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5章 065见红!

正文_第65章 065见红!

  “姓谢的,我警告你,收起你那套可笑的算计,这小子没招你惹你,别想着整什么幺蛾子。不然,哼哼…”

  陆国勋眼露寒芒,他也担心谢岩迁怒杨宁。

  “我就打声招呼,陆老板,瞧你这紧张的样,把我当什么,人口贩子?”

  谢岩这么一说,陈荣等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陆国勋眼神更冷了,要不是大庭广众有所顾忌,说不得就要跟这些人好好理论理论。

  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清楚陆国勋跟陈荣、谢岩等人不可调解的矛盾,就算有一些不明所以的,也在旁人的解释下渐渐有所了解,一个个露出恍然之色。

  谢岩望过来的目光,杨宁总觉得像是被条毒蛇盯上似的,这种感觉让他相当厌恶。

  “五千万的支票。”陈荣刷刷刷填好一张支票后,摆在桌子上。

  这种后果是在场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承受的,所以约束力远比那些法律条款更有效、更直接。

  “切吧。”陆国勋跟陈荣同时望向切石的师傅。

  那师傅点头,以他的经验,眼下就剩最后一刀了,再不出绿,这块石料就废了,所以接下来的一刀,会立刻出结果。

  不少人暗暗捏着把汗,这场面真可谓一刀天堂一刀地狱。

  “小子,没问题吧?”陆国勋手指暗暗捏紧,他有些紧张,但更多的是兴奋。

  以前,他听说过不少关于赌石的段子,可真正亲身体会,才知道这种感觉不光是靠嘴说说就能感受的。

  “陆伯伯,您就瞧好了,我自己都赌了一百万。”

  看到杨宁笑呵呵的样子,陆国勋忽然安静下来,这一刻,甚至觉得已经胜券在握。

  “神经病。”

  陈荣、谢岩这些人个个都是老油条了,看到陆国勋这模样,一个个都很不屑。

  “陈老板放心,这已经切无可切了,绝对是最后一刀。”

  “赵师傅说得没错,这前前后后切了六刀,一点出绿的迹象都没有,这么一算,这石头出绿的概率不足一成。”

  “刘师傅说得好,佩服佩服。”

  被他们请来的鉴石师傅们一个个发表着自己的真知灼见,这让陈荣、谢岩等人一个个笃定了。

  “你们说,这一刀下去,有没有可能出绿?”

  “理论上,切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  “看来那小子应该是运气好,果然风水相术什么的靠不住,用在赌石上更是不行。”

  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有机会还是可以学学,就当集思广益吧,多一门技术,多一份把握。”

  “反正我不信那小子真能看出原石里有翡翠,刚刚那一块纯粹是运气!”

  …

  围观的商人,还有被他们请来的鉴石师傅们,一个个七嘴八舌交谈起来,看样子都不看好杨宁。

  负责切石的师傅站在切石机旁,他深吸一口气,如今这场加起来接近六千万的豪赌已经吸引相当多的人,四周显得很拥挤,他也清楚这一刀下去,是骡子是马就见分晓了。

  凭着经验,他在料子上画好切线口,然后握着石料,小心翼翼开始沿着线条切割。

  仅仅切了一公分,这切石师傅就露出惊讶之色,近乎吼道:“水!拿水来!”

  他这么一吼没什么,却把围观的这些人全部震动了!

  大家都是精明人,谁没点脑子?要不然也不可能受邀来这里。

  看到切石师傅这激动的样子,他们就一个想法,难不成切涨了?

  刚刚还信誓旦旦保证不可能出绿的那些鉴石师傅们,一个个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尤其是陈荣、谢岩等人请来的。

  被这些雇主们用一种近乎杀人的眼神盯着,平日里自诩鉴石大师的他们也是头皮发麻。

  “不可能出绿!绝对没道理!”被谢岩盯着的鉴石师傅最先受不住,他激动的冲上台去。

  还没走几步,就被守候在旁的安保人员给拽住了。

  “放开我!我要看清楚!”这鉴石师傅情绪异常激动。

  “不必了,已经有结果了。”

  负责切石的师傅早就习惯这种场面,他淡淡回应着,然后深深看了眼杨宁,这才将切了七刀的料子交还。

  “你很厉害,真的很厉害,现在我都有点相信,这风水相术或许真能将石头看个透彻。”

  切石师傅笑了起来:“以前迁祖坟的时候,看到那些风水师选墓穴论财势,还以为是胡扯瞎掰,没想到,这玩意还真得信其有不可信其没有呀。”

  “真出绿了?”一旁的包斌有些失魂落魄,这代表他要损失五百万。

  当然,他也有点庆幸,幸亏没脑子发热跟陆国勋对赌,不然损失的可就不止五百万,而是五千五百万!

  包斌也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心里的问题,切石师傅也不藏着捏着,点头道:“确切的说,是见红了。”

  见红!

  对翡翠还算是刚入行或者半吊子的,一个个都不明所以,可稍有经验的,却露出吃惊之色。

  “什么是见红?”包斌眼睛一亮。

  见红?好好好,只要不出绿就行。

  显然,他并不知道见红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该不会切出血翡了吧?”忽然,人群中发出一道颤声。

  这话一出,现场哗然四起,一个个目光炯炯盯着杨宁手里的原石。

  被这么多人盯着,杨宁也有点紧张,本能的将原石放到身后。

  “小伙子,这石头我要了,两百万。”

  “两百万就想要?开玩笑,这是血翡,我出五百万!”

  “罗老板,你也知道我那店最近货源紧,这血翡让我吧,等有时间我赔礼道歉。”这人说完,直接开价:“小伙子,我出六百万,咱们当场交易,我钱都带了。”

  “嘿嘿,周老板,其他我让让可以,但很不巧,最近我的店也有些货源紧张,咱们还是各凭本事吧。”

  “哼!罗老板,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?好,那咱们各凭本事!”

  …

  杨宁握石头的手都有些出汗了,他这次真正感受到切出一块好石,会引起多大的动静来。

  听听,这才一会儿功夫,价格直接抬到一千万了,杨宁眼尖,他看到还有不少面露意动,却迟迟没出手的人。

  看来,这些人才是真正最后一锤定音的大买主,杨宁吞了口唾液,尼玛,到底卖不卖呀?好纠结呀,要不等等,等过两小时系统升级完毕,看看给估多少钱再决定。

  眼看场面越来越乱,切石的师傅忙喊道:“各位老板,不是血翡,是色泽鲜艳的冰种红翡,料不多,打一对镯子也很勉强。”

  冰种?

  红翡?

  一听不是血翡,原本扯着嗓子吼甚至不惜翻脸的商人一个个情绪都有所降温。

  但他们降温的同时,现场的热度却骤然爆发了!

  像那些半吊子们,他们压根不懂血翡是啥玩意,在他们的世界观里,最好的是玻璃种,其次是冰种!

  这边降温,那边升温,此消彼长,尤其胜在数量,这爆发下,反倒比刚才更热闹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