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5章 055官二代?

正文_第55章 055官二代?

  一群**听得嘴角直抽搐,你爸谁呀?正在跟李市长吃饭,谈工作?谁说你涉嫌吸毒了?对了,王家是哪个王家?

  还有这政治报复,小祖宗,这话你也敢说呀!

  “该死的王明朗,你敢动我儿子,回头我就拿你儿子开刀!”

  小胖子太坏了,开着免提,这些**中也有几个人知道王明朗,一个个脸色难看起来。

  这事已经轮不到他们管了,没听到人家指名道姓怒骂国土局的副局长?

  还有,人家不是说正跟李市长吃饭吗?该死,这事难道要闹到市委?

  这些**的政治嗅觉着实不低,不少人都缩了缩脖子,刘主任脸上已经出现焦急,这尼玛到底算什么事?

  他正准备打**给钟局长,将这里的情况说一下,看后续该怎么处理,可杨宁一个**,差点让他哭出来。

  “陆伯伯呀,我是小杨呀,对,昨天回来的,在华海过得挺不错…去您那呀,行,不过要晚点,我被**抓了,说至少要拘留我十五天。”

  杨宁一脸贱笑,不怀好意看着这些**:“您别生气,小事…什么?给省政法委赵书记打**?不必了吧,这事闹得没那么大,就是简单的小冲突…啊,您说让何市长来一趟?”

  **那头是陆国勋,当得知杨宁救了林曼萱姐妹,当天就打来**,说等回南湖市,一定要去他家坐坐,还说有不少好东西,让杨宁帮掌掌眼。

  杨宁跟陆国勋侃侃而谈,这些**们却是脚都软了,省政法委书记?何市长?

  他们一点都不认为杨宁是在唬人,因为这货同样摁了免提,他们清清楚楚听到一句话:小子,你放心,在南湖,只要你不是**,就没有我陆国勋摆不平的事!

  陆国勋!

  这些**怎么可能不知道陆国勋是谁?

  这位可是南湖市黑白两道通吃的主,白道能跟市常委喝茶聊天,黑道能摆盏茶,让正杀红眼的两大帮会的老大立刻罢手的绝顶人物!

  眼下,已经有**两手发抖的给陈局长打**了,可**还没打通,身后就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“别劳烦陆先生了,这事我来处理吧。”

  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在王校长、张局长以及吴老师等人的陪同下,进了刘氏饭馆。

  “爸?”徐媛媛有些意外,原先慌乱的小脸立马委屈了,大大的眼睛也浮出水雾。

  “媛媛,你怎么也在?”这男人吃了一惊,随即,他脸色沉了下来:“立刻让老何来一趟!”

  他身后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闻言点头,当场掏出**:“何市长吗?对,我是小于,徐书记请您来刘氏饭馆一趟。”说着,他冷冷的扫了眼在场的**:“事情比较复杂,可能涉及到警务内部的一些不良之风,徐书记的亲人也被波及了,现在徐书记很生气…”

  咕噜…

  徐书记?

  这货谁呀,看起来挺面生的?

  自称小于的男人挂了**,先是跟西装男人耳语几句,然后板着脸,看着领头的**:“你们受谁的调配,立刻让他过来!”

  一旁,徐媛媛每说一句话,西装男人的脸色就会更黑一些,到最后,几乎可以用暴跳如雷来形容。

  “让陈雄飞给我下来!”西装男听完后,近乎是吼出来的。

  “咦?我怎么听到徐书记的声音?”杨宁那边的**还没挂,陆国勋的声音传来出来:“小子,把**转过去。”

  杨宁尴尬的将**递给西装男人,对方望向他,脸色好了不少:“谢谢你,小兄弟,你又救了我女儿一次。”

  “举手之劳。”杨宁更尴尬了,他隐隐猜到对方的身份。

  “徐书记,这事你看着办吧,这小子跟我关系不错。对了,下星期我去趟市委,关于你提到的开发项目,我想了想,觉得这个规划很好,五年后,说不准真能让南湖的经济上一个大台阶…”

  “陆先生,这事你就放心吧,说起来,起因还跟我女儿有关…”

  西装男人跟陆国勋的聊天,让刘主任腿都软了。

  因为他听到了两个字,市委!

  如果没记错,月前新上任的市委书记,不就姓徐吗?

  刘主任能想到这点,在场这些**怎么可能想不到?

  这些人一个个在肚子里都骂翻天了,得,都不用担心这事会不会捅到市委,尼玛直接把最大的那位给引来了,招惹的还是人家的宝贝闺女!

  看着已经软趴下的刘主任,这些**们恨不得掐死这王八蛋,得罪官二代也就罢了,还一次得罪俩,谁给你这么大胆子?

  对了,还有一个来头也恐怖的小子,能跟陆国勋直接对话?人家为了他,差点连省政法委赵书记都出动了!

  这都什么人呀!

  当陈局长跟钟局长下来时,已经是五分钟后的事了,钟局长也酒醒了一大半,看着面沉似水的徐书记,他跟陈局长冷汗直冒。

  “真巧呀,你也在?”徐书记冷冷的看着陈局长:“早知道你在,我就不用通知老何了。”

  陈局长知道徐书记说的是何市长,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下,因为何市长兼着警局局长的职务,可以说是他的直属上司。

  “我早上还跟老何抱怨,说我女儿昨天险些被**绑架,没想到这才三个小时,就因为在校外吃顿饭,又被你们这些人胁迫!”

  徐书记几乎是指着陈局长的鼻子吼道:“我还纳闷南湖市的治安怎么这么乱,原来都是因为你们这些拿着纳税人的钱,却不干实事的寄生虫!”

  “你们!你们很好呀!”徐书记气得咬牙切齿,最后叹了声,摆了摆手:“有问题去找纪委的谢书记说,对着你们就一肚子火。”

  听到纪委两个字,钟局长跟陈局长终于崩溃了,身子一晃悠,就倒在地上。

  “完了…完了…”钟局长失声道。

  “爸,没事了,徐书记在处理。”小胖子在饭馆大门打**报平安。

  “徐书记?哪个徐书记?”**那头传来疑惑。

  小胖子得意道:“爸,你觉得咱们市有几个徐书记?”

  “那挺多,比方说龙怀区的区委书记,咱们老房子那边的乡党委书记,他们都姓徐。对了,还有最近调来咱们市的市委书记…”忽然,**那头紧张起来:“小子,你老实告诉我,到底是哪个徐书记?”

  “就是你说的最近调来咱们市的…”小胖子更得意了。

  “停!臭小子,你现在在哪?我马上过去!”**那头显得很急切。

  “爸,你不用来了,这里有徐书记照应着…”

  “少罗嗦,快告诉我在哪,我的小祖宗呀,你就甭废话了行不?信不信老子回家抽你?”

  小胖子脖子猛地缩了缩,忙道:“在学校附近的刘氏饭馆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