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美食供应商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自斟自饮

第一百四十六章 自斟自饮

  不一会冯师傅就拆好了砖头,准备开始细细打磨,填补。

  “袁老板,一会灰尘大,您上去歇着?”冯师傅先转头问道。

  “嗯,那麻烦冯师傅。”袁州点头,打开长桌一侧,回到自己楼上,慢慢研究去了。

  另一边把饭菜全部扔进垃圾桶的乌海,肚子突然发出“咕咕”的叫声,以此提醒主人,应该吃饭了。

  “好饿。”乌海摸了摸肚子,开始拿出手机点开外卖,看着图片上精致的餐点,慢慢的选择。

  选着选着,“砰”的一声乌海一把扔出了手机。

  “什么鬼东西,完全不好吃。”站起身焦躁的走来走去,突的灵光一闪。

  “稀里哗啦”乌海刨出垃圾桶里装好的饭盒,不愧是五星级酒店的饭盒,居然是用木筒所蒸制,一小木桶的饭装在里面,被人大力扔出都还好好的。

  里面的米饭莹润透亮,带着木头和米饭的香气,微微的冒着热气。

  然而吃惯了袁州提供的极品京山桥米,这样的米粒只能算是普通,对于挑剔的乌海来说他能挑出一百种不满意的地方。

  还好现在不用吃,“咚咚咚”又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乌海突然一把拽出脖子上的玉佛。

  拿出几本刚刚看过的杂志垒高,再用烟盒挡住,把玉佛摆了上去,木桶饭放到下面,拿出三支香烟依次点燃,摆出了一副拜佛的样子。

  嘴里念念有词“保佑袁老板后天一定开门,袁老板,我乌海给你上香了。”乌海说了两句又改了词。

  “给袁老板上香,保佑后天一定开门。”

  “我给你上香了袁老板,一定后天开门。”

  念叨着这些,乌海看起来还真挺虔诚的,只不过若是袁州知道,恐怕更愿意多休息两天。

  袁州还没死!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大早,袁州直接赶到了惠城区范围内在市工商局,在那里办理酒类零售许可证,带起了证件,而且有食品流通许可证在手,办证很是快捷。

  “请出示酒品随附单。”办证的工作人员一样样的检查确认。

  “这里就是。”袁州拿出一张单子,直接递了过去。

  这里所有的证件都是由袁州以前自行办理的,除了这张酒品随附单。

  袁州办理的是酒类流通备案登记表,下方的经营种类基本包含了市面上所有的酒类品种。

  现在市区专门开通了快捷办理证件,更何况一回生二回熟,两个小时袁州就拿到了新鲜出炉的证件。

  再次急急忙忙的赶回店铺,那边冯师傅已经等着做最后的修补工作了。

  修修补补,忙忙碌碌的袁州就随便吃了点,等到冯师傅弄完已经下午三点了。

  “袁老板,这活就全部完工了,水泥也干的差不多了。”冯师傅认真的开始和袁州交接。

  “好的,这里是全部的尾款,冯师傅你点一下。”袁州拿出现钱,递给冯师傅。

  “没问题,袁老板的人品还是我还是信的过的。”冯师傅接过钱,一边数一边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“嗯。”袁州点头,默默的看着冯师傅数完,然后走人。

  “哗啦”一声袁州拉上小店大门,看着被开了门洞的墙壁,直接点击领取奖励。

  然后袁州开始打扫店内的灰尘,取下遮挡的帷幕,杂事很多,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几本没有休息的时间,袁州好像勤劳的小蜜蜂。

  等到回神的时候身上的衣服裤子都已经满是脏污。

  袁州淡定但脚步飞快的往楼上而去,准备洗漱一番。

  再次回到一楼的时候,袁州想起刚刚领取的樱虾墙景,上前查看。

  “不愧是系统。”现在这是袁州唯一的感慨,眼前的样子配合墙外院子的场景,别提多美了,里面粉色的樱虾在水中缓缓游动,还有一些绿色的水草点缀其中。

  透过玻璃能隐约看到对面美丽的院子,最近的海棠树枝隐隐透出水红色的海棠果。

  袁州伸手轻轻一推,看起来沉重无比的玻璃,一下子被推开,露出一个圆形小拱门,稍稍低头走进院中,好似进入了另一个清雅美丽的场景,倒不像酒馆。

  回头一看,墙景已经自动合上,这样看上去也丝毫不违和,海棠树边上一整块浅蓝色玻璃墙,里面点点的粉色,好似海棠花瓣在里面飘荡。

  “巧夺天工。”袁州点头称赞道,至于是称赞谁就不言而喻了,毕竟这样的想法是他自己提出的。

  默默的来回穿行几次后袁州发现这门边上有个按钮,很是不起眼,就好像一只樱虾的样子,稍稍一按就能完全的闭合墙景大门,这样就不能出入。

  也避免了小店客人不小心闯入的情况,而且合上的樱虾墙完全看不出丝毫能打开的痕迹。

  用专业的术语就叫,暗门。

  回到厨房,袁州给自己做了两道菜,入口即化爪和凤尾虾,用来作为下酒菜,放到托盘上,袁州直接端上打开樱虾墙,去了隔壁。

  月上天空正是喝酒吃菜的好天气。

  路过小径边上的风铃草,一阵微风拂过,带来一丝凉意,院子中看不见灯光,却清晰可见小路蜿蜒到一楼大厅,拾级而上来到二楼,昨晚到今晚已经一整天,经过系统培育的竹子适应良好,生长的郁郁葱葱。

  “砰”

  随意放到一张石桌上,袁州走上前面的长条柜台,从里面柜子里拿出盛装的器具,再次回到位置上。

  被改造过的竹子里,几乎每隔一支,就有一支特别粗壮的竹子生长,好像佛肚竹,只是竹节更加的长,一支竹节大约成年男子一掌半,粗细约手腕大小。

  而且因为这是方竹,枝繁叶茂,喜水气夜晚就开始蒸腾湿润的感觉,使得这二楼一点不闷热,反而带着悠悠的凉意,微风拂过带来一丝淡淡的酒香,似有若无显得更加迷人。

  “这酒应该能喝。”袁州闻着酒香,默默的说道。

  男人哪有不好酒的,何况是这样的好酒,肯定得一试,就算是一项自律的袁州都忍不住端出下酒菜,准备来上一壶。

  拿出上面刻画竹子的酒壶,袁州开始取酒,酒液慢慢流出,香味开始更加浓郁起来,酒香闻着清爽淡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