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6章 别惹他!

正文_第36章 别惹他!

  “重要吗?”杨宁歪着头,似笑非笑:“南湖这么大,我送你到医院躺三个月,你出来就确定能找到我?好吧,就算你出动很多人找我,但你有没有考虑成本,你很有钱?”

  男人哑口无言,这话说了好些年,以前都能把那些得罪他的人唬住,可今天遇到这么个变态,忽然发现说这话确实挺愚蠢。·

  因为你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,就算真有钱满城找,可人家只要往外省一跑,过个一两年再回来,就拿人家没辙。

  “你想怎么样?”这男人远比那小弟冷静得多。

  “揍你一顿。”杨宁咧着嘴笑。

  “操!”这男人忽然拨开弹簧刀,直接朝杨宁捅了过来。

  眼看弹簧刀就要刺到小腹,忽然,杨宁身体以一种很奇异的姿势,在对方不可思议的目光下,躲开了弹簧刀的拔刺路线。

  在躲避的一瞬间,杨宁更是抬起手臂,手掌成刀,狠狠劈在这男人脖子上。

  一股巨痛袭来,神志也渐渐变得迷糊,因为疼痛,男人的脸都拧到一块了,紧接着倒地的那一刻,脸上竟然露出解脱之色。

  仅仅昏过去,而不是在医院躺几个月,这结果他相当满意了。

  “真没骨气。”杨宁撇了撇嘴:“还以为能热热身。”说罢,又喃喃道:“看来涨本事也很寂寞,没旗鼓相当的对手,这手痒了都不知道找谁练招。”

  “咦?人呢?”杨宁转过身,发现哪还有美女的影子?

  我勒个去,跑了?

  杨宁怔在原地,咱这是英雄救美好不好?故事里面,被救的女主,哪个不是感动得一塌糊涂,然后委身下嫁,成就一桩佳缘美谈?

  好吧,就算你不委身下嫁,好歹留个电话呀,哪天一块吃顿饭,喝点小酒,顺便再开个房培养培养感情什么的……

  咳咳……其实杨宁想的,你起码也该告诉我名字吧?

  再不济,说声谢谢总至于吧?

  这不声不响的跑了,美女呀,你也太不厚道了!

  “算了,回家。·”

  杨宁郁闷的走到街口,顺手拦了辆出租车。

  他前脚刚走,后脚就出现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,像他这种人,就算扔到人群里,也毫不起眼。

  他就是郑玉康的保镖,毒牙。

  毒牙淡淡的看了眼地上两个洗剪吹,然后望着杨宁离去的方向:“有点意思,应该是部队里的侧身术,看来**不离十了。”

  “该回去了。”毒牙双眼很深邃,转过身,朝相反的方向离去。

  满江缘小区位于南湖市的南江旁,这里风景宜人,地价更是贵的过份。

  满江缘的房子,全是清一色的别墅,房价高达每平方二十多万,能住在满江缘的非富即贵,平时进进出出的也都是名牌轿车。可如果是出租车,肯定会被保安不客气的拦下来。要·

  这不,牛气哄哄的保安又拦下一辆试图进小区的出租车。

  “哟,杨公子呀,老陈,快放卡。”

  “好咧!”

  看到后排的杨宁,原本脸色阴沉的保安立刻堆满了微笑。

  “周哥,待会出来给你弄包烟。”杨宁笑了笑。

  “谢谢杨公子,上次给的那包,我都没舍得抽。”保安笑得更灿烂了,隐隐还透着点谄媚。

  杨宁把车窗关好,出租车就缓缓开进满江缘小区。

  开车的司机有些紧张,他是第一次出入像满江缘这种格局的富豪小区。当初一听去的地方是满江缘,他险些以为杨宁脑子有病,毕竟能出入满江缘的人,会蛋疼的跑来坐出租车?

  “不用找了。”杨宁递给司机一张红人头。

  “谢谢杨公子。”这司机也不矫情,学着那保安称呼起杨宁。看了眼气派的大别墅,这才一脸羡慕倒车离开。

  推开门,换上干净的拖鞋,路过客厅时,就看见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书。

  “二舅。”杨宁喊了声。

  “回来了呀。”

  男人边说边抬起头,忽然,他露出吃惊之色:“阿宁,你不会打激素了吧?”

  杨宁就知道会有这一遭,毕竟他的变化有些大,熟悉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不同来:“没打激素,就是那事之后,晚上睡觉能感觉到身体有动静。”

  说的那事自然是半月前被车撞的,当时可把这男人吓坏了,他是杨宁的二舅,宁国轩。

  “现在还有动静?”

  “偶尔还会有,这说不准。”见二舅没怀疑,杨宁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“这么说,还因祸得福了?”宁国轩神色古怪。

  宁国轩指的是杨宁因车祸长高,不过杨宁却联想到至尊系统,深以为然道:“如果重来一遍,我还是愿意给车撞。”

  “呸呸呸,大吉大利。”

  宁国轩没好气的瞪了眼杨宁,严肃道:“马上就要高考了,那边发了话,希望你能凭本事考出好成绩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明天就去学校吧,请的假时间也够长了,你们班主任都给我打过好几次电话了。”

  “好吧,二舅,那我先去复习了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看着杨宁的背影,宁国轩若有所思,眼中的疑窦也越来越深。

  华海,一处私人高档会所。

  “回来了呀,来,喝杯,这酒很不错。”

  郑玉康早已习惯毒牙的神出鬼没,见对方忽然出现,也不奇怪,还笑着倒了杯酒。

  毒牙也没客气,直接一饮而尽,喝完后还不忘啧啧:“这酒挺一般,都没喝出味道。”

  郑玉康脸皮不由得抽了抽,拜托,这是红酒好不好,你这么一口喝下去,能品出什么味来?

  算了,不跟这种粗人计较,不然准得气死。

  郑玉康心下腹诽,嘴上却道: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满上。”毒牙不答,反而将杯子推到郑玉康面前。

  脸皮又是不由自主的抽了下,郑玉康无奈的将珍藏的红酒取了出来,并给毒牙倒满。

  他并不是小心眼的人,成大事者往往不拘小节,偌大的郑家,能让他无保留信任,还能带给他安全感的就只有毒牙。

  看到毒牙依旧海饮,郑玉康心头滴血,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?那就是眼睁睁看着别人暴殄天物,偏偏糟蹋的宝贝还是自己的。

  “那小子弄死了?”郑玉康撇过头去,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毒牙随口道:“活蹦乱跳的,我没动他。”

  “恩?”郑玉康微眯着眼,不生气,反而很平静:“这么说,他这人不简单?”

  “暂时查不出来,我曾委托一个交命的朋友帮抽调资料,结果显示权限不够。”

  毒牙似笑非笑道:“我这朋友职务可不低呀,曾连续七年获得最优秀战士评选,服役时就被军区司令倚重,目前在国家安全部门工作。”

  郑玉康张着嘴想说什么,却被毒牙开口打断:“当然,也不是一无所获,倒是顺藤摸瓜,摸到了一些信息。”顿了顿,毒牙目光深邃:“想听吗?”

  郑玉康对毒牙的脾性还算了解,既然问他听是不听,这就说明听了后,如果不保守秘密,恐怕……

  脸色阴晴不定着,许久,郑玉康才咬牙:“听!”

  “好。”毒牙严肃道:“不管猜测是对是错,我都想提醒你一下。”

  “提醒什么?”

  “事情到此为止,还有,别惹他!”毒牙一字一顿,神色凛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