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美食供应商 > 第八百四十四章 袁州的大招

第八百四十四章 袁州的大招

  孙明挂电话的速度那是练过的,非常之快,快到袁州都还没来得及开口。

  “这家伙,一个大男人一年要过几次生日。”袁州瞪着手机,一脸费解又有些郁闷,不过孙明的话袁州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协调,但又说不上来。

  说来,就近段时间,袁州给了好几个份子钱,有食客孩子考上大学啊,还有什么的前女友结婚都会给袁州发一个请帖。

  无力吐槽,这其实没什么,鸟活久了,什么林子都见过。换句话说食客这样,证明他在食客心中还是被人爱戴的,但关键的问题是,袁州不能为了吃酒就不开店。

  所以光随份子钱,没得吃,人生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此。袁州表示他心里苦,但他并不说,都从“抠门圆规兽”进化成“行走的红包兽”了。

  幸好没有人在他店里点全鱼宴,并且还邀请他,那感觉才是真的酸爽。

  还好,袁州并不是一个纠结的人,放下思绪,继续准备雕刻的材料。

  准备好冰块以及接冰块碎屑的木盆后,袁州拿起菜刀开始了冰雕的练习,自然的,这时候又有人围过来看热闹了。

  毕竟,冰雕比较大,看起来更加震撼一些。其中一个熊孩子就激动的拿着手机,小脸红彤彤,上次他拍摄这个视频发到网站,就得到了好几百块的打赏,然后用着几百块批发了一批辣条,卖给班上的小伙伴。

  如果没钱又想吃零食,就可以代写作业,垄断年级代写,熊孩子挣了不少钱。

  古龙说行走江湖三种人不能惹,老人、女人和孩子。大概意思就是如此,千万不能小觑熊孩子的经商头脑。

  就是这个时候,有人推着一个小推车,进了小街,上面写着甜水面三个字。

  这人边走,边叫卖。

  “甜水面,南城一绝甜水面。”这人穿着一个灰色的毛衣,短发,一手推车,一手拿着手机。

  看看手机又看看人群,然后时不时的叫卖一声。

  不一会就来到了袁州酒馆的边上,看了看这里是块空地,人也少,就停了下来,拿出一个小马扎,直接坐在边上摆起了摊子。

  注意到袁州那里围着的人群,还伸长脖子看过去,很是认真的样子。

  而被围观的袁州则是认认真真的雕刻着那个双龙戏珠的图,也就是上次没雕刻的完的那副图。

  所有的手艺都唯有熟能生巧,没有捷径。

  龙有盘龙、卧龙、升龙、浮龙、翱龙五种,是龙的基础五形,其余形态多是从五种衍变改良。

  袁州了然于胸,双龙争珠的龙从古至今都是翱龙,即使细节不同,也变化不大。

  但是袁州雕刻完双龙戏珠后,又雕刻了一些奇怪的曲线,这就让许多围观群众看不懂了。

  要知道,除了双龙戏珠的冰块,这次袁州还搬来其他的冰块,并排摆在一起。

  一开始食客和围观的小伙伴,还以为都会雕上冰龙,但现实是,袁州就在冰块上雕了一条条曲线,单独看是挺优美的,但合在一起看,弯弯扭扭不成图案,完全不知所云,和龙一点不相干。

  因为雕刻者是袁州,而袁州技艺有目共睹,是以才安静而疑惑的看着,想瞧瞧今天袁州玩什么花样。

  要是其他人,早就吵吵嚷嚷了。

  一个冰雕上全是弯曲花纹,第二个也是,第三个也是,直到五个,冰块都全部雕刻完了,袁州看着自己的“杰作”,不满意的皱眉,叹了一口气,把冰渣和盆收拾干净,回店了。

  只剩下很懵逼的围观群众和食客,无论横看竖看都看不出雕的是什么。

  “刚才袁老板雕的是什么?难道是长城的基础线?”一个有绘画底子的猜想。

  “我觉得你想多了,这个明显是起伏的山峦线条。”一个食客推翻了这个猜想。

  “行了行了,根据我对袁老板的了解,他就是雕的曲线,没有你们想得这么复杂。”凌宏翻了个白眼。

  有道理,袁老板一般都是那种大巧不工,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。

  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,有绘画底子的食客询问:“袁老板雕线条干什么?”

  你说如果不会,把雕刻线条作为基本功还没有问题,但袁州还用练基本功?

  是以这一问,倒是把凌宏问住了。

  袁州不喜欢输,准确来说谁都不喜欢输,因此袁州暗戳戳的准备了一个秘密武器。

  俗话说临阵磨枪,不快也光,想要在短时间掌握还是挺难的,但也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。

  晚餐时间结束后,袁州抱着几块冰在店外,还是和下午一样,曲线一条条的从他的手下出现。

  好奇心爆棚的食客,各种脑洞迭出,但还没人能看出,袁州那飘忽的曲线到底是什么。

  第二天早饭结束。

  “你们在这里干什么,这才九点,你们围在这里想干什么。”

  或许是因为之前画了太多画,采风回来之后,就没什么画画的心情乌海下楼转悠,看见袁州小店的情况就忍不住心慌。

  要知道,一直以来,乌海就仗着离袁州小店近,每天起来得又早,那是无往不利,几乎每顿都能前几个吃到。

  但现在才九点一刻,店门口就围了一堆人,这是要把他往绝路上逼啊!

  “你们真的是饿死鬼投胎,这么早就来排队,有没有点仁义道德礼义廉耻?”乌海大步往前走,一边走还一边吵吵。

  “别吵,我们是猜袁老板雕的是什么。”有食客止住了乌海。

  乌海闻言那就放心了,只要不是抢位置的就好,他挤到前面,瞄了一眼,就准备离开。

  “小胡子你不是画画的吗?你能不能看出袁老板雕的是什么。”

  “你问乌不要脸那是什么吃的他可能知道,但这个是我们这么多人都看不出来,乌不要脸怎么可能有知道。”

  如此拙劣的激将法,也只有乌海会中招。

  乌海闻言停下了脚步,直接道:“袁老板雕的是云,天上的云朵,这么简单,谁看不出来。”

  云朵?

  诸多食客看着冰块上的曲线,哪有一丁点云朵的意思?

  不少食客是从昨天就开始看了,还真没看出一点袁州雕的是云朵。

  “乌不要脸不知道别瞎说误导我们。”

  ……