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1395章 1395 散局

正文_第1395章 1395 散局

  某栋大楼顶层的杂物间内,天花板布满着蛛网,地上也遍布着散落的灰黑尘埃,看得出来,这里已经很久没被人打扫过了。

  杨宁皱着眉,这里压根就没有人影出现,先前赶到这已经耽搁了一分钟,留给他的时间仅仅只有不到两分钟了,如果还找不出那两团黑影,他势必要暂时离开,不然,被打回原形的他,继续逗留在这里,指不定就要被人来一个瓮中捉鳖了,这显然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。

  “竟然找不到?”杨宁眉头皱得更深了,即便拥有着上苍凝视这种终极技能,可是在没看到对方容貌的前提下,他也不可能锁定对方,这确实是一大弊端。

  当然,或许上苍凝视的作用远不如此,但现今毕竟是在摸索阶段,杨宁也不可能面面俱到。

  “要是能找到月神殿的老巢就好了。”

  杨宁喃喃自语着,他这话并不是要吓唬谁,而是真存了这种心思。

  或许,月神殿的底蕴确实强大无比,但这不代表杨宁在彻底释放路西法百分百战力后,就没有震慑的能力。

  如果真能把水搅浑,然后引起月神殿的高度警惕,那么接下来的日子自然要好过很多。易地而处,杨宁扣心自问,他站在月神殿的立场,到时候也会是主动求和,谋求共同的利益,而不是执拗的恃强凌弱。

  当然,对于月神殿,杨宁并没有任何好感,要不是尤因曾提到过月神殿的可怕,杨宁也绝不会心存任何顾忌。

  离开这栋大楼,杨宁重新回到包厢,房间里一切正常,第一时间解开封印,杨宁笑着打开门:“都进来吧。”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傲龙哥有些犯迷糊,至于那些姑娘们,则是一脸懵比,不过也清楚自个人微言轻,也就没敢多问,权当这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无聊时喜欢玩弄的神秘吧。

  “就是忽然想到一些事,关于港城的。”杨宁心不在焉道,他也在暗中防备着随时可能再次现身的月神殿来人,当然,经过这么一吓,估摸着那两团黑夜也不一定敢再露头,但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,多少还是要悠着点。

  毕竟,先前模拟过了路西法的战力,这就代表在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内,杨宁是不能重复再模拟的。

  “港城的?”傲龙哥明显来了兴致,问道:“是关于那个商业区的开发项目的?”

  “也不全是。”杨宁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  傲龙哥没有说什么,只是倾耳恭听着,露出极感兴趣的样子。

  杨宁是什么人?仅仅一眼,就看出这货的心思,似笑非笑道:“龙哥,你也对这个开发项目感兴趣?”

  “兴趣谈不上,只是正在参与着,很多地方不懂,还要多请教兄弟。”傲龙哥干笑道。

  “这个项目的开发工期会很长,好在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再加上政策跟港城政府的扶持,本身这个项目就是稳赚不赔的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但是,这是一个长远的项目,它本身就充满着很多的不确定性,比如战争,又或者天灾人祸,也可能是地下那条龙忽然觉醒,然后冲天而起。总的来说,我们既要心怀美好希望,同时,也要未雨绸缪。因为未来是不可预测的,但凡出现一丁点的变动,都可能让我们满盘皆输。”

  “这个隐患确实存在。”傲龙哥深以为然点头。

  “吃菜吧。”杨宁笑道:“再不吃,这肉就要煮烂了。”

  “好好。”傲龙哥也没继续追问下去,好奇心固然多,但不代表私底下的饭局就非得这么繁文缛节下去,公事这玩意还是在办公桌前谈比较好,饭局上嘛,自然也扯一点与工作没关系的东西,才能增进彼此的关系。

  几杯酒下肚,傲龙哥嘴花花的就开始畅聊昔日的风流韵事,听得屋子里这八个美女一阵面红耳赤。

  酒饱饭足后,休息了一会,杨宁跟傲龙哥就一前一后的走出包厢,何建初早就在屋子外候着了,见到杨宁出来后,第一时间就迎了上来:“杨少,安排都还满意吧?”

  “相当不错。”杨宁笑道:“我闲暇时,会经常带朋友过来的。”

  “多谢杨少,车子已经开出来了,请跟我来。”

  谁也没有提买单结账的事情,这种事谁要提出来,就属于不上道的了。

  价值几十万的名片都扔出来了,何建初还会傻啦吧唧的提买单结账的事?他有那么傻的话,今时今日也就不可能搞出这么有声有色的饮食店了!

  至于杨宁,既然说会经常带朋友过来,这种态度同样让何建初犹如吃了颗定心丸,事实上他要的也正是杨宁这句话,这远非金钱能够衡量。

  “如果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傲龙哥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没有把肚子里那几句话说出来。

  杨宁是个明白人,知道傲龙哥的心思,笑着掏出笔纸,然后在纸上写下一个电话,并递给了傲龙哥:“这是我的私人电话,有时间多联系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傲龙哥笑着打了个响指,然后缓缓将车停靠在路边:“就在这里下车吗?”

  “是的,我朋友在那边等我。”

  杨宁漫不经心指了指不远处停靠的一辆suv,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后,径直朝着那辆suv走去。

  打开门,什么话都没说,直接就上了车,然后道:“陈哥,你也醒了?”

  “该醒了,再继续睡,我都要分不清哪边是现实,哪边是梦境了。”

  陈洛长叹一口气,眸间还犹存着些许迷惘,看得出来,他并没有彻底从深度梦境中回过味来,或多或少还有那么点缺魂少魄的味道。

  “开车吧。”杨宁笑着打了个响指。

  “上哪?”陈洛下意识问了句。

  “是时候去龙家了,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,也是时候见一见龙爷爷了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杨宁搭乘着这辆suv,朝着龙家而去,车子刚走没多久,一辆车子就缓缓打开车窗,车上坐着两个戴墨镜的西方男人,此刻,两人脸色都很难看。

  “要不要跟过去?”

  “不必了,立刻回总部禀报这件事,关于该怎么做,由总部定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