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4章 鉴识之瞳

正文_第14章 鉴识之瞳

  第14章鉴识之瞳

  杨宁没理他,只是看了看桌上摆着的几个鼻烟壶。

  一股很微妙的感觉升起,然后杨宁发现,他的视野出现了一片类似电磁脉冲的蓝光,来得快去得更快,一眨眼就消失了。

  当这蓝光消失,他的视野里,那几个鼻烟壶竟然批上了一层颜色。

  这些原本看上去光鲜无比的鼻烟壶,外表竟然出现一层灰色。而蜜蜡扳指,跟桌子角落一个血红色的鼻烟壶,表面却多了层绿色。

  发现物品: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

  品质:优异

  评估:收藏品,为血珊瑚制成,其间略有白斑纹,扁瓶形。壶体一面浅浮雕苍松、山石、灵芝,另一面雕祥云、蝙蝠。两肩部凸雕暗兽衔环耳。烟壶配黄料托嵌翠盖,下连象牙匙。制于咸丰年间,距今已有一百六十年,有一定的升值空间,估值为77800华夏币。

  杨宁有些发愣,让他失态的不是发现了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,而是他如今这个观物鉴古今的本事!

  鉴识之瞳!

  杨宁脑子猛地闪过四个字!

  尽管之前了解过鉴识之瞳的效果,可真用过后,才明白空想是一回事,实战是另一回事!

  如果之前系统帮忙鉴定属于很变态的单体技能,那么这鉴识之瞳,完全是攻击力不变前提下的大范围群攻!

  我勒个去,这完全称得上逆天呀!

  “小伙子,对这些鼻烟壶感兴趣?喜欢,就送你几个。”孟建林目光闪动的看着杨宁。

  “君子不夺人所好,看得出,孟老对这些鼻烟壶相当喜爱,不然也不会擦得如此干净。”

  杨宁在‘如此’两个字加重音调,随后指了指桌角那个染了些灰尘的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,笑道:“孟老,您如果真想送我个玩意,就它吧,红红火火的,我看着挺喜欢。”

  杨宁这么一说,不少人都怪异的看着他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一看就知道这血红色的鼻烟壶有些脏乱,被搁到不起眼的角落,肯定不值钱,绝对是个赝品。

  这小子倒也有自知者明,既领了情,也没让公司有损失,绝对的双赢,看来这奇葩还挺会做人。

  包括林曼萱在内,大家都这么想的,可孟建林知道内情啊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心里更是开骂了,这小子眼睛真毒!摆那么隐蔽都能瞅见?什么来路这是?扮猪吃虎是要吃他头上吗?

  孟建林心里憋得慌,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送来公司也没多久,平日里粘着不少尘灰,又搁在角落,也就没人在意它。

  可事实上,孟建林很清楚这鼻烟壶是件古品,而且价值不菲。

  是瞎猫撞到死耗子,还是被他看出来了?

  坦白说,孟建林觉得杨宁只是运气好,不然就太恐怖了。

  他折腾了好久,才断定这鼻烟壶的年代,如果杨宁仅是看几眼,碰都没碰,就察觉到一些猫腻,甚至还隔着一大段距离,这未免也太骇人听闻了吧?

  “小伙子,那鼻烟壶有点脏,来,挑这些干净的。”孟建林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。

  “来路不正?”杨宁小声道。

  “瞎说!”

  孟建林眉毛耸了耸,拍卖行最注重名声,尽管杨宁这声音不大,可听到的人可不少。

  林曼萱瞪了眼杨宁,没好气道: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。”

  “那就放心了。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孟老,有灰尘可以擦嘛,那鼻烟壶送我,我不介意的。”

  你不介意,可我介意呀!

  孟建林笑得很勉强,杨宁却一副腼腆的模样:“孟老,您不舍得?”

  孟建林忽然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憋屈,只怪把话说的太死,就算存着考校杨宁的心思,也没必要说那些鼻烟壶送人的话呀,这下好了,骑虎难下啊!

  “喜欢就拿去,孟爷爷只是想送你件体面些的,你这人偏不领情,真不识趣。”林曼萱一副你不识好人心的样子。

  “是小子不懂事,谢谢孟老。”杨宁乐呵呵抓起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,取出棉帕小心翼翼擦拭着面上的灰尘,让周学彬一阵鄙夷。

  孟建林看得心头滴血,大小姐,你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,二十几万的鼻烟壶都能当破烂往外送。

  都是这欠抽的嘴办的好事,孟建林恨不得朝脸上来几个耳刮子。

  “孟老,要不也送我个,我挺喜欢那个花鸟图的珐琅鼻烟壶。”

  周学彬不甘寂寞的凑了过来,他觉得那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珐琅鼻烟壶,说不定是古品。孟建林这老东西连刚见面的杨宁都舍得送礼,而他是这老东西看着长大的,应该不会小气。

  孟建林还在懊恼,闻言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喜欢就拿去,值不了几个钱。”

  周学彬一喜,他没听出孟建林语气透着的郁闷烦躁,可不代表林曼萱这位心理学博士也一样。

  尤其,当她看到杨宁双目放光盯着手里的鼻烟壶,然后是孟建林有苦难言的憋屈,隐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。

  忽然,林曼萱娇躯微震,冷声道:“你手上的鼻烟壶给我,我觉得挺不错的,想摆在家里的藏柜。”

  杨宁一愣,下意识道:“那桌上一大堆,干嘛挑这个?”

  “红红火火的,看着喜庆。”

  杨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就为这原因?

  杨宁一万个不信。

  “要不你挑件别的?”

  开玩笑,这鼻烟壶既然到了他手里,就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想收回去?就俩字,做梦!

  “你给不给!”原先还只是猜测,如今林曼萱是彻底肯定了。

  “林小姐,不就一个脏兮兮的鼻烟壶嘛,你喜欢,改明儿我买几个送你。”

  周学彬很绅士的插了句话,这种时候要懂得表现,才有机会接近女神。

  当然,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,因为林曼萱压根就没搭理这货,或者说是无视。

  被无视了?

  周学彬表示很受伤。

  “算了,你喜欢就拿去吧。”

  杨宁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这鼻烟壶确实是林曼萱送的,她要回去无可厚非。

  看着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的【血珊云蝠鼻烟壶】,林曼萱若有所思道:“说说这玩意什么来历,别骗我。”

  这原先脏兮兮的鼻烟壶还有来历?

  听林曼萱的口气,似乎来头还不小?

  别说周学彬糊涂了,就连那些竖着耳朵无心工作的员工们,也都有那么点匪夷所思。

  杨宁一脸郁闷的瞥了眼林曼萱:“血珊云蝠鼻烟壶,用血珊瑚制成,其间略有白斑纹,扁瓶形。壶体一面浅浮雕苍松、山石、灵芝,另一面雕祥云、蝙蝠。两肩部凸雕暗兽衔环耳。烟壶配黄料托嵌翠盖,下连象牙匙。制于咸丰年间,距今已有一百六十余年。”

  听着杨宁如数家珍似的说出这鼻烟壶的来历,林曼萱、周学彬以及公司那些员工都惊呆了,就连孟建林也不可思议的盯着杨宁。

  就算相信杨宁或许看出了这鼻烟壶的来历,孟建林也万万没想到,这个不显山不显水的小伙子,竟然只是看了这么一会,就把这鼻烟壶的来历弄了个八九不离十!

  天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