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美食供应商 > 第七十二章 袁州的回击

第七十二章 袁州的回击

  “散了吧。”袁州的声音带着无奈,看了看还在声嘶力竭的乐队,大声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袁老板终于开‘门’了。”凌宏上前打招呼。

  “嗯。”袁州点了点头。

  “好了,散了吧。”凌宏拍了拍手,那边乐队立刻就停下了。

  瞬间整个空气都安静了下来。

  这下所有人都觉得安静真是美好的形容词。

  “还好小师傅起来了,不过这情况也不可能睡着,老头子耳朵都要聋了。”老大爷站在后面‘揉’了‘揉’耳朵感慨。

  “袁老板,今天有灌汤包了吧。”凌宏还下意识的大声说道。

  “没有,太晚了,来不及。”眼见乐队停下,袁州直接转身回了店面,悄悄松了口气。

  就这一会袁州都觉得简直吵炸天了,还好里面听不见了。

  “喂,袁老板现在做我等着就行。”凌宏大声喊着。

  “可以小声点,耳朵都聋了。”别看坦克一声肌‘肉’,长相粗狂,反而是个喜欢安静的美男子,现在都嫌弃凌宏嗓‘门’太大了。

  “行了,知道你现在爱清净,还不是刚刚习惯了。”被坦克这样一提醒凌宏就改了回来。

  “时间不够。”袁州站回自己的老位置,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哦,那今早能吃清汤面吗?”凌宏很容易就放弃了灌汤包。

  原因当然不是因为,突然不想吃,而是袁州现在的样子‘挺’可怕,要知道凌宏这么叫人起‘床’的方式很难让人接受,但是袁州脸上却是神‘色’淡淡,完全看不出一点不高兴,正是这样的淡定让凌宏不淡定了。

  至少以为袁州会黒沉着脸的,严重说不定会骂人,而现在好像没发生过一样,到让凌宏不敢再继续问灌汤包的事情。

  “袁老板,你做灌汤包一般几点起来?”乌海突然问道。

  “六点。”袁州简单快速的回答了乌海的问题。

  “好的,那我今天就牛‘肉’酱加清汤面。”乌海也开始点餐。

  至于老大爷当然也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清汤面。

  “好的,稍等。”袁州转身准备餐点。

  这边乌海开始对着凌宏使眼‘色’,小声说道“你明白了吗?”

  “明白是明白,但是不会被列入拒绝往来户吧?”凌宏在乌海开口的时候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只是代价还是要知道清楚的。

  “放心,据我观察,袁老板虽然面上看着冷淡,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,上次还有个家伙带外面的蛋炒饭进来吃,只要是不违背他的规矩,就没事。”乌海一副听我的,我了解的样子。

  “嗯,也好,我再试试。”凌宏果断同意了乌海的提议。

  原因当然还包括他自己调查到的,袁州确实脾气还不错,比如今早都没有为了这件事情而又丝毫生气不满。

  一切听在耳中的袁州,微微勾起嘴角,心里的:任你小子钱再多,也没办法叫醒爹。

  没错谁说袁州不生气的,袁州气的想砍人,不过高冷习惯了,现在连骂人都懒得,简单的方法,自食其果就好。

  这边自认为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几人,热热闹闹的定下了主意,连老大爷都参与了进来,还提出了最实际的问道,由此可见灌汤包的魅力可见一般。

  “扰民的事情怎么解决。”老大爷切入中心。

  “没事,我今天去每家给一百块,只是早一个小时,没有问题的。”凌宏信心满满的搁下话。

  “阿宏,你确定?”坦克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没问题,你看袁老板根本不生气。”凌宏隐蔽的指了指袁州的脸‘色’,看起来确实面‘色’如常。

  “好吧,你随便玩。”坦克耸了耸肩也不再劝了。

  “我觉得阿宏主意不错。”稽廉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“你难道不是因为这个乐队你喜欢?”章鱼毫不留情的拆穿稽廉。

  “别说出来。”稽廉一点不脸红的承认了,还让章鱼别拆穿。

  几人瞬间不想理他了,还好这时候袁州端着餐点上来了。

  忙碌的早上,加中午让袁州下定决心请个服务员过来,一个人做就算了还需要自己端,人一多确实很累。

  累了一天的袁州还是记得给杂‘毛’泰迪喂面汤,然后再休息。

  时间一大早,刚刚六点,附近的居民,基本都起‘床’了,还在远处围观,乐队还是昨天那个乐队,音响还昨天那个加大号音响。

  “死了都要爱,不淋漓尽致不痛快!”

  主唱还是那个声嘶力竭的主唱,一开口,高亢的歌声瞬间飘远,震的人‘精’神一哆嗦,有什么瞌睡也吓醒了。

  然而没定闹钟睡得正香的袁州,还是很是安稳的睡着,一点没有被吵醒的样子。

  袁州的睡眠不是太好,平时在‘床’上基本要属羊到一百只,昨晚却很快睡着了,被系统加固的店铺显得静谧异常,非常适合睡眠。

  楼下的声嘶力竭对于袁州完全没有影响。

  一首歌过去,二楼窗户还是关的严严实实的,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“袁老板怎么还没醒?”凌宏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,说不定买了耳塞呢。”章鱼说着自己的猜测。

  “耳塞?没错很有可能,再来两曲,我就不信了。”凌宏示意乐队继续唱。

  三首歌是说好,唱的太久说不定会被城管追的满街跑,这里虽然不发达,写字楼还是不少的,安静的环境还是需要保持的。

  三首歌下来,二楼还是没动静,凌宏这才放弃,早上八点半,袁州才大开大‘门’。

  ‘门’口等着蔫蔫的凌宏。

  “袁老板,你的耳塞真不错。”说着竖了个大拇指,进‘门’吃了个早饭就转身离去。

  袁州以为凌宏这下会放弃,毕竟吵闹太久邻居不会同意,然而他还是小看凌宏了。

  继续嗨起的凌宏,跑出去,就找好了两个乐队,这次距离近的每家给了二百块钱,作为赔偿,早起一小时就有二百块还是很不错的。

  毕竟吵闹的时间短。

  第三天早上六点,除了前两天的乐队,这次又多加了一个,双倍的乐队,同样是重金属摇滚,主唱实力虽不如第一个强,音却能唱的很高,很响亮,这就是凌宏的目的。

  两支乐队就好像飙歌一般,开始了自己的演出,你一句我一句,直接做成了演唱会现场,掀翻屋顶都是轻的,简直分分钟要炸碎玻璃的节奏。

  这样的动静,二楼还是没有一点反应。

  “袁老板这不是睡着了,是死了吧。”凌宏气急败坏的大吼道。

  “那你要不要去砸‘门’。”听的正嗨的稽廉出了个馊主意。

  是砸‘门’,还是砸‘门’,或者是砸‘门’,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