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2章 062对赌

正文_第62章 062对赌

  “这石头怎么才能看出有没有翡翠?”

  陆国勋这话刚出口,就引来不少人的鄙夷,这让他老脸·

  这不废话吗?真能看出石头里有没有翡翠,谁还踏踏实实做买卖,天天窝家里切石就行了,绝对的一本万利。

  “陆伯伯,这石头有没有翡翠,关键得看卖相。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我说的卖相可不是好与坏,而是这石头的纹路。”

  杨宁随手从摊位上拣起一块原石:“就说这块吧,您看这上面的纹路,有一种面朝东方,迎接旭日东升的气象,看上去充满着生命力。在这个面,给人一种繁荣昌盛、迎新洗旧的吉兆,所以,这块原石会出绿。”

  接着,杨宁又拣起另一块原石:“陆伯伯,您再看这一块,这纹路,啧啧,看上去就仿若天地之间纯阴不生,纯阳不化,一阴一阳,二气交感而化生万物。这真可谓是天欲降瑰宝,必借地之气脉,阴阳融合,必有翡翠呀。”

  不少人膛目结舌看着杨宁,这赌石讲究眼力劲没错,但基本都是以鉴石功底为基础,你听过用看风水那一套来研究原石的?

  这货谁呀?不会是某个小地方跑来的神棍吧?

  陆国勋知道杨宁的底,再加上他压根不懂原石,所以很惊喜的抓起这两块原石:“这么说,里面会出绿?”

  “至少卖相是没错,当然,是骡子是马还得拿出来溜溜,切了这石头就知道有没有翡翠了。·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一派胡言!”

  陆国勋还没说话,身后就爆发出怒斥:“哪里跑来的野娃娃,竟敢大庭广众糊弄人,信不信我叫人把你轰出去!”

  “就是呀,用看风水那套玩赌石,你当我们傻子呀!”

  “把他给我轰出去,这是个骗子!”

  立刻有人怒了,敢情把杨宁当作那些忽悠人的鉴石大师了。

  他们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曾沉迷过切石,可因为不懂,只能高价聘请一些鉴石师傅,可他们都遇到过骗子,对于这些忽悠人,害他们损失惨重的王八蛋,他们可谓是恨之入骨。

  刚刚如果杨宁说得有理有据,他们断然不会愤怒,搞不好还会虚心讨教,甚至当面重金挖墙脚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可是,杨宁这一嘴神棍味的漫天胡扯,比当初哄他们的骗子还要不是东西,吃过亏的一些人当场就怒了。

  “大家别误会,他是我一个世侄,不是什么神棍,也不是我请来的鉴石师傅。”陆国勋忙开口。

  听陆国勋这么一说,不少人冷静下来,但望向杨宁的目光还是很不善。

  “年纪轻轻就该跟老一辈多学学,别以为懂点皮毛就不知天高地厚,更何况还是看风水那套,简直就是胡闹。·”

  “小伙子,你那套不管用的,以后多看少说话,知道吗?”

  杨宁脸都黑了,他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么点瞎掰,可问题他只是说给陆国勋听的。可如今被这些人先是声讨咒骂,然后又跟训孙子一样摆前辈腔,这算什么?

  “你们是觉得这两块原石没翡翠了?”杨宁眼睛微微眯起。

  “废话,有翡翠才见鬼了。”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传来,杨宁朝那方向瞄了眼,是一个有些发福的男人,如果没记错,刚好像看到他跟陈荣一起在门外抽烟。

  杨宁脸上有些玩味,他猜测搞不好就是这些人躲在暗处煽风点火。

  “要不咱们玩玩?”杨宁似笑非笑。

  “怎么玩?”这人见杨宁看来,也不掩饰,脸上充满着不屑。

  “很简单,切开,这两块原石如果不出绿,或者只有一块出绿,我给你一百万。”顿了顿,杨宁冷笑道:“可如果两块都出绿了,那又怎样?”

  “那我也给你一百万。”这人很自信,以他的经验,一眼就断定这两块原石是垃圾货色,根本不可能出绿。

  像那些看上去出绿几率比较大的原石,都早被送到暗拍区了,怎么会摆在这种给钱就能买的地方?

  可是,他话一开口,立马引起一阵嘘声。

  这人脸色有些难看,他一时间没弄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用很鄙夷的眼神看他。

  “你可真会玩呀,先不说出不出绿,就算只出一块,我也认输,这样的赌法,跟摇骰子赌豹子差不多,你还真打算一赔一的玩?那要不咱俩换换?”杨宁一脸嗤笑,他这么一说,不少人也跟着附和,说这人真是够傻够天真的。

  这人脸色更难看了,憋红着脸怒喝:“行!我如果输了,就给你五百万!”

  “少是少了点,但蚊子再小也是肉,就这么定了吧。不过,万一你输了不认账怎么办?”杨宁歪着头道。

  前面一句话已经够气人了,后面一句更是损得不行,这人瞬间暴跳如雷:“我会不认账?小子,你少看不起人,我还担心你不认账!”

  “哼,区区一百万而已,他如果赖账,我赔给你!”陆国勋冷笑:“认识我的都知道我言出必行,当然丑话说前面,包斌,到时候你胆敢赖账,就别怪我把这事搞得满城皆知。”

  “姓陆的,你威胁我?”

  “你如果不赖账,我的威胁也没有意义。”

  陆国勋说完,杨宁也在一旁贱贱的补刀:“你干嘛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,该不会打从开始就盘算着赖账吧?那我还是不赌了,跟你这种没品的人玩,扫兴不说,还找郁闷。”

  恼羞成怒?

  没品?

  还有,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赖账了?

  包斌悲愤了,丫的干嘛没事跳出来跟这俩混账拌嘴?

  “你既然没想着赖账,那你干嘛一脸心虚的样子?”杨宁一脸呆萌呆萌的。

  嘿,他这呆萌呆萌的样子,着实让不少人都警惕怀疑的望向包斌。

  包斌那个气呀,指着杨宁浑身直哆嗦,愣是憋着口气顺不过来。

  心虚?

  那叫激动好不好!

  等等,老子又没打算赖账,这两块破石头会出绿?你还不如说天上会掉美元!

  还有,百分百赢面的盘局,老子激动个什么劲?

  包斌变脸跟翻书一样快,也不生气了,而是不屑道:“像这种大赢面的赌局,傻子才赖账,为了表示诚意,我这就弄张支票。”

  说着,包斌从兜里撕了张支票,填好五百万的额度后,又刷刷刷的在支票上写了名字。

  “这你总信了吧?”倨傲的脸色一览无遗,压根没把杨宁放眼里。

  “啧啧,今天还真来对了,这还没怎么玩,就有人屁颠屁颠的送钱了。”杨宁一脸微笑。

  包斌撇嘴,附近不少人也都一副看傻子的眼神,这话你还真敢说呀,送钱?你确定不是赔钱?要不是顾忌一旁的陆国勋,我们都想参注压马了!

  “那两块破石头不可能出绿,真是笑死人了。”周学彬一脸不屑。

  “难说。”如果不是吃过一次亏,周博康也会觉得杨宁很傻很天真。

  “他就一时侥幸,爸,你真以为他有本事?”

  “侥幸?怎么没见你侥幸几次?你就是侥幸那么一次,今天你老子我就该在家里享清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