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4章 陆伯

  第4章陆伯

  “我……”林曼萱似要反驳,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  事实上,她对这扳指,的确一无所知。

  就在林曼萱进退维谷的时候,一道稚嫩嫩的声音传来:“陆伯伯,就是这个大色狼,他欺负我!”

  小罗莉跳了出来,老气横秋指着杨宁,小脸蛋满是阴谋得逞的坏笑。

  一个穿着蓝色唐装的男人走了出来,大概五十多岁,神色肃穆,带着一种久居高位的气势。

  “陆伯,您来了就好,帮看看这扳指,我拿不定主意。”见到这男人,林曼萱明显松了口气。

  “曼萱,来南湖怎么也不通知陆伯?要不是彤彤这孩子,陆伯现在都蒙在鼓里。”言语间没有不满,更多的是一种旁人都听得出来的溺爱。

  “来南湖只是顺道,恰巧又路过古翰街,这不就想着拜访陆伯。不过,意外发现这玩意,就耽搁了一小会。”林曼萱笑道。

  “敢情还错怪了你这丫头?”陆伯故作严肃的脸色舒缓下来,笑道:“也好,先给你掌掌眼,然后陆伯做东,带你跟彤彤吃顿好的。说起来,有一阵子没见你们两个丫头了,你伯母前几天还跟我念叨来着。”

  “好呀,我也打算去探望伯母。”林曼萱笑着将扳指递给陆伯。

  “曼萱,这地方没什么真货,陆伯在这待了二十几年,就没……”

  中年人接过扳指,本意是想给林曼萱打打预防针,可说着说着就不吱声了,漫不经心的神色也渐渐严肃起来。

  林曼萱在古玩领域的专业知识几乎为零,她的特长是揣摩人的心理,看了眼陆伯变得严肃的神色,又看了看杨宁懒洋洋的姿态,心里渐渐有了决断。

  不过,她还是觉得这玩意就算再值钱,充其量也就十来万。

  过了五分钟,陆伯才抬起头,犹豫道:“曼萱,这扳指的确是件古品,现在还不好断代,但应该有上百的年岁。”

  林曼萱柳眉挑了挑,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,却惊讶于杨宁毒辣的眼光。

  难不成这比自己还小的家伙,在古玩方面有着很强的专业功底?

  林曼萱可不认为杨宁是瞎猫撞上死耗子,不然别人为什么视而不见,偏偏让这家伙得手了?

  如果非得跟运气扯上关系,那么林曼萱也不得不承认,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。

  “陆伯,您给估估价。”林曼萱压低声音道。

  “十五万吧,再高就不好说了。”在陆伯看来,这蜜蜡扳指是古玩不假,但也不是稀罕物。

  林曼萱露出了然之色,然后冷着脸道:“十八万!”

  眼下,已经有不少人站在一旁看热闹,刚开始大家都是冲着林曼萱来的,古翰街不乏美女,但像林曼萱这种级别的,出现的概率比捡漏还低。

  但渐渐的,注意力就转移到蜜蜡扳指上,惊闻陆伯说这真是一件古品,又听林曼萱一口气把价提到了十八万,顿时一个个倒抽一口凉气,然后就是压抑不住的哗然。

  “听到没,这美女竟然出十八万买那扳指!”

  “我靠!那扳指我前几天还看了会,以为是海东那边做旧的,没想到真是宝贝!”

  “哥们,咱们同病相怜呀,我当初还想买,那乡巴佬开口五百,我没舍得……”

  “你们俩真是白痴,还有脸说?十八万呀!这是十八万呀!你们还不如那小屁孩有眼光,赶紧卷铺盖滚吧!回家种田才是正事!”

  ……

  类似的交谈声不绝于耳,不少人目光灼热的盯着陆伯手里的蜜蜡扳指,若非陆伯是古翰街镇场子的大人物,肯定有人要凑过来鉴赏观摩了。

  当然,也有很多遗憾、后悔的声音流出,这些人都曾有幸接触过这枚扳指,可惜眼力劲太差,与宝贝失之交臂。

  “怎么?十八万,你还不满意?”林曼萱的俏脸已经出现羞恼之色:“做人要有底线,别得寸进尺。”

  陆伯也适时的走了过来,沉声道:“年轻人要懂得知足,我这侄女是诚心要买这扳指,价也给得足够高了,我之前也只是说值个十五万。”

  “那是不是说,这扳指如果不卖给你们,就是不识抬举了?”杨宁反问道。

  陆伯整张脸沉了下来,在古翰街,还真没有谁如此不识好歹,敢不给他面子,正想警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林曼萱却站了出来。

  “二十万,我真的挺喜欢这扳指,希望你也能懂得知足常乐。”

  林曼萱的话,再次让围观的人惊呼起来。

  “二十万!靠,这是要捅破天吗?”

  “别说了,老子都快后悔死了!”

  “曾经,有一枚价值二十万的扳指摆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。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对那扳指说三个字,买下你!如果非要给这份执着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一万年!”

  ……

  杨宁古怪的看着林曼萱跟陆伯,捏了捏鼻子道:“合着你们是来抢劫,还是捡漏的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林曼萱皱了皱眉。

  杨宁看了看神色不善的陆伯,又看了看柳眉微皱的林曼萱,疑惑道:“你们是欺负我不识货,看不出这扳指的来历,还是你们眼拙,没认出来?”

  林曼萱:“……”

  陆伯:“……”

  旁人:“……”

  现在任谁都听出来了,这杨宁也不指桑骂槐,人家是挑明了说你们强买强卖,想要拣他的漏!

  林曼萱还没怎么表示,陆伯却已经怒极反笑:“想我陆国勋在南湖市也算有头有脸,在这条街更是没几人不认识我,以我平日里的作派,会欺负你这毛头小子?”

  陆伯说得很自信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  陆伯这人重义,更是乐善好施,身价也有好几亿,在南湖市黑白两道可是香馍馍,就算跟市里的市常委喝茶聊天,也是家常便饭。

  说他不顾脸面欺负年轻人,恐怕没几个人会信。

  “那就是承认你们眼拙了?”杨宁依旧是那副死猪不怕烫的样子。

  “年轻人,你成功的激怒了我。”陆伯眼里闪过一缕寒芒,“你最好用行动说服我,不然一定会后悔,已经很多年没人用个性来挑战我的底线了。”

  林曼萱不想把气氛搞僵,她很清楚这位慈祥的陆伯一旦动怒,绝不是杨宁可以承受的:“那你给我们说说这扳指吧,如果属实,价格还可以商量。”

  “我也想听一下,我这眼到底拙得何种程度。”陆伯的威胁之意甚浓。

  对陆伯言语间的潜台词,杨宁压根不在意:“这扳指是用深海琥珀中密度较大的蜜蜡制作而成,内环琢刻着鲤跃龙门,意喻飞黄腾达,一步登天的吉象。但雕纹一般都琢于外环,琢内环的极少,有这等雕工技术,又使用鲤跃龙门的图纹,怕就只有仁宗年间的睿王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