”

  孔本珍一愣,他一时没搞明白杨宁想说什么,下意识张了张口,却被杨宁一声厉喝打断。

  “住口!”

  “无耻老狗,你枉活七十有余,一生未立寸功,只会摇唇鼓舌,也敢在我面前妄称地质学家、地层学家?你不过是条断脊之犬,还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!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”

  孔本珍气得浑身直哆嗦,他指着杨宁,感觉胸口有千万只草泥马在胡冲乱撞,让他这口气愣是顺不过来。

  这一刻,他一度有吐血的冲动,险些气晕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