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5章 孟老的郁闷

正文_第15章 孟老的郁闷

  第15章孟老的郁闷

  孟建林已经找不出其他词形容这个小伙子,他望向杨宁的目光,就仿佛在欣赏一件稀世瑰宝。

  在之前,他对林曼萱的举荐不以为然,心里还存着些刁难的想法。可眼下,他对杨宁的印象,正飞速转变。

  “那啥,你们别这么看着我,我就随口说说。”

  饶是杨宁脸皮厚,也被众人看得浑身发毛,或许一个两个人盯着你不觉得什么,可一旦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人同时看你的时候,那就相当考验你的心理素质了。

  这种感觉,让杨宁想起他第一次登上讲台时的紧张畏怯。

  “吹牛谁不会?你说是古品,它就是?”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又是周学彬跳了出来。

  林曼萱跟孟建林同时皱眉,杨宁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我说的自然不算,不过这里应该有不少专家吧?”

  说着,目光还有意无意的看向孟建林。

  孟建林老脸一红,干脆撇过头去,这小子肯定是成心的!

  “还需要专家鉴定?”周学彬一脸嘲讽:“孟老研究古玩大半辈子,他都把这玩意扔角落,摆明知道这是个赝品。”说完,他又揶揄道:“莫非,你觉得自己比孟老厉害?”

  这话引得不少人赞同,可孟建林脸色不好看了,他原本只是想跟老朋友们卖弄卖弄,这才把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放到角落里,一副不管不问的作态。

  谁能想到,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,还是在这种大庭广众的环境下。

  孟建林心头暗怒,周学彬的话,也直接把他的退路封死了,这真是场无妄之灾。

  他不会违心的去否认杨宁的鉴定,那也代表他必须吞下被人觉得不识货的苦果。

  “这鼻烟壶确实是古品,这小伙子说得很好很详细。”孟建林沉声道。

  这话一出口,整栋办公楼都喧哗起来,可很多人不明白,既然这是件古品,为什么不妥善安放,反而摆在不起眼的桌角,任由灰尘洗礼?

  不少人瞬间感觉脑细胞不够用了,而周学彬脸上的揶揄也呈现出呆滞,眼中更是充斥着难以置信。

  难道孟老看走眼了?

  听着这些细不可闻的议论声,还有一双双惊疑不定的目光,孟建林差点气背过去,有心辩解,又担心越描越黑,索性闭上眼,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林曼萱何等冰雪聪明,看到孟建林的模样,就明白她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。

  她很懊恼,早知道会这样,就不去追讨这个问题了。看了眼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杨宁,林曼萱恨不得踩他一脚,你就不会说点什么?

  杨宁哪还不清楚林曼萱的心思,捏了捏鼻子道:“孟老,我很好奇,你应该早知道这鼻烟壶的来历,干嘛摆在外面,就不怕遭贼惦记?”

  “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啊,眼睛那么毒?”孟建林语气透着股幽怨。

  “孟老,你这是损我,还是夸我?”杨宁打了个哈哈。

  “你说呢?”

  孟建林没好气的斜了眼杨宁,意思像是说,小子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  当然,孟建林对杨宁又产生不少好感,至少几句话下来,透露的信息足以挽回他不少颜面。

  起码公司已经有人议论原来孟老是故意的,原来早知道这是古品之类的话。

  “孟爷爷,关于让他参加鉴估大赛?”林曼萱适时插话。

  “我没意见。”孟建林笑了笑:“不过还是要依着规矩办事,明早九点,进行六部考核。”

  “六部考核?”

  “公司有六个部门,分别是书画部、瓷器工艺品部、油画部、古籍善本部、邮票钱币部以及珠宝部,像孟爷爷,就主管瓷器工艺品部。像鉴估大赛的参赛名额,一直都由六个部门投票选出,明天你需要用能力证明自己,赢得另外五个部门的认可。”林曼萱解释道。

  “这么麻烦?”杨宁无奈:“能不能弃权呀?”

  “不可以。”林曼萱冷声道。

  杨宁苦着张脸,点头道:“好吧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  通过刚才的表现,杨宁确实赢得不少人的认可,当然,不服气、质疑的人都还有,但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呈现一边倒的态势。

  不过,还是有不少人觉得,杨宁或许在古玩方面是强项,但放到油画、邮票钱币、珠宝这些方面,可能就会捉襟见肘,甚至寸步难行。

  看着杨宁跟林曼萱离开公司,仿佛出双入对的恋人,周学彬羡慕嫉妒恨的同时,也是暗暗冷笑,他父亲周博康主管珠宝部,这一票,杨宁甭想得到。

  看了看表,发现午饭时间快到了,周学彬取出手机,像他这种不甘寂寞的男人,联系人名单永远会保证至少有20个女性备胎,这样上火的时候,就有发泄的渠道。

  随手拨通某个女人的号码,听着手机传来娇滴滴的发嗲声,周学彬邪笑道:“小狐狸精,哥先请你去海澜吃顿饭,然后再开个房慢慢收拾你,让你一个劲喊好哥哥。”

  刚出电梯,林曼萱忽然停下脚步,柳眉微皱,冰冷的容颜上出现了厌恶。

  “他是谁?”

  一个神色阴沉的男人缓步走来,注意到林曼萱身后的杨宁,目光极其不善。

  他就是郑玉康,郑家唯一的男丁,市值五百多亿的郑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。

  郑玉康为人阴狠残暴,一直追求林曼萱,要不是林曼萱背后有林家,怕早就用强硬手段掳走。

  “关你什么事?”林曼萱冷声道。

  “很好。”

  郑玉康点点头,目光一转,倨傲的看着杨宁:“郑玉康,华海没几个不认识我的,给面子的都叫我郑少,不给面子的,他们最后叫我阎王。”

  话语间的威胁之意相当明显,意思是说:小子,识相的赶紧滚,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!

  杨宁皱了皱眉,没搭理郑玉康:“你朋友?”

  “不熟。”林曼萱撇撇嘴。

  郑玉康脸色一僵,似乎没想到林曼萱这么不给面子。

  “没事的话,麻烦让让。”杨宁一副赶苍蝇的架势。

  郑玉康眼睛微微眯起,在他的圈子里,真没几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,没想到今天遇到个愣头青,还跑到他面前装逼。

  嘿,等着瞧!

  郑玉康想到这,嘴角露出些许残忍,这让他看上去有些狰狞。

  “曼萱,我在海澜订了位子,特地为你准备的。对了,今天刚好有两个朋友回国,我一块叫来,相信你们一定会聊得很开心。”

  林曼萱本来是要拒绝的,可她了解郑玉康的品性,今天不答应,天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来骚扰,左右只是吃顿饭,就当消灾解难吧。

  “他也去?”郑玉康很不情愿的看了眼跟着上车的杨宁。

  “他不去,我也不去。”林曼萱冷声道:“你可以带朋友,我就不行?”

  “随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